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高尾和成Ver.

 

對「未來」兩個字感到迷惘,是每個人都曾經有過的事情。

高尾和成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關於未來的事情,畢竟那時自己也只是個知道打籃球的國中生罷了。

如果對於籃球的事情,他絕對有自信能夠說出很多,站在球場上的感覺,屏氣凝神的注視著敵人時,或是握緊球的力道、籃球表面的觸感,他都可以記得一清二楚。

所以高中選了有名的「秀德高校」,為了打敗曾經讓自己感到十分不甘心的人,綠間真太郎。現在想起來,高尾曾經想過兩人該不會是有某種孽緣吧?

 

「我想打敗的傢伙,現在就和我站在同個球場上。」當下真的是有種衝動想要大喊「開什麼玩笑啊!」的話,自己一直以來視為目標想要打倒的傢伙,如今成為了自己的隊友。

 

但是逐漸的,被這個自己曾經視為敵人的傢伙給受到牽引。

從「想要打敗這個傢伙」轉變成「想和這傢伙一起打籃球」,其實對方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更加喜歡籃球啊。

 

沙沙沙──

桌上擺著今天老師分發下來的「志願表」,高尾和成露出認真思考的表情。

沒有加以思考的就在第一志願上寫著斗大幾個字「和小真一起打籃球」,一會後或許是注意到自己的行徑,四處張望確認沒有其他人後,急忙拿起橡皮擦迅速的擦去表格上的字。

 

沒一會,志願表又變回老師發給自己時完好如初的樣子,空白的一片。

 

「到底在寫什麼啊我……」凝視表格許久後,高尾嘆了口長氣,一邊把玩手中的筆,完全沒有下筆的意思,最終還是扒了扒頭有些焦躁的將紙張塞進書包,迅速的收拾好桌面離開教室。

 

小真的話,大概已經填好了吧?志願表。

真想要偷瞄一眼啊,一秒也好!好想知道那傢伙到底寫了些什麼……

如果知道的話……自己一定也能夠做出選擇的。

知道之後究竟想要做什麼?』

 

小真會繼續打籃球嗎?還是會選擇升學呢?

讀哪所大學?是不是會離自己很遠?如果可以考上同一所大學就好了。

如果,大學也可以像現在這個樣子……就太好了呢。

 

「啊啊……結果是變成我在煩惱了嗎。」

 

於是,那張志願表被遺忘在書包的最深處。

每當高尾想起拿出來時,總是用著複雜的表情看著它。

第一次繳交時,高尾用忘記帶的理由搪塞了過去,一週後班導叫住在走廊上閒晃的高尾,告訴他必須盡快繳交才行。而高尾本人也只是笑了笑答了聲「好」。

這時他才又想起,那張空白的志願表自己壓根完全沒動過。

 

或許這種煩惱對別人來說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但高尾卻怎麼也開不了口問對方未來的去路。

是因為很奇怪嗎?還是怕對方會回答自己和預料中完全不同的答案。

 

「嗯,只是或許。我只是害怕從他的口中,聽見自己不想聽見的答案。」

高尾再度將那張志願表塞回書包,儘管班導催促自己快繳要想些理由呼巄過去有些麻煩,但還是無法好好下定決心啊。

 

綠間真太郎Ver.

 

綠間實在搞不懂,最近的高尾和成到底在搞些什麼。

首先是時常盯著一張紙發起長愣,或是講一些根本不像是他會關心的話題,社團練習的情況也是糟透了。

啊,對了。還有那傢伙最近的笑容,總是一副很勉強的樣子。

 

綠間真太郎在走廊上,突然被班導給叫住,困惑的朝向聲音源頭看去。

 

「不好意思啊,綠間。有看見高尾那傢伙嗎?」

「剛才還有看見他,怎麼了嗎?」

「啊,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只是想叫他趕快交「志願表」,班上同學都繳交的差不多了,他也拖了很久……」

「我會轉告他一聲的。」

看著班導逐漸遠去的身影,佇立在原地的綠間露出沉思的表情。

 

這麼說來,那傢伙的行徑開始變得詭異之前,似乎是在發出「志願表」的時候沒有錯,而且最近那傢伙老是旁敲側擊的,想從自己口中挖掘出什麼關於以後出路的話。

如果是這樣推論的話,絕對是和志願表離不開關係。

只是那傢伙既然想要問,就乾脆一點啊,老是擺出傻笑的模樣,迎合他人什麼的。

 

「嘖。」

 

第二次,綠間被叫住的原因。是因為高尾那傢伙在和人打籃球時,不小心沒注意到滾到腳邊的球,而踩上去跌倒的關係,貌似是扭傷腳在保健室休息。

 

「雖然我不知道他怎麼了,只是眼睛上頭的黑眼圈很明顯啊……貌似沒睡好的樣子,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對方露出擔憂的表情,一面拍了拍綠間的肩膀,話說完後便離開。

 

真是受夠了,那個傢伙,總能將我的思緒打亂。

 

 

高尾睜開眼後,映入眼簾的是保健室的隔間,布簾隨著風輕輕晃動著,外頭還可以傳來下課時學生們特有的嬉鬧聲。

高尾和成覺得很累,昨晚因為又在和志願表抗爭的關係,依舊徹夜未眠,但是那張空白的紙張依舊完好如初。

剛才和朋友們嬉戲打籃球的時候也是,總覺得沒有將心思放在上面,或許這是對自己的懲罰吧。

因為腳扭傷的關係,高尾想短時間之內部活大概只有板凳的份了。

 

「如果被小真知道了,他鐵定會超──生氣的。」高尾一面在心裡想像,對方八成會說「高尾你這傢伙!到底在搞些什麼啊?」諸此之類的話,然後開始在那裡說教吧。

 

「高尾你這傢伙!到底在搞些什麼東西啊?」急促的步伐聲,從布簾的縫隙可以清楚看見,那雙是綠間的鞋子。

 

「嗨,小真。」高尾露出笑容,向看起來貌似一路跑來的綠間打招呼。

 

「還有閒情逸致跟我說嗨啊,高尾。」

「弄成這樣是怎麼一回事?」

綠間雙手環胸,擺明要對方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儘管方才就從和高尾一起打球的朋友那裡聽見了事情原委。

 

「就是啊,打球的時候不小心跌倒了,抱歉……」

 

「我說你啊,有沒有想過,如果腳受傷會影響到很多人嗎。」

「老是這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或許沒想到原來對方是這麼看待自己,高尾怔上了幾秒。

 

「小真是不會懂的吧?我有多麼苦惱。」

『我因為小真的關係,有多麼的煩惱。因為我很笨,所以只能夠一直想,一直想。』

 

小真總是看起來總是遊刃有餘的模樣,總是走在我的前面。

在我好不容易跑到能夠並肩而行的程度時,你又走到了下個轉角處,總是想著……小真就算沒有我也無所謂吧,看起來很不像我很消極嗎?

高尾和成從一開始就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不是嗎!不要將你的想法加諸在我身上啊。我很怕寂寞,很希望小真總是在我身邊,其實我很任性的啊。

 

「因為我總是希望小真能夠待在我身邊,所以非常的苦惱!」

「小真什麼都不懂!大笨蛋!」

高尾也不管保健室是不是有其他人,就這麼大哭起來,像是把自己受到對方不平等對待的委屈全部發洩似的。

 

或許是因為沒想到高尾會有這般反應。

從認識這傢伙開始,對他的印象就只有滿臉的笑容,似乎從來沒有看過他露出除了笑以外的表情。

沒想到在那笑容底下隱藏著許多煩惱。其實也不盡然全是這樣,只是自己從來沒有去正視過。

 

「筆直的朝往我方向前進就行了。」

「一直以來,你不都這樣嗎。所以,不需要感到猶豫,高尾。」

也許是覺得有些彆扭,綠間將臉換了個方向,慣性地伸出手指輕推鼻樑上的眼鏡。

「趕快把扭傷治好,沒有你我會很困擾的。」

 

「小真……」

「其實一直想問你,志願表是填了什麼呢……」

見狀,高尾止住哭泣,高興地用袖口拭去淚水,露出往常的笑容。

 

其實根本不必要為了「未來」感到迷惘。

因為前進的道路,永遠就只有那麼一條,而那個人,必定會在盡頭等待自己。

 

Fin

 

大概就是在敘述對未來感到迷惘的高尾為主軸的綠高。

嗯……怎麼說,如果故事在拉長就又要變成中長篇了ryyy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柚子_________★
  • 花花(冒出)
    柚子來了來了wwwww我是真正的柚子不是冒牌(ry)
    段考考完了yooooooooooo!!!!!!!!!(爆)

    高尾好可愛wwww煩惱超久神毛的好萌(X)
    原本把綠間當敵人但現在卻把他當成好碰友的設定讚WWWW
    志願表神毛的就直接填「想跟小真一起打籃球」又沒關係啊啊啊!!!快啊高尾趕快再寫上去(不)

    然後結尾超有愛的 ^qqqq^/
    高尾啊你記得要帶拉車過去啊(欸)綠間絕對會在盡頭等著你去接他wwwww(←莫名喜歡看高尾一邊抱怨但又乖乖拖著載著綠間的車的景象)

    話說綠間你又傲嬌了一下 ^q^(別)

    -題外話

    花花我辦痞客邦了wwww不過文章那邊全空(被扁)
    我段考考480啦Whyyyyyyyyyyyyyyyyy
    表示分數被國文拉下來了QAQQQQ(←幾乎都錯成語題)

    花花萬聖節快到了,祝萬聖節快樂喔喔喔(灑柚子糖(?)


  • YOOO柚子子子!!!
    歡迎妳又來啦恭喜段考完了!!!成績如何ww

    高尾真的很可愛啊啊QHQ~~~小妖精!!!
    對啊作者真是太邪惡了這種過去讓人跟爆炸(暴動)
    志願填這樣實在太讓人感到害臊啦XDD絕對不敢交出去的!!!

    謝謝柚子喜歡結尾啊啊--
    居然又要拉車(大爆笑)他們可以互相換人載WW

    我就在想說是不是柚子又不確定XDDD我有把好友加進去囉//
    480已經很不錯啦哈哈哈 別難過!!!!!
    對啊萬聖節要到了萬聖節快樂!!!



    小花✿ 於 2012/10/30 23:25 回覆

  • 柚子_________★
  • 花花對不起我可以切腹去(#)
    原來那個車是用踩的不是用拉的我真的(痛哭(奏凱)

  • (大爆笑) 那個是踩的沒有錯啊只是有改過吧(?)
    改成可以用腳踏車載的這樣,我想←

    小花✿ 於 2012/10/30 23: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