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打籃球的日子,已經是很遙久的記憶了。

身體裡的每個細胞都在「享受」著籃球,全神貫注的投籃,若是那場比賽贏了,也會高興地大聲歡呼。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逐漸失去了這樣的心情。

 

──在那個人出現之後,似乎那種心情又開始復甦。

 

他總是露出專注的表情,傾注全心在比賽上,享受著籃球比賽。

雖然其中大概也包括想贏的執念,那人的身影在球場上穿梭,耀眼得讓人無法直視。

和黑子口中的「」不大一樣,他就像溫暖的太陽,守護著海常。

 

或許只有一點,羨慕黃瀨,因為待在那個有笠松幸男所在的海常高校。

 

初次見面時,是在比賽上,第二次碰面只是因為在校外碰見,之後逐漸的成了習慣。

無聊翹了課,特意繞到神奈川一代到處走動,說起來自己還真有種很閒的感覺啊。

 

「啊!」笠松看見眼前一派輕鬆的青峰大輝,渾身一僵微微瞪大雙眼。

 

「呦。」青峰當然不是很閒所以來到這裡,只是因為有點懷念對方的臉,僅此而已、根本不需要理由。

 

「青峰大輝!為何又出現在這裡了啊你這混帳!」笠松收回呆愣的表情,皺著眉頭看了眼手中的手錶,這時間一般的學生根本不可能在校外活動,何況桐皇高校可是距離這裡有好大段距離。

 

沒有經過太多思考,青峰轉過身向對方這麼說。「嗯……因為很無聊,所以翹課了。」

 

「不要因為這種原因給我翹課,快給我乖乖回去上學啊你!」聽到對方再熟悉不過的回答,笠松高舉手用力一敲對方的腦袋。敲對方頭的手疼的要命,但每次都想這傢伙的腦袋還真是夠硬,就如同他本人的性格一樣。如果用力敲他的腦袋可以敲醒這傢伙,大概會想拿顆籃球用力的砸在這傢伙的頭頂上吧。

 

「一直都知道敲下去會痛的吧,但還是每次都動手──」見狀,青峰忍不住牽動嘴角淺淺一笑。雖然平常也可以看見他對黃瀨動手,但青峰還是覺得這傢伙真的是很熱衷籃球的人啊!

 

至少他不會像自己一樣,感到洩氣。

對籃球感到絕望嗎?啊?還是自己應該這麼說嗎。嘛,怎麼樣應該都不重要。

 

「正準備去幫忙採買東西,要一起去不?」笠松扒了扒頭髮,拿起老師列給自己的名細看了一眼,向一旁的人詢問意願。

 

「怎麼?不勸我回去啦?」青峰挑了挑眉,心想對方什麼時候這麼好講話來著。

 

「就算勸了,你也不會乖乖回去吧?」笠松沒等對方回答,邁出新的步伐前進一邊回答對方的疑問。

 

「沒錯。」見狀,青峰連忙跟上,輕鬆地跨了幾大步、便追上笠松。

 

「唉。總是翹課,學校有那麼無聊嗎?」

「很無趣,反正只要按時繳交作業就沒問題了。」

「你這傢伙真的會寫作業嗎?」

「班上有朋友,借來抄一抄就好,有什麼困難?」

「剛才還相信你還會寫作業的我,真是沒救。」

 

──如果你希望我變成怎麼樣的人,我都會想辦法成為那種人。

這種話完全不像是那個「青峰大輝」會說出口的話吧。

如果這樣,會不會將一點點的目光放在自己身上,正視我這個人些。

 

「喂──我跑來這裡找你,會給你造成困擾嗎?」採買完東西後,兩人走在回海常高校的途中,沒頭沒尾的,青峰扔給了對方一個問題。

 

「啊?為什麼這麼問?」笠松有些訝異地抬起臉,對上青峰的視線。

「你這傢伙真的很麻煩,老是翹課,會讓我很擔心。」

「明明籃球打的很好,卻老是翹了社團活動,真是太浪費了。」

「你啊,打籃球感到痛苦嗎?」皺著眉頭,笠松看著對方。

 

曾經,只要待在籃球場上,就有一種被壓的無法喘息的感覺。

因為喜歡也因此而厭惡著這樣的籃球,沒有對手,怎麼樣都好,就算變強了又如何。

沒有意義啊。

 

「我啊,曾經很討厭籃球過。可是也沒辦法否定我喜歡它。」

「因為遇見了笠松你,有那麼一點點,開始越來越喜歡籃球了啊。」

 

「你這傢伙少說這種肉麻話啦!東西快給我!快點滾回去!」被對方所說的話搞得有些害臊,笠松垂下臉,迅速搶過青峰剛才幫忙提的紙袋,背對著對方。

 

「噗哧……」笠松一連串的反應,換來青峰一陣爆笑。

 

「笑什麼笑啊你!」笠松伸出右腳,往對方的小腿用力踹了一下,像是在掩飾自己感到害臊,提高音量大罵。

 

「痛、痛──!!」青峰被對方狠狠踢了一下後,反射性的縮回了腳,吃疼的叫了一聲。

 

『大概是因為有你,所以試著想要改變自己。』

也想要相信他曾經說過的話,不久以後的未來,一定能和你在球場上再次相遇吧。

 

Fin

 

啊啊啊原本只是想打點小品自耕也自爽一下ww

結果怎麼會變成這樣啊啊太可怕了青峰的詛咒XDDDDDD

繼上次沒買到本子而暴動的我,完全被P站的本子給踢進去了,很喜歡青峰+笠松的感覺啊。雖然八成會很虐Orzzz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