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青黃日。

 

黃瀨涼太第一次初遇青峰大輝的季節,是春季

第一次對籃球這項運動起了興趣,他想或許是他投籃時的身影令自己無法忘懷。那模樣非常的……耀眼

 

艷陽高照,球場上青峰和黃瀨互相對峙著,誰也不讓對方搶到自己手中的球,就這樣持續進行了十幾分後,青峰帶著球甩開黃瀨跳起身精準的將球投入籃框內。

 

黃瀨有些疲勞的癱坐在地上大口喘著氣,他有種今天的自己好像可以贏過青峰的感覺,但最後的結果還是一樣。

 

每當黃瀨覺得自己終於追上了青峰的時候,他卻總是又邁開了新的步伐向前奔去,那是一段自己怎麼都無法拉近的差距。

 

「小青峰還是一樣強啊。不、是變的更強了。」黃瀨調整急促的呼吸後,朝向一旁站著的青峰說道。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他果然還是很強。

 

「這不是當然的嗎?」青峰拉起球衣的領口擦拭著額際的汗水,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回應。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不得不承認黃瀨這傢伙也變強了。

 

「小青峰喜歡籃球嗎?」

「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我享受著打籃球時的感覺。」

 

「也是呢,小青峰打籃球的模樣,十分的帥氣。」

 

黃瀨涼太一直在思考著自己打籃球的理由。

他想,或許自己其實是在其中尋找自己打籃球的真正理由也不一定。

 

那個他努力追逐卻永遠觸碰不到的遙遠的人。青峰大輝

 

他思考了很久,即便自己成功的模仿出青峰的球風,但卻無法真正的戰勝這個男人。或許是想藉由打倒他讓他好好的直視自己的身影,看見黃瀨涼太的身影。

 

黃瀨覺得有些疲憊了,像現在這樣的日子。

終有一日他也一定會被青峰給遺忘掉的吧?一定

 

高中畢業的前一個禮拜,他在往青峰家途中繞道去了花店裡買了一盆名叫『月見草』的植物。

 

「你這傢伙還真是三天兩頭就往我家跑。」聽見門鈴聲後青峰打開了大門,果然看見黃瀨手插口袋笑盈盈的站在門前的模樣。

 

「嘿──那是因為很想念小青峰啊。」黃瀨自動自發的繞過了青峰脫下鞋子往客廳的方向走去。

 

「喂……你這傢伙把這當自己家啊?」雖然嘴上唸歸唸,青峰還是把門關上隨後走往客廳的方向。

 

「這裡就像是我的第二個家啊。」黃瀨一派輕鬆的的將臉埋入沙發上的枕頭內有些慵懶的回應。

 

「還真是敢說。」青峰決定忽視這個厚臉皮的傢伙,一屁股的坐在幾乎剩沒多少地方可以坐的沙發上拿起搖控。

 

「對了,我從剛才就很在意了。」青峰放下了遙控器,一臉好奇的打量著黃瀨放在桌上的東西。「那個、是什麼?草?」伸出手朝向那盆只冒出一點枝芽的盆栽問道。

 

「這個嗎?是我特地買來送小青峰的喔。」聞言黃瀨將那盆月見草拿起往青峰的方向一推說道。

 

「沒事買這個東西送我做什麼?」青峰一副嫌麻煩的樣子瞪著那盆植物說道。平常就有些搞不懂這傢伙在想些什麼了,現在又買這個到底是想做什麼……

 

「總之,我已經把它送給小青峰,所以這個已經是你的了。」

「……」

 

最後青峰也算是懶的和黃瀨繼續爭論那盆植物乾脆什麼也不說,繼續將目光轉回電視上,黃瀨則是抱著膝蓋凝視著電視螢幕上的人。

 

青峰覺得今天的黃瀨有些怪異,雖然平常就一副蠢樣,但是今天的他……給自己一種奇怪的感覺,明明是笑著。

 

「啊,都忘了今天是要來和小青峰祝賀的。」

「就快要畢業了吧?恭喜你。」

 

「這沒什麼,你不也是要畢業了?幾號?」

 

「就是明天了。」黃瀨回答了青峰的問題。「嘿咻──所以我要先回去準備了。」從沙發上站起朝向一旁的人說道。

 

「喔。」青峰瞥了一眼黃瀨又將視線移回電視的實況球賽上。

 

所謂的憧憬,或許指的就像是現在這種遙不可及的感覺吧。

 

「再見啦,小青峰。」

 

明明是一如往常的對話,青峰卻覺得好像黃瀨像是說完這段話之後就會消失了一樣,有些錯愕的抬起頭轉身準備叫住黃瀨,但人影早就消失在家中。

 

再見了。』對不起,小青峰,青峰君。

 

已經是極限了,所以,大概沒有辦法繼續喜歡下去了。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喜歡,不論是對自己而言,或是對你都是太過於沉重的包袱吧。所以他,逃走了。像是個失敗者一樣。

 

黃瀨就這樣消失了好幾個禮拜、幾個月。青峰開始覺得有些詭異,平常三天兩頭老愛往自己家跑的人就這樣一聲不響的消失,不管怎麼想都很奇怪。

 

「喂,哲嗎?你現在人在哪裡?」青峰從口袋中抽出手機按下一組號碼,電話撥通之後對著另一頭的人說道。想一想黃瀨那傢伙好像也只有和黑子關係還不錯,所以還是問問看好了。

 

約在一間咖啡廳見面,青峰打開了大門吊飾清脆響亮的聲音響遍整間店內,眼尖的他當然注意到了坐在角落的黑子。

 

「很稀奇呢,青峰君。突然找我出來,有什麼事嗎?」黑子喝了口剛才因為口渴而點的飲料,抬起臉有些困惑的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青峰替自己拉開了椅子坐下後,抓了抓頭髮回應。「我要一杯黑咖啡。」接著向身後的服務生點了杯咖啡。

 

「黃瀨那個傢伙……最近有和你聯絡嗎?」青峰喝了杯服務生端上的冰水向一旁的黑子問道。雖然這樣問黑子很奇怪,但他其實並不清楚黃瀨的住處,而手機號碼則是撥不通。

 

「黃瀨君嗎?他現在已經不在日本國內了。」黑子頓了頓,心想著黃瀨該不會完全沒把自己的事情告訴青峰吧?這樣他要解釋起來實在很麻煩……應該是說那個青峰絕對會生氣的吧。

 

「你說什麼?」青峰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大吼著。事後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些失控,小聲的向其他桌的客人道歉。

 

「黃瀨君已經出國去了,至於是去哪裡我也不太清楚。」

 

「那麼電話打不通又是怎麼一回事?」

 

「據本人所說是已經換了號碼,連我也不知道他的新號碼。」

 

黑子一邊對上青峰有些憤怒的視線平淡地一一回答他的疑問,雖然他並不清楚黃瀨和青峰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但是那個時候的黃瀨的確和自己這麼說──

 

我只能拜託小黑子了。』真是沉重的拜託。

『如果那個傢伙來找你,絕對不要透露出我的行蹤。』

 

黑子從來沒有看過黃瀨那樣的表情,痛苦的、完全和那個總是朝氣蓬勃的人無法串聯在一起。

 

「或許青峰君會覺得我很多事也不一定。」黑子抓起玻璃杯中的吸管一邊攪拌一邊說著,「黃瀨君那個時候的模樣,非常的……痛苦,和那個我所知道的那個黃瀨君完全不一樣。」

 

青峰根本沒有心思可以思考黑子話中的意思,一廂情願的對自己說些很憧憬自己什麼的闖入自己的事情,然後又一聲不響的這樣跑走。他真的完全搞不懂那個傢伙在想些什麼。

 

「那傢伙……看起來真的很糟嗎?」青峰不得不說黑子的話讓他非常的在意。

 

 

每一個沒有你的日子

 

黃瀨消失的日子邁入了第三年,青峰依舊偶爾可以從黑子的口中聽到些許關於黃瀨的近況。唯一讓他感到不滿的則是他始終沒有聯繫自己。

 

「喂──你送的這坨草都已經開花了,還不趕快回來。」青峰對著自己放在窗邊細心照顧的那盆月見草喃喃自語著。倏地青峰覺得對著一盆植物說起話來的自己還真像是個笨蛋。

 

大學畢業後他選擇了和籃球有關的道路,或許他也在期待著──某天可以再見到那個某人。

 

「最近總是可以在雜誌上看見青峰君呢。」黑子坐在青峰對面的位置喝了口紅茶說道。

 

他們雖然總是約在咖啡廳,但黑子確老是說自己拿咖啡沒輒,每次都讓青峰忍不住想要嘲笑他。

 

「反正也只不過是一篇小報導罷了。」青峰一副早已習慣的對著對面的黑子說道。最近常常有雜誌社的邀約,每次想要婉拒最後還是被教練硬給推去訪談。

 

每當打籃球的時候,他就會有種想要在場上尋找他身影的衝動。那個黃瀨現在到底在哪裡?又在做些什麼事情?總是會這麼想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開始期待門鈴響起的瞬間。因為,或許──

 

午後的咖啡廳,陽光沿著玻璃窗灑進店內,悠揚的古典樂在店內回盪著,伴隨著打開大門時上頭掛著的風鈴聲巧妙的調融成一個樂曲。青峰喜歡這間咖啡廳的氣氛,古典樂搭配上濃厚的咖啡香,讓他有種中毒的感覺。

 

『喀。』輕輕帶上門,有頻率的腳步聲響起。

 

「……」青峰屛氣凝神地拿著手機瀏覽著今天的新聞,有些無趣的打量著運動區的幾條報導。空著的手往旁一伸,本應該觸碰到的杯沿卻落了個空。

 

「奇怪?」挑了挑眉將視線往一旁移去,發現杯子並沒有在陶瓷盤上,眼前擺著的僅剩下一個陶瓷盤。

 

突然意識到身旁的空位,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始有人坐下了,略帶敵意的注視著坐在自己眼前的人。

 

「嗨。」黃瀨用一貫的笑容一邊順勢將剩餘的咖啡灌入口中,「好久不見啦──小青峰。」一如從前的。

 

一直不斷追尋的人,仰慕的、景仰的,那個青峰大輝。

 

「你這傢伙──」青峰有些錯愕的看著眼前的人。完全沒預料他就這樣突然的出現,那個隻字片語都未留下就消失的人,許久不曾見過的黃瀨涼太。

 

「……」兩人陷入了一陣沉默,彼此都不知道誰先開口。

 

「你還有臉回來啊?就這樣消失了好幾年。」青峰表現出鎮定的模樣,將目光繼續移回手機上的新聞報導。

 

「小青峰還是一樣呢,說話毫不留情啊。」

「這不是當然的嗎?我就是我。」

 

「最近的雜誌上都可以看到你的報導,小青峰還是和那個時候一樣,英姿煥發、非常帥氣的模樣。」明明決定想要逃離青峰大輝的身邊,但是黃瀨涼太花了數年的時間才真正領悟到一件事情。

 

他終究離不開他的身邊這個他無可自拔深愛的男人。這點是不會改變的。

 

「不要老是說些蠢話。」青峰嘆了口氣將瀏覽的網頁關閉回應,「再來一杯黑咖啡。」舉起手喚著不遠處的服務生。

 

「小青峰,月見草有好好的照顧好嗎?」黃瀨並沒有解釋這幾年自己的行蹤,相信青峰也能從黑子口中聽到自己的事吧。

 

「自己看。」青峰拿起放在桌子一側的手機往黃瀨的眼前一湊。

 

黃瀨眨了眨眼凝視著青峰手中的手機螢幕好一會,那是一株開滿黃花的盆栽,是那個時候的月見草

 

「你照顧的很好嘛。」

「就說不要小看我了,我只要想做就做的到。」

 

黃瀨溫柔的凝視著青峰的手機螢幕笑了笑說道。這讓旁邊被誇獎的青峰有些驕傲了起來,照顧植物並不是他的長項,還差點不小心讓它枯萎了,他慌張的去找了桃井問了照顧植物的方法,而且還被取笑好陣子,當然這種事情他是不會告訴黃瀨。

 

「小青峰,現在幸福嗎?」隨著服務人員將青峰的咖啡端上,黃瀨雙手撐著下巴輕笑問道。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青峰臉上出現了黃瀨幾乎沒看過幾次的笑容。

 

青峰開始想像著從今天開始過後的每一天,他的日常中又可以看見那抹黃色的身影,便覺得非常的──愉悅。

 

「我回來了。」

「笨──蛋──,太慢啦。」

 

青峰花了數年的時間才理解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已經習慣了黃瀨涼太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那已經成為他世界的一部分了。

 

「小青峰,你知道嗎?月見草的花語啊──」是默默的愛

 

是他在很久以前,他特地為了他挑選的最適合他們的花了。

 

Fin

 

已經很久不曾爆字到這麼超出我的預估份量了ORZ

爆的很徹底就乾脆超快速跳躍那三年的時間了XDD(喂

總之青黃日快樂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蒔夜
  • 哇!
    竟然是青黃配~

  • 青黃在黑籃裡面算是我很喜歡的配對其中喔www


    小花✿ 於 2012/06/11 13:03 回覆

  • 蒔夜
  • 是喔,我喜歡黑子和黃瀨或青峰^^
  • 夜。
  • 不忍這是我最喜歡的黑籃CPˊ/////艸/////ˋ
    不忍說聽版哥看文會哭QWQQQQQQ我想知道歌名拉QWQQQ上面寫日文俺(?)看不懂啦QWQQQQQQ
    小花的文果然最棒了!(抹臉
    我:「小花~~我回來了~~~」
    花:「笨蛋~~別回來了~~~」
  • 紫藤
  • 有點小虐但是好甜的青黃喔><
    看到最後真的不禁微笑了起來www

    是說想問下大大部落格再放的這首歌的名字...
    超好聽的><配這篇青黃剛剛好!

  • 非常感謝////
    嘛其實雖然悲劇但是最後也算是有點(抹臉)

    這首歌是nico一個女歌手唱的,因為歌不是我自己載的其實也不太清楚orz

    小花✿ 於 2012/08/21 00: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