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自己以為異形之石被消滅後,父親出獄之後,他們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他是這麼以為的

 

「風介。」

那是南雲晴矢以及眾人為了自己舉辦的派對,那一天陽光育幼院聚集了許許多多的人,非常熱鬧的慶祝著。可是,端著食物走到自己面前的他,卻突然倒了下去。

 

眾人錯愕之際,自己當然也是呆愣在原地不動的其中一個人,等到自己回過神後,瞳子姊以及基山急忙走上了救護車。

 

救護車的聲音,南雲倒下前的聲響,他的世界全部人的身影都好像是慢動作播放一樣。

 

現在的他,應該要很幸福的不是嗎?他們的新生活才剛要展開不是嗎……?

那麼為什麼

 

 

南雲有些疲憊的睜開雙眼,率先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刺鼻的藥水味。

 

「要喝水嗎?」坐在一旁的基山見南雲清醒露出放心的笑容問道。雖然是這麼說,但手卻沒有做出要倒水的舉動。

 

「風……介呢?」南雲沙啞的問著一旁的基山,勉強的用雙手支撐起身體。他……究竟睡了多久?身體覺得好重。

 

「我去把他叫進來。」基山停下了一邊把玩著空著的水杯的動作,站起身來往病房外走去。

 

在走廊外踱步的涼野,異常的焦躁。或許那是因為聽到方才醫生所說的話,他……並不想承認那些事情。

 

「雖然這樣說可能讓你們無法接受,但是……請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醫生凝重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這讓站在一旁的瞳子以及涼野完全怔在原地,唯有基山面無表情的凝視著醫生手邊的報告。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的。

錯誤,這是個惡夢,一定是的吧。快清醒

 

「他在找你。」基山打開房門後輕輕帶上,對著失神站在門口的涼野說道,說完後便繞過涼野離去。

 

涼野躊躇了幾秒後還是打開了房門,帶著沉重的表情踏入病房內。

 

「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你以為我是要死了不成?」南雲挑了挑眉對上涼野的視線問道。瞧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果然還是讓他擔心了吧?突然這樣昏倒,但其實這樣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倏地涼野像是被說中心事一樣的怔在原地,他知道自己必須說點什麼,但卻完全開不了口。

 

「喂,我口渴了。」察覺到有些不對勁的南雲,緩緩躺回了病床上向一旁的人說道。平時的話兩人大概又會吵起來吧?可是他並沒有,樣子很奇怪。

 

「喔、嗯。」因為南雲的話涼野才回過神來回應,接著走到了病床的一角替南雲倒了杯水遞上。

 

剩下的時間裡兩人並沒有交談。

闔上眼有些淺眠的南雲,坐在病床旁看著南雲的涼野。

 

離開醫院後的那一夜,他徹底的失眠

 

 

讓自己沉浸在忙碌中好幾天後,決定去醫院探望南雲。正當他要推開門走進病房內時,透過門縫看見了基山也正在裡面。

 

「晴……」涼野說到一半的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躺在病床上的南雲,正被基山輕拍著頭頂,是自己從來沒有看過的溫馴模樣。那個不管生病或受傷的時候,都不曾讓自己看見這樣的他。脆弱的最真實的南雲晴矢

 

最後涼野還是推開了房門,在裡頭交談的兩人同一時間往門口的方向一看。

 

「我先走了。」基山瞥了眼一旁的涼野好一會,朝向一旁的南雲說道。

 

「謝啦!」南雲輕點頭伸長手將基山放在床舖上的手機遞上說道。這幾天大家都很忙碌,但只有基山準時的來探望自己,讓待在醫院不至於這麼無聊。

 

「還好嗎?」涼野替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下,凝視著幾日不見的南雲問道。他瘦了些,面容有些憔悴,儘管他努力的想去掩飾這些。

 

涼野這時才知道為什麼埋首於忙碌中,自己不願意來探望他的理由。因為不想看見他日益衰弱的模樣

 

「還沒死。」南雲故作輕鬆的拿起一旁基山替自己削好的蘋果放入口中咀嚼著回應。這幾天的自己完全沒有食慾,明明不討厭蘋果,但現在在嘴中咀嚼的感覺卻令人反胃到極點。

 

有好幾次涼野都想將事實告訴南雲,隱瞞他的病情對他而言是不公平的。但是他說不出口,他怎麼可能說的出口「你就快要死了」這種話。

 

「我先走了。」涼野站起身來朝向南雲道別。他真的無法再這個密閉的空間待上太久,這裡沉悶的令他無法呼吸。

 

第二次第三次。涼野甚至不想再去算南雲被送去急救的次數,或著是因為藥的副作用無法入睡的痛苦模樣。

 

 

一如往常的推開房門,因為窗戶打開微風吹進房內讓窗簾不斷飄蕩著。坐在椅子上看著熟睡的他,聽著一旁刺耳的機器聲,看著他手背上新的針頭孔,一切都是那麼的令人難過。但自己卻無能為力改變這一切

 

「嗨。」時間經過許久後熟睡的南雲緩緩地睜開眼,看著涼野早就在一旁等著後說道。

 

「嗯。要喝水嗎?」依然問著無關緊要的問題,涼野將事先倒好的水杯遞上。

 

「今天的天氣很好。」南雲接過水杯分成好幾次喝著,從吹來風的方向往窗邊一看,外頭的天氣是個十分適合踢足球的日子。

 

「嗯。」涼野循著南雲的視線往窗外看去。

 

「出院之後,再來場比賽吧。」將最後一口水灌入喉中,「一定不會輸的。」南雲淡淡地笑了笑說道。

 

好久沒有使盡全力的奔馳著的感覺,懷念足球在腳上的觸感,那一切都變的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一樣。

 

「怎麼可能輸給你這傢伙。」涼野隱忍著各種情緒湧上,有些顫抖的別過臉回應著南雲的話。

 

如果,還有機會可以踢足球的話。

 

「那就決定了。」

 

兩人比平常稍微多聊了一會的時間,涼野見時間不早便先行離開病房。

 

 

涼野站在醫院外的牆角邊發起長愣,他覺得自己幾乎已經要到達極限了,無法繼續再說出欺騙的話。

 

「你還真是狼狽。」不知道什麼時候基山走到了涼野的一旁,打量著一臉落魄的人,略帶諷刺的口吻說道。

 

「別管我。」涼野繼續垂下了臉無視身旁的人說道。

 

「我已經沒辦法繼續像現在這樣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了!」

「我受夠了。」

「你要我怎麼繼續欺騙他!他用著那副期待的表情看著我!」

 

說不出口啊,他沒辦法將殘酷的事實傳達給他知道。

 

「那就讓我來告訴他吧。」基山湊近涼野的身旁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

 

對上基山的臉,涼野回想起病房的那個片段,基山還有南雲……

最後,他逃走了。逃離了那家醫院。

 

「對不起,晴矢。」

他害怕看見他,害怕他終有一天離開自己的事實。

 

或許其實基山這時候已經告訴南雲事實了也不一定……

 

晴矢。』

後來,他再也沒有勇氣踏進醫院裡。

 

一直到幾個月後接到了一通來自瞳子姊的電話,她告訴了自己關於南雲的死訊。

 

那晚他又失眠了

或許應該說離開南雲的日子之後,他沒有一晚能夠好好入睡的。

 

他索性的起身不睡,在櫃子中翻找東西,許久終於找到幾本看起來有些老舊的相簿。那是自己來到陽光育幼院後所拍的照片,每張照片裡都有他的身影。

 

來到舉辦喪禮的地方後,涼野被一股前所未有的沉重感給壓的幾乎快喘不過氣,但他還是邁開了步伐往裡頭走去。一個人影站在大門的一旁,是基山。

 

「你終究還是來遲了。」

沒有太多的情緒,基山只是用著一種很悲傷、很平淡的口吻這麼說道。涼野幾乎無法揣測此刻他內心的想法。

 

「……」涼野並沒有回應他的話,他繞過了基山繼續前進。

 

他一直都在等你。」

直到身後傳來了基山的聲音。

 

涼野的最後一絲堅強全部消逝,他捂著臉痛哭失聲。

 

Fin

 

主軸是南涼,因為設定上有點基→南所以就打CP上去了。

 

異形之石時代的衍生,虐的QQ

 

這篇裡頭的基山就很多種意義上或許才是最痛的。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冰羽~
  • 嗚嗚~晴矢不要丟下風介啦!!!!
    風介好可憐~~~
    好悲~~~QAQQ
    看了好心痛..........

  • 這篇就是虐的所以QAQQ


    小花✿ 於 2012/05/26 09:01 回覆

  • 楓
  • 又哭了
    南雲到最後都還在等風介看他吧
    是說好像都是鬱金香掛啊
    魚大倒是有讓風介死過
    悲悲wwww

  • 我記得我之前也讓風介死過www?


    小花✿ 於 2012/05/26 09:00 回覆

  • 奈月
  • 從姑狗狗到大大的文章(等等狗到是怎樣
    看了很多篇都很讚啊啊啊啊~
    只是不知道要留神馬就是了(ㄍ
  • 南涼大好
  • 我給你一個讚
    因為我都看到哭了呢
    真的很好看
    加油吧我期待你新的文章:)

  • 謝謝喜歡喔。QHQ


    小花✿ 於 2012/10/10 14:11 回覆

  • racheltam
  • 看到哭了呢T^T

  • TAT 哇別哭..!!!!!!

    小花✿ 於 2013/11/14 13: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