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開始去超市裡面選購食材,準時預錄下料理節目的影像,趁黃瀨那傢伙出門之後在家裡鬼鬼祟祟地練習下廚?

 

青峰大輝看著料理節目在內心不斷回想著最初的理由,剛下班回家之後累的要命,洗完澡、吃完飯後,便埋首於研究料理上。

 

身為人民的褓姆自己還真是有夠輕鬆的啊,雖然平常上班時會偶爾偷懶,但一有緊急狀況自己可是最常衝往第一線上的。

 

 「啊,想起來了!」

 「是因為黃瀨那個混蛋,對……就是因為那次的事情。」

倏地,青峰大輝站起,腦海中竄過幾個片段,清楚的記得上次在雜誌訪談上看見某個單元,採訪的人問了黃瀨那傢伙喜歡哪種類型的人。

 

其實青峰並不清楚那到底只是為了訪談才不得以脫口而出的話,或者是完全沒多加思考便脫口而出的答案。

 

訪談上斗大的一行字『號外!黃瀨涼太偏好居家型的女生!』雜誌上密密麻麻的字,讓青峰不得不瞇起眼來仔細盯著內容仔細看,上面介紹了黃瀨喜歡會煮飯、喜歡做家事又溫柔體貼的人。

 

「嘖,還真是和我完全相反的類型。」記得當時自己看著雜誌的當下,是這麼脫口而出的吧?

 

 「可是我現在又在做什麼?」搖了搖頭,完全是違心之論,青峰大輝還不是正在做那傢伙所喜歡的類型的事。

 

曾經思考過要怎麼做,讓那傢伙才會感到開心,但是,每當我回憶起那傢伙所說過的話「像現在這個樣子,跟大輝一起,真的是從來都沒有想過,好幸福……」

接著露出幸福的模樣,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些逞強。

 

這樣的自己真的有辦法給那傢伙幸福嗎?

儘管只是很微小的一件事情,只要是自己做的到的事,他都想替他達成。

 

「不過,真的是很容易滿足啊,黃瀨。」起初只是趁假日將家中徹底打掃了一遍,看起來乾淨且一塵不染的模樣,黃瀨起床後走出房門的那霎那卻用著「好厲害啊」的表情盯著自己猛瞧。

 

──唯一做的好大概只有整理環境這項,料理方面完全不行,看節目上的人做的這麼順暢,害自己以為也那麼輕鬆便能完成。

 

切菜時所切出來的形狀有大有小,咖哩塊被切的亂七八糟,完全慘不忍睹,馬鈴薯的削皮作業也是不順手,總是在去完皮才發現本體剩下的部份少的可憐。

 

 「為什麼東西不是燒焦,就是味道很奇妙。」咀嚼方才料理過的食材,青峰忍不住扶額嘆了口氣。

 

雖然不算難吃,但也稱不上好吃,無法理解,明明是照著步驟做,賣相不好也就算了,連味道也這麼奇妙。

 

這種情況大概已經持續了一周,儘管買遍實用的初學者料理書,還是預錄下簡單的料理節目,每次實際操作一次之後卻還是毫無進展。

 

 「根本連驚喜都稱不上,麻煩死了,又要開始收拾東西。」青峰抬起臉對上時鐘,發現這時間已經到了黃瀨差不多該抵達家中左右的時間,急忙的將失敗的作品扔到廚餘桶內,迅速且有效率的收拾起廚房。

 

青峰知道自己不是那種會說溫柔體貼話的男人,也不是別人口中的那種理想情人,但是論珍惜那傢伙的心情,他是絕對不會輸的。

 

雖然因為工作的關係,兩人很難空出時間一起遊玩,但是他們都知道彼此,也很珍惜自己的工作,雖然可以在雜誌上看見自家情人的照片,起初還覺得有些微妙,事後便覺得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就像偶爾會有記者來警署裡採訪自己是一樣的。

 

身為一名警官,或許能夠保護的範圍有限,但只要是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那麼儘管知道後果非常不妙,但自己一定還是會奮不顧身的去做。因為我就是我是青峰大輝

 

自己並不相信命中註定那一套,但是關於那個人,黃瀨涼太的一切,他不得不否認自己和他的確像是命運牽引一般而相遇。

 

 「你知道嗎?或許在別人眼前我是個眾所矚目的模特兒,但是在你面前時,我只是一個仰慕你的人罷了。」黃瀨倚靠在青峰胸前,露出幸福的模樣輕笑,這並不單單只是宣示,或許在別人眼中他是個公眾人物,但在自己心愛人的面前也只不過是平凡人罷了。

 

青峰突然憶起那時候黃瀨說過的話,和對方在一起並沒有困擾什麼的,儘管愛上同性的人,對於青峰大輝也不造成任何阻礙,只要是他喜歡,沒有什麼不可以。

 

儘管不能夠在街上大方牽手示愛,但是能夠辦到的都想為了黃瀨那傢伙而做,因為他就是有種想讓人對他好的特質。

 

在第二周的時候,青峰放棄掙扎,他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對方。

 

 「喂──火神,之前欠我的人情還記得吧?總之今天下午過來,沒有異議就這樣啦。」青峰也不管電話另一頭火神的回答是如何,早已掛斷電話,一副就是不容拒絕的樣子。

 

幾個小時黃瀨早已出門後,門鈴響起。

 

 「說吧,你這傢伙特地在這時間叫我來,到底是有什麼事。」火神正襟危坐在沙發上,擺出「早就知道你有事情要拜託我」的嘴臉。

 

 「真讓人不爽啊你這傢伙。」

 「這並不是拜託,這是命令,懂嗎?」

青峰扔出早已準備好在身旁的簡易食譜,將近期買的書籍全部一扔在桌上,完全沒有求於人的模樣,反而是擺出高傲到不行的姿態。

 

 「這什麼東西?簡易食譜,初學者也能輕易端出好菜,精緻餐點料理方法?」火神瞇起眼來,伸出手拾起書籍唸上幾本的名字之後,才恍然大悟。

 

 「啊!原來是這樣啊……」火神擺出一副青峰光是看到就氣的牙癢癢的表情,一副終於理解地看著對方,原來就是這個樣子才會一大清早撥通電話給自己。

 

 「不過怎麼突然想要學做菜?」火神有些不解,畢竟他們的薪水不至於到吃不起外食的地步,況且黃瀨會做些簡單的料理吧?火神開始在內心推測某些可能因素。

 

 「這麼說來上次雜誌上有某個專──欄──啊。」火神像是故意似的,摸著下巴拉著長音。難得有機會可以揶揄對方,怎麼可以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你這傢伙最好給我閉嘴,乖乖教我一些簡單的料理吧。」青峰無視火神的反應,隨便抽起一本食譜,挑選著今天要嘗試哪幾道菜。

 

兩人用盡了大半天的時間練習烹調的技術,接近傍晚十分的時刻兩人倒在沙發上筋疲力盡,這還是人生頭一次不是因為用盡全力打籃球遇上的情況。

 

以為自己的口頭教導能夠讓對方快速進步,但事實證明火神想的太簡單,青峰大輝這傢伙的調味料根本完全照著自己喜好加,切菜的方式也亂來的可以,一不小心沒弄好就像是要切到手指一樣,炒菜的時候常常忘記先放油熱鍋,說到底根本完全悲劇的料理技術……

 

 「今天……就先這樣吧。」火神累到連起身走回家的力氣都快沒了,決定稍微休息一會兒在離開青峰家中。

 

「明天也別忘了來啊。」青峰完全不服輸的想繼續挑戰,即使現在累的連抬起手臂都無法。

 

火神離開前特地幫青峰稍微整理了一下環境,雖然嘴上沒說但八成不想被黃瀨那傢伙給發現吧?

 

青峰完全沒注意到大門關上的聲音呼呼大睡著,不久後黃瀨回到家門前,正準備拿起鑰匙打開大門時,發現門並沒有被上鎖,有些緊張的轉開門把,脫下鞋子跑到客廳。

 

率先看到的是疲憊不已倒在沙發上熟睡的青峰,還有東西被弄的十分凌亂的客廳,雖然有想過是不是遭小偷,但是既然青峰在這就是不可能的,鬆了口氣之後脫下外套掛在衣架上。

 

 「不過小青峰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到底都在做什麼呢……」黃瀨坐在沙發外剩餘的一角凝視熟睡的人,伸出手撥開額際的瀏海好奇地想著。最近總是因為工作繁忙而沒好好聊上幾句話,這麼想來最近青峰在這一帶很出名呢。

 

嗯……這樣一個在別人嘴裡總是被稱讚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情人,感覺有點驕傲呢。

 

 「回來啦?」青峰疲倦地揉了揉眼,發現黃瀨正坐在自己的身旁注視自己。方才在睡夢中明顯感覺到有雙手在觸碰著自己,那是非常熟悉的觸感。

 

 「是啊,今天不小心弄的稍微晚點才回來。」黃瀨苦笑,今天的工作因為一些原因不小心拖延了時間,「吃過飯了嗎?」歪著頭詢問對方。

 

 「吃了,你呢?」青峰伸出手一把將對方攬進懷中,最近老是錯開時間,好久沒有抱著這傢伙了。

 

 「工作人員有買便當給我吃。」黃瀨將重量倚靠在對方身上,像撒嬌般地回應。

 

「最近老是工作辛苦啦。」青峰伸出手寵溺地摸著對方的頭。

 

 「才不會呢,和小青峰比起來只是小意思罷了。」黃瀨輕搖頭,趴在青峰胸前輕笑回應。比起吃重的警官工作,自己只是站在攝影機前拍照,還有工作人員幫忙自己的周遭雜事等等。

 

那晚他們相擁入睡,雖然每晚只要青峰醒過來之後,就會將對方拉進懷中,這次不同的則是兩個人是一起入睡。

 

※ ※※ ※※※

 

「就交給你啦。」

幾天後的假日,青峰傳了一個訊息,要火神來的時候順便該買的材料。

 

 「搞什麼啊……」火神收到簡訊後經過了一個小時,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乖乖照做,早已買好材料站在青峰家門前。到底是怎樣……明明是那傢伙有求於人,居然還有臉叫自己去買材料,到底是多麼自我的一個人啊。

 

因為火神已經事先選好幾樣簡易的料理,不像青峰總是選些自己做不來的料理,事前準備程序都還算是順利。

 

「你這傢伙該不會有照我說的好好練習吧?」火神注視青峰一臉認真的模樣好奇詢問。

 

刀工方面看的出來青峰趁著火神沒來的這幾天下足苦力練習,切菜的樣子比之前看見的隨時會切到手指的樣子明顯好上許多,動作上也熟練不少。

 

 「練習什麼的根本不需要,這是天份,懂嗎!」聞言,青峰一臉驕傲地抬起臉來向對方表明。青峰打死也不可能會承認自己這幾天都在複習火神要自己多加注意的事情。

 

 「嘖。」見狀火神忍不住咋舌。瞧瞧這傢伙看起來擺明就是練習過的樣子,還打死不承認。

 

最後青峰在火神的教導下,端出比起第一次好上太多的料理上桌。

 

 「唔喔……沒想到我還蠻有天份的嘛,這東西超好吃的啊!」青峰替自己添了碗飯大口扒著飯,用手肘推了推一旁的火神笑著表示。

 

「那是我教的成功好嗎,這次的東西終於不是殺人武器了……」火神拿起筷子隨便夾了樣菜塞入口中咀嚼一邊回應。想起第一次青峰大輝那傢伙端出的奇妙菜色……唔嘔,還是不要回想那微妙的味道好。

 

不過青峰本人似乎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在切菜、炒菜還是做料理途中,其實臉上都露出非常柔和的笑容。

「那我就先走啦,還得去找人。簡單的食譜有多挑幾種給你,感興趣可以先做看看。」火神將碗筷放到流理台內浸水,對著站在身後的青峰指著桌上一角自己挑出的食譜。

 

 「喔。」青峰簡單的做出回應。

 

 「雖然不想承認,但還是謝謝啦。」

 「你這傢伙真的很不坦率,既然想要做給黃瀨吃就早說啊。」

 「你這傢伙……!」

 

正當青峰還在恍神中時,位於玄關處的火神像是故意似的留下這段話便一溜煙地跑走,當然同時也聽到了後方傳來青峰大吼大叫的聲音,火神忍不住邊跑邊捧腹大笑。

 

之後青峰雖然嘴上說歸說,還是老實地試了幾樣菜,進步的速度終於明顯提升,一邊思考晚上就自己作飯吧,拿起手機傳了封簡訊。

 

今天晚上回來家裡吃飯吧。

並沒有多做解釋,或許是因為確信對方會照著自己的意思做。

 

趁下午時間青峰跑了賣場挑了幾樣新鮮的食材,準備回家的時候大顯身手,但願做菜這種東西也有所謂的手感,這樣不至於在晚餐時間之前讓手感跑掉之類的,青峰在心裡這麼想。

 

 「但是話說回來,好像不知道那傢伙特別愛吃什麼。」回家途中,青峰突然想起自己似乎沒有太過深知那傢伙的喜好,或著應該說他總是順著自己的意思較為貼切。

 

回家的時候再問問他吧?反正自己休假的時候除了運動、待在家裡,似乎也沒什麼其他事好做。

 

※ ※※ ※※※

 

回到家中青峰將食材放到冰箱,準備好事前作業後立馬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久違的午休哪。

 

醒過來之後已經是接近傍晚的時間,扣掉先前的準備動作,讓青峰省去不少時間。

 

大約六點整的時間,青峰將最後一樣菜端到飯廳裡,脫下和自己完全不相襯,甚至是有些好笑的圍裙掛在椅背上。

 

過沒多久黃瀨打開大門的聲音傳入青峰耳中,雖然有些緊張但是他還是裝作鎮定的看著電視。

 

 「小青峰,我回來了唷。」黃瀨從玄關處朝往客廳的方向大喊。

 

「我有聽到開門聲,快進來吧。」青峰關掉電視,繞出客廳便瞧見正脫下鞋子的黃瀨。

 

「小青峰,今天怎麼說要回來吃?」

 「啊咧,怎麼有股……嗯,香香的味道。」

黃瀨在即將接近飯廳的周圍聞到了一股非常好聞的飯香,他靈敏的繞過青峰走進飯廳裡。

 

 「今天吃外送嗎?」黃瀨吞了口口水,剛才在工作時間經紀人問了自己需不需要先吃飯時,自己拒絕了,因為想起青峰的簡訊他還是乖乖挨著餓回來家裡。

 

 「是我做的。」語氣平板,回應黃瀨的問題。

 「咦?什麼?」有些意外地別過頭。

 「我說,這些東西是我做的。」重複第二次。

 「咦!這些看起超──好吃的東西全部都是小青峰做的?」繞到放有飯菜的桌前審視一番。

 「怎樣,有沒有感動啊?」一臉驕傲的昂起下巴詢問對方。

 「唔哇!我──何只是感動,根本實在太幸福了啊!」

黃瀨不敢置信的轉身看著青峰露出一副「想死嗎」的表情看著自己,問上了第二次,這次的回答理所當然的是一樣的結果,當他說出了「是我做的」時候,黃瀨實在感動的幾乎快要哭出來。

 

那樣的青峰,看起來根本和料理扯不上邊的人,竟然為了這樣的自己下廚,肯定是非常努力才能辦到的事情吧。

 

 「總之飯如果涼了就不好吃,快點吃吧。」

 「嗯!」

 

 「對了,難道小青峰看了那篇報導嗎?」眨了眨眼,明顯好奇地問。

「什麼報導,我不知道。」

 「才怪,小青峰一定看見了!」篤定的回答。

 

 「我非常的高興唷,小青峰為我做的事情。」

 

 

Fin

 

本來想要打機長黃瀨的,結果光是開頭就讓我卡了很久。

或著應該說牽涉到專業領域實在讓我頭痛wwww

本篇的青峰與其說是溫柔不如說是成熟吧w但還是很幼稚啦(跟火神相處時)

這篇是要送人的文章,因為已經送出去就乾脆地發出來了。

打著打著居然超果五千字,真是可怕的魔咒(爆笑)

 

雖然現在已經有點平淡(因為許多原因)但我還是很喜歡這對。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