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皆為分開,無關聯性。

 


守真理

 

我總是不斷地在腦海中描繪出妳的身影

酒紅色及腰的長髮,群青色的雙眸裡映照出自己的身影,嘴角勾起淺淺的笑。

 

距離妳最近,也永遠觸及不到妳心房的我。一眼也好,請注視著我。

 

彷彿只要注視著妳,就能將滿溢的「喜歡」傳遞到妳的耳裡。

喜歡喜歡喜歡妳──』總是無法順利說出的話語。

 

「謝謝你,總是把我畫的這麼漂亮。」

 

並不單單只是因為總是注視著她,在腦海中描繪出她的身影。

在內心的某處,他還是希望她能夠更加注意自己。

儘管如此,他還是不想打破現狀。

 

她那頭美麗的長髮,總是隨風飄逸地模樣,因為心情愉悅而笑彎的眼,總讓自己傾心不已。

但那幅畫終究只是用色彩調融出擁有她樣貌的空格罷了。那裡並沒有真理亞的存在

 

 

「所以,這個就是所謂的『喜歡嗎』。」不同於覺對於瞬的感情,曾經連自己也想過,是不是哪一天也會像其他人一樣喜歡上「同性」。但是他無法喜歡上任何人,或許是因為自己內心早已被她給佔滿了大部分。

 

「我──」

 

想要觸碰她,擁抱她,親吻她。他想觸碰的是──更深層的,真理亞的心

 

Fin

 

 


覺瞬

 

十四歲的瞬和十二歲時相比,髮稍長了許多。

有時候會為了親吻對方,而伸手撥開礙事的瀏海。

瞬總會露出渴望更親密接觸的表情,擁抱自己的力道會加大,彷彿希望兩人就這麼融合在一起似的。自己將這一切,解釋成不安。

所以他總是一次又一次擁抱他,親吻他,在他的身體上烙下一個又一個專屬於自己的記號。

 

「覺。」瞬用著低啞的嗓音輕喚。

 

「還不睡?」覺轉身將臉正對著瞬,黑暗裡僅有一盞微弱的燈光可以讓自己看清對方的臉。

 

「嗯……有點睡不著。」湊近了瞬的胸前,瞬伸出雙手環抱住對方。

 

儘管對方瞬也沒說,但還是可以感受到對方的不安。

 

「快睡吧,我會在這裡。」覺用空著的右手順著對方的髮絲輕撫。

 

「覺,我啊──」

「嗯?有事嗎?」

「其實想想也沒什麼事,我們來睡吧──」

對於瞬欲言又止的反應雖然在意,但覺認為現在不是詢問的好時機,眉頭微微一皺,並不是因為對方沒有告訴自己事情而感到生氣,而是對於無法幫上瞬忙的自己感到氣憤。

 

他喜歡的瞬的笑容,因為自己的行徑而羞紅的臉,渴望著自己一切的瞬,是那麼惹人憐愛。

 

「不管如何,我都會在離瞬最近的地方。」

「所以,如果發生了什麼心煩的事情,一定要和我說。」

 

──瞬那泫然欲泣的表情覺深深感受到就算到了以後也無法忘記吧

 

Fin

 

一開始都還沒去補這部,多多少少也算是第八集有推一下

結果前面看的蠻開心後面ryyy(不解釋)

小說的結局捏看完了,該怎麼說我到底該不該繼續補QQQ(痛苦)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