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綠間真太郎Ver.

 

綠間總是小心翼翼的用繃帶纏繞住自己的手,而每次拆開繃帶在修剪指甲時,高尾總是在一旁揶揄著自己。

 

說些什麼「小真,你這樣已經不是用過度保護就可以形容的啊。」綠間露出一抹淺笑,「少囉唆。」繼續認真的進行保養的動作。

 

「嗯,小真的手果然很大啊。」高尾繞到了綠間的身後抓起其中一隻手握在手心說道。此項舉動讓一旁的綠間愣住,從左手手心清楚的傳來了高尾手心的溫度。

 

啊啊,這麼說來今天還沒聽早晨占卜。綠間用空著的右手拿起被放置在椅凳上的手機,選擇了特定的頻道後綠間豎起耳朵準備注意自己今天的運勢。

 

倏地,手機另一頭傳來了開始之前輕快的旋律,節目終於開始。綠間依序聽了其他星座的運勢之後,知道下個終於輪到自己。

 

「巨蟹座的你,是不是失去了重要的人呢?」

 

伴隨著斷斷續續嘈雜的聲音,廣播中的人聲音變的越來越奇怪。啊啊,好像有哪裡不對,這裡是……

 

綠間鬆開了緊握住手機的手,耳機因為自己大幅度的動作而被扯開,不知怎麼的切換成擴音模式。『巨蟹座的你是不是失去了重要的人呢?』像是壞掉的收音機般,不斷重複這句相同的話,嘈雜的雜訊聲沙沙地傳出。

 

小真。』

此時的綠間腦袋中於正常的運轉,他想起來了,高尾和成早就已經死掉的事實。不管是那個夢,或是揶揄著自己的話,還是替自己加油打氣的笑容,都不可能會再出現了

 

高尾和成,那個總是用清澈、好聽的嗓音喚著自己的人,已經不在了啊。伴隨著驚醒時大口喘著氣,綠間焦躁的撥弄著額際的瀏海,拿起放在桌上的水杯灌上了好大一口。

 

記得自己剛入學秀德的時候,因為不想放棄籃球,所以他踏入了掛著籃球部牌子的門前。匆忙的步伐聲自後方傳來,綠間反射性的向後一看。

 

「啊,你也是要加入籃球部的嗎?」黑髮的少年爽朗的笑著,一邊伸出手指著部室的大門問道。

 

「嗯。」愣了愣,綠間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冷淡地回應。

 

相較於來者的熱情,綠間則是有些冷漠。見另一個人毫無反應,於是少年自動自發的拽著他的手迅速走入籃球部。

 

「喂、你──」本以為他矮了自己一截看似沒什麼力氣,哪知道他用力的一扯就被拉著走,倏地失去重心的踉蹌一下。

 

第一次的相遇,綠間清楚的感受到了高尾不拘小節的個性。感覺會是很有趣的傢伙啊,看來高中的籃球部似乎也可以好好的打發時間。

 

「我的位置是控球後衛喔,請多指教啦~小真。」自從認識之後,高尾便親暱的這樣喚著自己,並不會感到討厭所以也沒有糾正他。

 

從什麼時候開始,高尾總是在自己的周圍轉來轉去。不管是上學的時候,下課的休息時間裡,中午吃飯的時候、籃球部練習的時候,他和高尾總是一直在一起。

 

不知道怎樣的,習慣起總是聒噪的高尾自顧自的講起自己的事情。一直以來總是被動的,不管是接受來自於高尾的關心的話語或是傳球等等的。

 

「小真,今天的狀態也很好喔。」比賽結束後高尾朝向坐在椅子上大口吐著氣的綠間遞上毛巾及礦泉水。綠間則是盯著球場發著長愣,今天的狀態也不錯,手感非常的好。

 

高尾和成,在自己的記憶中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細心、率直的、毫不掩飾的。

 

 

因為長時間的相處,所以、綠間沒辦法想像,高尾不在之後的所有日子。說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他的確低落了好陣子,連籃球都無法好好握在手中的日子。只要觸碰它,就想到了那傢伙。

 

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應該說還沒有高尾和成已經死了的真實感……明明前天、昨天都還在一起的,接著某天卻聽到了關於那傢伙的死訊。哪怕只是自欺欺人,綠間曾幻想過這一切只不過是可笑的夢。

 

秀德的比賽,一如往常的進行著,綠間最拿手的三分球自從高尾死後就變的十分的不穩定。他一直在想,或許是潛意識裡不願意承認他的死吧。

 

雖然並不會影響到比賽,但是對於綠間沒有投進就是種無形的壓力,那壓力幾乎壓的他無法呼吸。逐漸的,鏡片裡的世界也變的越來越狹隘。

 

現在是在比賽的吧,明明照著往常帶上幸運物,卻還是一樣完全無法發揮任何作用。

 

「綠間,下場。」教練向裁判喊了聲暫停後嘆了口氣說道。經過自己的判斷綠間現在的狀態不適合繼續在球場上,因為本人根本沒有將心思放在這場比賽上。

 

綠見頓了頓,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向休息區。本人當然也知道被換下場的理由,或許就是因為清楚的明白才感到不甘心。

 

球場上隊友快速的穿梭在敵對的人群裡,動作絲毫沒有任何猶豫,就算沒有綠間也一樣,只是少了一個得分的方式罷了。

 

「嘖。」不滿的拿起毛巾擦拭額際的汗水,綠間將毛巾覆蓋在自己的頭頂上,有些失落的垂下臉。

 

到底是為了什麼?投球命中率的不穩定,是因為沒有手感嗎?不可能,指甲的保養非常的完美,還是是因為幸運物?這也不可能,有好好的帶上啊。

 

綠間將視線移回球場上,隊友非常完美的得分,儘管少上了自己的分數,秀德的強大依舊屹立不搖,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

 

比賽一場接著一場接踵而來,綠間的狀態逐漸回到了應有的水平,雖然依舊會有幾球漏掉。某次綠間接到了隊友的傳球,下意識的轉身在場上尋找那抹身影。

 

綠間愣在原地,陷入百感交集的思緒中,敵方迅速的斷了綠間手上的球,但是他依然站在原地不動。

 

那瞬間綠間才終於理解,高尾在自己心裡的地位是這麼如此重大。那個老是在球場上喚著自己名字的人,總是迅速的將手中的球傳往自己的方向,只要一個眼神,他便向自己露出『別擔心』的表情,只要有那個笑容,綠間曾經相信過自己絕對不可能輸。

 

高尾和成,不可能再出現在球場上了,更不可能在聽見他喚著自己的名字,他是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的。「小真──」就算回過頭,也看不見那笑容了。

 

「所以我才說,你是個笨蛋啊。」綠間佇立在球場的正中間,低下頭喃喃道。

 

一滴、兩滴,透明無色的淚水,自從高尾死後他不曾哭過,因為他告訴自己不能哭,一但連自己也承認了這個事實,高尾就真的……。

 

其實裝作一點都不難過,很痛苦啊。但是要自己露出沮喪的表情,他也做不到。

 

他唯一能夠做到的,只是在夢中一次又一次握住那雙手。

 

TBC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楓
  • 花姐我請假4天
    回來再補留言喔!
    花姐姐要想我喔(不可能的
    上面廢話,別在意
    是說因為小綠川我去吃抹茶
    因為綠間我最近都在關注星座運勢
    最後問一下
    花姐姐是什麼星座啊?

  • 和黃瀨一樣的星座。


    小花✿ 於 2012/07/15 11:10 回覆

  • 大哞
  • 一開始綠間隱藏的很好,雖然心裡不能接受,但還是像往常一樣地過著日子。
    但是最後、回頭想找那個熟悉的人影時,對方卻已經不在的打擊,更讓他意識到自己一直刻意忽略的事實。
    看到最後的那個畫面,綠間就這樣站在那裏哭了,害我也忍不住心抽動了好幾下,實在不希望這對可愛的情侶檔就這樣悲劇QQ
    但很希望這篇文的感覺,真的讓我鼻酸了T__T



  • 畢竟其時設定裡頭的綠間不太想承認高尾不在的事情(所以最初才用回憶角度去打)

    唔哇最後那段其實是剛好想到的私心,我自己也虐爆了!!!!!!!在人群裡尋找轉身卻發現那個人已經不是站在那裡。

    QAQ非常感謝!!!!自己也很感謝陪我一起構思的親友!!!

    小花✿ 於 2012/08/24 14:58 回覆

【 X 關閉 】

恭喜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希望能了解您的
【痞客邦部落格使用行為】

填問卷將有機會獲得痞客邦獨家好禮喔!(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