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為BAD END後衍生結局捏慎

 

 

記憶中,CLEAR的歌聲十分溫柔。相信聽過的人都能感受到。

就像是天使一樣,純潔無暇地,總是滿面笑容的CLEAR。一直到現在在蒼葉的心中都沒有任何改變,即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什麼也看不見,發不出聲音,無法看見他,觸碰他、甚至是擁抱。

 

『真的,對不起。』

這樣的我,已經沒辦法將自己聲音傳遞到你的耳中了吧。苦笑。

 

我愛你。」發不出聲音的喉嚨,只能夠勉強靠唇型說出。

 

啊啊,好想要再用那雙手,觸碰你柔軟的髮絲,好想要親口叫出你的名字,CLEAR

 

床上的人露出平靜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會面臨死亡,不過並不感到害怕。唯一感到痛苦的,大概是CLEAR又會被一個人留下了。

 

『CLEAR。』

蒼葉不確定對方是否也在這個房間裡,也知道自己發不出任何聲音,他只是想要再次呼喚那個人的名字罷了,儘管他早已和自己記憶中的他有所不同。

 

 CLEAR Ver.

 

等到CLEAR睜開雙眼的時候,身旁的蒼葉依偎在自己身旁,以為像往常一樣只是在睡覺,所以沒有叫醒一旁的人便走出房門。

 

啊啊……蒼葉他什麼也不需要做,他喜歡他像個人偶一樣,什麼都不需要做,只要靜靜地躺在床上就好。

 

那畫面就像幅圖一樣,非常的美麗。

 

這麼說來,最近自己開始作起了夢。

對於時間沒有什麼特別的概念,但是卻覺得夢中的記憶,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一樣,戴面罩的人好像是自己,蒼葉……站在自己的身旁,笑的非常開心。

 

「對了,那時候自己好像在唱歌……」CLEAR想了想,本來想要循著記憶中的旋律哼起,卻對夢中的旋律毫無印象而止住了聲音。

 

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空白的記憶上,CLEAR甩了甩頭,關上房門。

 

整天裡CLEAR忙進忙出,直到中午才有時間回到房間裡,因為要順道送午餐給蒼葉,人類就是這樣,還要進食,不吃東西就會餓死,非常的麻煩啊。

 

如果人類也可以像昆蟲一樣就好了,可以把蒼葉做成標本什麼的,一直維持原樣欣賞著他啊。

 

為什麼會對那個人類如此執著呢?不是沒有想過原因,只是每次開始回想都沒有下落,記憶總是停留在某個點上,接著完全空白,什麼也感受不到。

 

「起來了,吃飯。」CLEAR放下了餐點,出聲準備喚著床上熟睡的人。

 

見對方沒反應,本以為只是睡熟了,起不來之類的。伸出手想要觸碰對方將他搖醒,但是當自己的手觸碰到那冰冷身軀的瞬間,好像領悟了什麼。

 

「蒼葉……?」因為機器人和人類不一樣,沒有心臟,是不可能會有心跳這種東西。但自己有那麼一瞬間,覺得機能像是瞬間停擺了一樣。

 

突然回想起一段非常熟悉的旋律,雖然熟悉卻也陌生,但是自己清楚的記得,曾經有人很喜歡。

 

水母之歌

「吶,這首歌感覺非常可愛呢,下次也教我唱吧?」

 

「會和我一起唱的人,已經不在了呢。」意識像是飄到遠處。

「好難受,明明是個人偶,為什麼──會這麼痛苦。」

「眼淚?停不下來,不可能,機器人不會流淚。」

 

即便已經遺忘了,但是身體的某一處,或許還殘留著部分的記憶。

 

CLEAR伸出雙手抱住床上那個闔上雙眼,看著那個彷彿只是睡著的人。

唱著一次又一次的歌,即使知道對方已經聽不見了。

 

「啊啊,對不起……」這是我,唯一能夠為你做到的事情。

 

用自己剩下僅存的意識,唱著獻給你的離別曲。

他想,自己大概過沒多久就會被發現了吧,然後再被捉回去進行改造。

 

會再次遺忘嗎。關於你的記憶。

 

Fin

 

其實CLEAR線的BE算是裡面比較喜歡的ww

當然其中也包含自己的惡趣味和病劇情(快去面壁)

CLEAR是僅次於NOIZ在DMMD裡最喜歡的角色,是個非常可愛的孩子。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