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為CWT32推廣無料小報.

 

草薙所經營的「HOMRA」酒吧,是吠舞羅的人最喜歡聚集休憩的地點。

伴隨著人群進出,掛在門上的裝飾物,發出響亮清脆的聲響。

 

夏季,高掛在天上的太陽,彷彿要將人體內的水分蒸發的一絲不剩才甘願。

以為能抵抗過烈陽帶來的熱度,最終美咲還是選擇投降,將總是與自己行影不離的帽子拿下。儘管這頂

帽子是為了夏天所特別訂製的,材質較薄,但粘膩的汗

水讓頭髮濕黏黏地浮貼在額上,帽子沾上部份汗水著實讓人感到不適。

辦完事後,在回到HOMRA的途中,美咲差點被外頭的烈日給熱的倒在路邊。

 

「熱……死……啦!這種天氣有夠沒勁的。」美咲用手搧了搧風,儘管酒吧裡開放著冷氣,但體溫依然沒有辦法輕易地降下,美咲將半邊臉貼在冰涼的吧台上沒勁地咕噥著。

 

「美咲真的很怕熱呢,幫你搧風也沒有太大的效果吧?」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伏見還是露出寵溺的笑容揮動手中的扇子,替一旁熱得全身無力的美咲降溫。

 

「我才懶得和你吵……浪費我的力氣,等我體力恢復你就知道。」美咲轉過了頭,向正在幫自己搧風的伏見警告,最後又無力的轉回原本的方向。

 

伏見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美咲的個性他比誰都還要了解。單細胞、易怒的性格,一被誇獎就會害羞、不擅長應付女生、喜歡吃甜食、討厭牛奶……等等的。

 

「我說啊──如果把頭髮弄成這樣不是比較舒服嗎?」伏見放下扇子,走到對方的身後。然後在本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將美咲額際前方的瀏海整個往後一抓,綁成一個滑稽的沖天炮。

 

「哈哈……美咲,這頭還真是比我想像中的還適合你啊!」

想說也許會很適合所以隨手一弄,卻沒想到比想像中還要適合。伏見再次審視了對方一眼,最後止不住笑意放聲大笑。

 

頭髮被伏見弄過後,沒有瀏海貼住額頭感覺非常舒服。看到對方那令人火大的反應,美咲皺起眉頭,「臭猴子,你……」察覺不對勁,美咲迅速地從吧台椅上跳下,走到裝飾的鏡子前。「啊啊啊──伏見猿比古你這混帳!你給我好好待在原地!今天本大爺一定要讓你死個一百次!」

 

「嗯?這樣涼爽的感覺不是挺好的嗎。」伏見悠閒地喝了口特調飲料,單手撐著下巴,一臉興味的打量著眼前氣呼呼的人。

 

伸出手將美咲的髮圈拆下,伏見把對方頭髮翹起的部分往下一壓,向對方建議。

「不過瀏海會很悶熱倒是真的,美咲不考慮剪短些嗎?」

 

「的確是有些長了啦……但我現在完全不想踏出這裡一步。」美咲堅決反對走出酒吧,離開冰涼涼的冷氣。

 

「不然我幫你剪吧?修瀏海這種小事我還是辦的到喔。」

「哎?你行嗎?」

看著美咲瞪大雙眼一副訝異的模樣,讓伏見忍不住想欺負對方。「怎麼樣都比美咲自己動手剪好吧?」

 

最後決定接受伏見的提議,美咲跑去向十束借了把剪刀,緊盯著手中的鏡子坐在吧台的椅子上,一副緊張的模樣。

 

「美咲,放鬆一點喔──不需要緊張的。」伏見憋住了笑意,搭上美咲的肩膀揉捏了一下,試圖讓緊張得全身僵硬的對方能輕鬆些。

 

「少、少囉唆!我知道啦!」對於伏見的從容,美咲撇了撇嘴回應。

 

伏見移動到美咲的面前,微微彎下身湊近對方的臉。

喀嚓、喀嚓的聲音──在美咲耳邊響起,緊張的差點連呼吸都忘了。

緊張讓時間感覺像過了好久,喀嚓聲仍持續著,周遭除了剪髮的聲音以外就只剩下酒吧慢調的音樂,抿著唇的美咲終於受不了沉默,大幅度地擺動身體。「啊啊、到底剪完沒?」

 

「阿呀。」伴隨著伏見驚呼的聲音,美咲同一時間反射性地拿起鏡子查看。

因為美咲突然亂動的關係,導致伏見的其中一刀剪去了太多部份。

現在對方的瀏海彷彿被狗啃似的,慘不忍睹。

 

「伏見──啊啊啊!你這隻臭猴子!」

 

看著正在氣頭上的美咲,伏見舉起雙手,露出毫無惡意的笑臉,然後聳了聳肩回應。「這可不是我的錯喔,是因為美咲你亂動的關係。」

 

「也給我剪掉你那過長的瀏海!」美咲一臉生氣,手拿著剪刀大吼著,整個人就朝伏見衝去。

伏見也不可能像個待宰羔羊一樣傻傻的站在那,長腿一伸拔腿就跑。

看著美咲和伏見追逐戰就此展開,十束和眾人忍不住輕笑,出雲則擔心著酒吧是否會有什麼損傷,忍不住大罵「你們兩個傢伙要玩就給我滾出去!」

像這樣的情景在HOMRA裡是最常見的。

HOMRA,就是吠舞羅的家。

 

Fin.

 

此為CWT32猿美(伏八)推廣小報,非常感謝友人夏克繪製的封面和短漫,印了兩百多張第一天就被拿光

光了www   CWT33預計會有猿美新刊//敬請期待ry

 

,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