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初春的第一場雨

滴滴答答的雨聲瀰漫整個江之島,紫陽花在雨中盛開著,真田雪拿著一把醒目的紅傘佇立在大雨中,環顧四周一眼。

 

自從夏樹回到江之島後,經過幾個月了,從高中畢業後,升上了大學。

因為離就讀的學校有些距離,為了每天通勤上課而早起,也變成習以為常的事情。

 

小雪想,自己長大以後的某天,也一定會離開這座被大海圍繞的美麗島嶼吧。

然後找一份穩定的工作,筆直地向前邁進並且奔跑。他想自己離開以後,一定會非常不習慣吧,但是有空的時候一定會再回來看看的。

因為在這裡留下許多的記憶,不管是遇上小春還是夏樹,其他人都是。

 

非常的慶幸,能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很高興能夠遇見夏樹。」

並非單純的友誼,真田雪明白,他想自己能夠像這樣子,兩個人互相了解彼此,相戀、牽手,甚至親吻,都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待在大學的最後一周,小雪特別珍惜這段時間,儘管這些日子已經必須面臨結束。

將所有交集,並且會聯絡的好友電話號碼全部輸入手機,一邊想著,畢業之後會很寂寞吧。

 

「先走一步了。」小雪向同學們揮手道別,準備去前往尋找夏樹。

 

最近彷彿來到了春天的梅雨季似的,下雨的時間逐漸增長,雖然真田雪並不討厭雨天。

 

學生們在走廊上奔跑,被老出聲師阻止後,是一連串喋喋不休訓話內容,到處都可瞧見忙碌的人群,或許是因為距離畢業剩餘的時間所剩無幾了吧。

 

「夏樹,收拾好了?」小雪站在夏樹的教室外,四處張望找尋人影,瞧見正好夏樹正在靠窗的座位上發呆,便從窗外探出半顆頭出聲詢問。

 

「喔,你來啦?已經好了,正想說你怎麼還沒來。」夏樹回過神後,抬起臉和窗外的小雪對上眼,站起身拿起掛在桌邊的書包,快步往教室後門走去。

 

「嗯……被朋友硬拉去討論事情,到剛剛才肯放過我。」待夏樹走出教室後,小雪趕緊跟上、露出苦笑回應。想起方才自己幾乎都在發呆,也沒聊上幾句話,忍不住對那位友人感到有些抱歉。

 

「這樣不是很不錯嗎?好不容易交上朋友。」聞言,夏樹輕笑,舉起右手幾乎是順勢的在小雪頭頂上拍了幾下。想起剛認識的情形,對方因為緊張而露出扭曲又滑稽的表情,令自己現在想起仍有些想笑。

 

「話是這樣說沒錯,只是每次都是這個樣子啊……」見身旁人的反應,小雪忍不住嘆了口氣。並不是討厭什麼的,只是覺得……有些時候想要一個人獨處一下罷了,況且也想去找夏樹聊天。

 

迎來畢業的那天,即將到來。

 

 

用手撐著下巴,小雪有些好奇地問,「夏樹畢業之後想做什麼?」仔細想想,自己知道的部份,大概只有夏樹很熱衷於釣魚這件事情吧。

 

「我啊,想成為黑鱸魚的釣手。」夏樹一邊說一面伸出手,假裝握著釣竿輕輕搖晃,彷彿像是要拋餌之前的準備動作。

 

「如果是夏樹一定行的!」見狀小雪露出淺淺一笑。看著夏樹的背影感到有些寂寞,一想到大學畢業之後必須面臨長時間的分離,就覺得非常寂寞。

 

「小雪呢?畢業之後。」倏地,夏樹抬起臉,用著小雪幾乎沒看過幾次的溫柔表情注視著對方。

 

「已經決定要繼續升學了,大概會去東京之類的地方讀書。」因為夏樹的問題,讓小雪想起曾經一度被遺留在書包某一角的志願表,下了很大的決心才交了出去。

 

雖然升學是早已做好決定的事情,但是每當要離開這座島,去遙遠的地方讀書,不免覺得有些寂寞。

 

畢竟好不容易搬來這個地方,還和大家成為了好朋友。

 

如果換作是以前的真田雪,大概會有好長一段時間因為這件問題而獨自苦惱著吧。

但是,現在的真田雪不會這樣,因為,已經不再是一個人。

 

「我們,都要加油喔!」小雪抬起臉,握緊對方的手,一掃憂鬱的神情,向對方露出淺淺的笑容互相打氣。

 

只要一閉上眼,彷彿便能看見夏樹熟練地握著釣竿,踩在石礁上釣魚,看起來十分的帥氣。

 

「真想親眼看看,夏樹實現夢想的模樣。」露出淺笑,小雪想,那個時候一定是兩人最幸福的時候吧。

 

「到那時候,再一起釣魚吧。」見狀,夏樹回握住對方的首回應。

 

 

畢業那年,真田雪帶著少數行李和通知書離開了江之島。

記得離開的第一周,在不熟悉的地方,造成了小雪一度連續失眠的情況。

 

習慣之後,小雪開始會和租屋處的鄰居們聊上幾句。有些媽媽們常常分送一些東西來給自己,或許是因為看他一個人住,所以特別的照顧。

 

逐漸邁入第一年,小雪給了夏樹新的地址,偶爾能夠收到幾封夏樹親筆寫的信,這是他除了接到來自對方電話或是簡訊以外,最為引頸期盼的事情。

 

倒也不是不喜歡傳簡訊,只是夏樹告訴自己寫信可以打發無聊的時間,況且用寫的比較有誠意。

 

「呵呵。」小雪小心翼翼拆開了署名給自己的信件,忍不住期待地哼著歌。

 

拆開後裡面依照慣例有信,這次還夾了幾張照片,小雪好奇地先抽出照片。

 

上面有夏樹釣魚的照片,還有幾張捧著大魚開懷大笑的模樣,後面幾張應該是和朋友們的合照,小雪一張張地往後看。

 

「夏樹看起來不錯嘛。」小雪原先還有些擔心夏樹的個性,會交不到朋友或是碰釘子等等,但情況比他想像中還要好的太多。

 

高興之餘,小雪不忘將信拆開閱讀,從內容中可以得知夏樹正朝夢想一步步的邁進。

 

從以前小雪就覺得夏樹釣魚時的模樣,看起來閃閃發亮,或許用這種形容有些好笑,但是眼眸中可以看見夏樹對釣魚的熱愛。

 

「好──來回信吧!」小雪打開抽屜,從裡頭拿出一疊信紙。

 

雖然道路不同,但是我們的確是向著相同的目標前進。

啊啊──對呢,在彼方的你,現在是否也像我一樣思念著你。

 

Fin

 

太久沒有打夏雪了QAQQ

非常的喜歡這對啊,各種的結局後的腦補湧上,讓我的腦都要炸了Orz

每次經過一段時間再來打那個配對,就會覺得有哪裡不大一樣,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