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從很久以前開始,他就一直追逐那抹深紅色的身影。一直

每當他伸長手觸碰的瞬間,他全身被白光包圍,消失在自己眼前。

 

『晴矢……』

不知道是第幾次作夢時叫喚著那人的名字,哽咽、沙啞的。

 

 

「。」逐漸睜開雙眼,又作夢了。他以為只要把自己搞的疲憊不已便能忘記那些心煩的事,但他似乎忘記了,越累的時候,他越是會作夢。

 

他和南雲的感情很好,超乎一般朋友、家人的好。

大家總是這麼說

 

認識南雲晴矢這個人,是在來到育幼院之後。

自己總是露出冷漠的表情不想和其他人有所交集,但是偏偏那個南雲晴矢卻很喜歡來找自己搭話。但是,他不討厭。真的。

 

國中畢業後,陽光育幼院的人一起就讀一間鄰近的高中。

 

高中,因為一堆理由而被推舉成班長。

感覺真麻煩,可是──南雲那傢伙竟然誇下海口說要當副班長。

但是實際上的工作還是自己幫忙代為處理的,真搞不懂幹麻這樣虐待自己。

 

「教室日誌這種東西隨便寫寫就好啦。」

「我可不想到時候又被老師叫去辦公室訓話。」

 

因為要寫教師日誌,所以涼野留在教室裡,一旁的南雲則是一臉不耐煩的用手撐著下巴碎嘴著。

 

鉛筆在日誌上書寫的聲音,南雲的聲音,兩者融合在一起。

 

「無聊的話先回去不就好了?」涼野嘆了口氣放下手中的筆,率先打破沉默,其實他很不擅長面對這樣的場合。雖然平時一個人是無所謂,只要牽扯到南雲晴矢……他實在很難繼續保持冷靜。

 

「我說過會等你的,反正剩下沒多少就寫完了。」語畢後南雲打了一個呵欠趴在書桌上闔上眼。剩下的幾分鐘裡,他只聽的見涼野寫字的聲音。

 

他們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家人

很多意義上都是種很微妙的關係,他一直這麼認為。

 

高中一年級下學期後後,除了上學時間外,他替自己安排了打工。

 

畢竟很多事情都需要錢,不能沒有錢。

想要趕快存到錢之後搬離這個地方。

他並不討厭陽光育幼院,這裡是個令人感到溫暖的地方。

 

但是他不能永遠停滯不前,必須跨出第一步才行。

不然只會永遠停留在原地。

 

「又要出去工作了?」

「對,最近會很忙吧。」

 

外出打工前南雲從客廳探出頭來對著涼野問道,涼野坐在玄關一邊穿上鞋子有些漫不經心的回應。

 

明明已經是夏末了,不知怎麼的……有股躁熱感湧上。

 

「好熱。」關上大門走了幾步路後,涼野用一隻手阻擋著太陽光喃喃道。

 

頻繁的打工,學校的課業,佔滿了他的生活。

能夠放鬆下來踢足球的時間也少的可憐,但這並不代表他開始討厭足球了。

 

高中的畢業典禮,在伴隨校長的致詞宣告結束。

 

「那個──涼野同學。」涼野和南雲一邊聊著,走出禮堂外後便被一群女生給叫住。她扭扭捏捏的說出想要自己的鈕釦,對上她的視線後,因為怕麻煩隨手扯下了釦子扔到了她的手中。

 

拿著畢業證書兩個人並肩行走在回陽光育幼院的途中。

 

「你就這樣什麼也不問嗎?隨便的把釦子扔給那個女生。」那群女生走後,南雲的臉色變的十分的難看。陰鬱的臉龐散發著某種程度的不滿,涼野有些不解的望著。

 

一瞬間,涼野看見了南雲的臉在自己的眼前逐漸放大、再放大──

 

那個吻,涼野風介真的不懂。

只知道南雲露出了很痛苦的表情望著自己,最後緊咬著嘴唇逃走的模樣。

 

那個背影,自己總是不斷的一再追逐著──

每當他伸出手捉住的瞬間,卻不斷的揮空的手心。

 

「……」涼野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那個背影在自己的眼裡變的越來越小。

 

就連那時候的吻,自己都清楚的記得。

他的嘴唇柔軟的觸感,心跳聲,愧疚的表情。一併的納入眼底。

 

是初吻啊。』下意識的用手指輕撫著唇角。

 

那個時候他的耳根紅的不得了,他大概也沒看見自己滿臉通紅的模樣吧。

 

升上大學之後兩人的關係變得更加的微妙了。

雖然表面上兩人都絕口不提那天的事,但是實際上在一起的時間逐漸遞減。

 

每當看著他落寞的背影……

自己覺得胸口的某個部份,非常的疼痛,呼吸變的好痛苦。

 

南雲晴矢交了第一個女朋友的時候,是大學一年級的事情。

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子,完全想像不到她居然會喜歡上那個傢伙。但是南雲的那種個性和貼心的女孩子或許很相配也不一定。

 

「我啊、決定搬出去住了。」在家中不期而遇的時候,涼野看著露出有些尷尬表情朝向南雲笑著說道。

 

「咦?」

「下個月,我就要搬出去住了。」

 

「女朋友,非常的可愛。別讓她哭了。」

 

他錯愕的模樣,是自己最後一次所看見的表情。

他的女朋友其實自己早就已經看過了,只是每當他將她帶來家中的時候,他都會有著幾百個有事的理由然後逃出了家裡。

 

真難看……像個膽小鬼。

 

以為只要維持現狀就好了。

但是他曾想過,或許維持現狀這種想法,只有自己這麼想罷了。

 

「有空一定要常回來喔,涼野。」基山以及育幼院的大家來到門口的地方為自己送行。當然,南雲也來了,只是他站在不怎麼明顯的角落。但是自己注意到了。

 

「我一定會常常回來的。」涼野望了眼陽光育幼院的最後一眼,拉起行李箱離開了自己居住了十幾年的地方。

 

『你在  ,不過一定要回來。』

讀著基山的唇型,有那麼一瞬間涼野愣在了原地。

 

他並沒有和基山說過他與南雲之間的事情,但是他不可能什麼都看不出來的吧。

 

『那裡,是我永遠的家。』

到了新的住處後,涼野拿起手機打了封簡短的簡訊,按下傳送鍵。收件人當然是基山廣

 

大學的生活很忙碌,雖然搬離了陽光育幼院,但是不少人也和自己就讀同一間大學,所以碰上面的次數還是挺頻繁的。

 

大學的最後一年裡,他依然和南雲維持著很微妙的關係。

他遲到的時候,他會替他在點名簿上做上已到記號。

他忘記帶午餐的時候,他會將自己的便當扔給了他,說他不想吃。事實上則是繞去福利社隨便買個麵包去頂樓吃。

 

朋友還有家人,是唯一連繫他們的關係

 

「大學畢業後,我要就業。」

「我應該會繼續踢足球吧。」

 

涼野從南雲的口中聽到回答後一點也不意外,最近聽基山說了有球隊邀請他去見習。看他這副期待的模樣,離他的夢想越來越接近了。

 

「不繼續踢足球嗎?」

「不,當然繼續踢。只是足球並不是重心罷了。」

 

這個問題自己也早想過他會這麼問。其實他並不是不喜歡足球,而是無法像他一樣,把所有的重心一股腦的全部投入足球裡頭。

 

「雖然我們選擇的道路不一樣,可是要加油啊。」

「等你成名後,我可要向雜誌爆料你以前做的那些蠢事。」

 

「那要不要趁現在和我要個簽名啊?」

「等我以後變的受歡迎之後可是很難要的到的喔。」

 

「那也不錯,這樣等有名的時候我可以賣掉你簽名。」

「喂──」

 

涼野聽見了南雲的話之後只是捧腹大笑,他所說的話還真是毫無長進,一樣的不修邊幅。

 

「還會見面吧?」

「我們是家人,不是嗎?」

 

隨著一陣風吹起,涼野伸出手撥開阻擋自己視線的頭髮回應道。

 

 

很久很久以前開始,他始終追逐著那抹背影。

一直沒有停過,即便在洶湧的人潮中,也不斷尋找著──

 

梳洗換上衣服、繫上領帶後,涼野朝向鏡中整理起自己的儀容。

倏地,口袋中的手機震動,隨手取出瀏覽內容。

 

『聚會,是明天,別再找藉口推拖了。』

寄件者當然是基山,這幾年來偶爾會和他聊上幾句。

 

「聚會……又到了啊。」有些煩躁的撥弄著頭髮,涼野喃喃自語著。

 

這次,就去吧──

很久沒有看到他們了,說不懷念是騙人的。

育幼院的各位,一定和以前一樣吧?吵吵鬧鬧的。

 

現在的自己,一定能夠坦然的面對他了吧。

 

「好久沒回來了。」停在陽光育幼院的門前,涼野有些懷念的環顧起四周。畢竟已經有幾年沒有回來這裡了,雖然並沒有和其他人斷了連絡,只是一直找些不大重要的藉口搪塞不回來罷了。

 

身後的步伐聲響起,幾乎是下意識的轉身。

 

「晴……」涼野還沒將完整的名字說出口時,身後的人打斷了自己的話。

 

「你可終於知道要回來啦。」南雲看著眼前穿著制式套裝的涼野挑了挑眉說道。雖然話中帶有著揶揄的成分在,但其實他是很高興的。

 

「嗯……因為一直很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虛,涼野有些明顯的避開他的目光垂下眼解釋著。

 

「快進去吧?大家等你很久了。」南雲從背後推著涼野前進一邊催促道。雖然他也剛回來,但是從很久之前這傢伙就一直推掉聚會,所以大家每次到了最後都將話題拉到他的身上。其實他是有些在意的。

 

「啊、呃……嗯。」涼野一時未反應過來踉蹌了一下,調整好步伐後有些緊張的向前走去一邊回應。

 

突然間身後推著自己的手放下,止住了步伐,涼野有些疑惑的別過頭看著身後的人。

 

「忘了和你說,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

 

身後的人的笑容,一如幾年前的他一樣。燦爛的,令他感到懷念。

 

「快進去吧。」拉起自己的手臂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快要跌倒了,一鼓作氣的往裡頭衝刺。一點都沒有改變啊,他。

 

行走時的途中,他看見了左手無名指上的銀戒。

 

「……。」在距離客廳越來越近的途中,眾人的嘲雜的聲音逐漸掩蓋住腳步聲。

 

 

我喜歡你。」

「不是朋友,也不是家人的喜歡著你。」

 

「啊?你剛才有說話嗎?太吵了沒聽清楚。」

 

抵達客廳外時,南雲像是注意到身後的涼野頓了頓問道。剛才身後的人,好像說了什麼,當他想要仔細豎起耳朵聽的時候,客廳嘲雜的聲音卻將他細小的聲音給蓋了過去。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快進去吧。」先是頓了頓,涼野繞過了南雲調整了領帶的位置後打開了大門向身後的人說道。

 

他想,今天後,他一定會自己說明,左手無名指上銀戒的意義。

在僅剩下的時間裡,他想忘記所有的事情。

不知道自己聽見後……是不是能夠笑著給予這樣的他祝福。

 

要幸福啊。』

 

像那個時候的他一樣,打從心底祝福著他。

 

然後他要開始尋找自己的幸福──

首先,就把從人群中尋找他的身影的習慣戒掉吧。

 

他要變的幸福,要很幸福。也想從他的口中聽見那句話。

 

『你很幸福,對吧。』

 

Fin.

 

很久沒有打過南涼相關的文章了。

 

其實從很久以前我會開始打南涼的理由,

應該是看了一個涼南的短漫的關係而開始的。

 

南涼的文章早期我真的打了不少(噴)

但是在我眼裡這對配對比起甜膩的劇情,虐或著痛的劇情我倒比較好上手ORZ

 

打到後半段的時候一直很猶豫是要好的收尾還是悲的收尾。

 

最後我還是把它停留在介於中間的END它了。

至於後半部的結局,就看大家是怎麼想的了←不負責任(r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萌音〃
  • 頭香0w0?
    看悲的不管是什麼配對我的心都好痛啊。(這人同情心氾濫)
    偷玩的,嘿。(不良示範)
    或許媽媽要回來了,這次不廢話了...(慢著!)
    掰掰xD

  • QWQ 悲的或好的收場我自己都喜歡//

    小花✿ 於 2012/04/27 19:11 回覆

  • 閃電狗狗
  • 每次看悲文都讓我好傷心汪XD
    但我都超愛看的!!
    小花打得好好,是說我忍不下心打南涼悲文,只能一直拿基綠做實驗(ㄟㄟ

  • 謝謝WWWWWWW

    小花✿ 於 2012/04/27 19:12 回覆

  • 楓
  • 南涼啊~(感慨
    第一次來這就是為了南涼呢
    超久不見的說
    有點悲
    嘛~老話一句
    南涼萬歲www

  • 因為後面沒什麼機會所以幾乎都不打了WWW


    小花✿ 於 2012/04/27 19:11 回覆

  • 星
  • 嗚嗚我好久沒來了T―T
    南涼真的很廚ww
    尤其是花姊的-/////-
    我覺得沒有說很悲啊,
    反倒覺得ENDING淡淡的甜呀w

  • 南涼很久沒打了www
    嘛 每個人看法不一樣

    小花✿ 於 2012/05/01 11:21 回覆

  • 熊小生
  • 有點亂入啊我

    挑了篇文看
    就讓我揪心了WWW(欸
    雖然會有種悲悲的感覺
    不過最後也算是好的FEEL呢WWW
    至少放下了吧WWW

    是說妳好呀WWW((用崇拜眼神觀望

  • www謝謝呢,這篇算是以悲的主軸去寫出來的(ry'


    小花✿ 於 2012/08/06 09: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