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間是個淺眠的人,只要有一點細微聲響都能夠吵醒睡夢中的他。就好比是現在,從房外傳來高尾拿著吸塵器到處走動打掃。

吸塵器特有的嘈雜聲,讓原本熟睡的綠間醒了過來,他緊皺眉頭,臉色難看,空氣中瀰漫著他散發出來的低氣壓。從門的縫隙可以清楚看見高尾忙碌的身影,躺在床上的綠間換了一個姿勢注視著。

高尾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是被吵醒的綠間看見對方所想的第一件事情。

 

仔細一看,發現房間的擺設和記憶中完全搭不上邊。綠間用單手支撐起身體,環顧四周的擺設。

桌櫃上擺著一個相框,綠間輕輕將它拿起,是和高尾的兩人合照。才想起來,兩人像現在這樣的生活在一起,已經有一段好長的時間了。大概是因為最近太累,睡昏頭的關係,剛才醒過來後才記憶錯亂。

高中畢業之後,他們同居了好長一段時間,這幾年來家裡的事情都是由高尾一手包辦,休假日裡綠間則是偶爾會幫忙一起打掃。

 

這樣的畫面說起來也很奇妙,以前醒過來走出房間之後,第一個會看見的是在家中到處走動打掃的母親、以及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的父親,然而現在那些景象全部被高尾取代。一時間也說不上來這種感覺,就是非常奇妙。

同居之後,兩人偶有爭吵,通常沒一會兒高尾就跑來嚷著要合好。

--情人節、生日,聖誕節的時候,高尾總會特地做蛋糕慶祝這些日子。

 

「好累……」從剛才綠間一直覺得眼皮非常沉重,頭有些暈暈沉沉的,用力地閉起眼再睜開、也還是無法好好清楚看見。掙扎了一會之後,綠間乾脆作罷,決定闔上眼再稍稍休息一下。

 

高尾從門外聽見了細微的聲響,正好走進房間內。

不確信的往床邊的方向走去,高尾出聲詢問:「啊勒、吵到小真了嗎?」

剛才在房外聽見了,雖然音量非常的小,但的確是綠間說話的聲音。

 

看著綠間的睡顏,高尾嘴角不自覺的上揚,慣性的將棉被拉起蓋妥,收回手的瞬間不經意的觸碰到綠間的額頭,高尾驚嚇地站起大叫:「唔哇!小真的額頭好燙!得快點退燒才行……」

 

 

綠間已經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他總是在我身邊」這種想法。僅僅只是看見高尾的笑容,便感到很安心。

一開始加入籃球部的時候,後來才發現原來高尾也被分配在同一個班級裡,演變成對方老是跟在自己身後跑這種狀況。

小真這種親暱的稱呼也是,除了黃瀨涼太曾經取過的小綠間以外,沒人這麼叫過自己。

高中時代,高尾聽取了自己一些胡亂的要求,本以為他會拒絕,沒想到卻都一一達成。興趣方面高尾也都瞭若指掌,早晨占卜、幸運物等等。

就連在決定畢業之後的出路,也不斷吵著:「小真要去讀哪所學校?繼續升學嗎?還是要就業了?」

他們總是很自然的就走在一起,演變成交往的狀態是從來沒想過的。上了大學之後,他們在校外附近租了一間套房,展開了同居生活。光是整理兩人的行李,就花掉了整整第一周。

「說到底會整理這麼久,都是因為小真奇怪的幸運物啦!」高尾指著綠間腳邊堆疊的些未拆封的箱子抱怨。

 

那時候的確發生了這種事情,光是整理那幾箱就耗盡了一整天。高尾的抱怨並沒有持續很久,大概只吵三分鐘就放棄了。

同居之後也發生了不少事情,也讓綠間發現了不少在學校裡沒見過的高尾各種面貌。但是對韓國泡菜喜愛的程度,也讓人不敢恭維。高尾總是喜歡在吃飯的時候配上它,綠間有時候會想對方到底在吃泡菜還是在吃飯?

像這樣只有兩人的生活,已經持續好段時間了。

 

 

感覺到有什麼冰冰涼涼的東西觸碰到自己的皮膚,綠間緩緩睜開眼。

 

高尾擰乾手中的毛巾輕放在綠間頭頂,高興的說:「啊,小真終於醒了!」

 

「我怎麼了嗎?」綠間覺得自己的身體異常沉重,比早些時間醒來時還要讓人頭暈目眩。

 

高尾湊到綠間臉邊,雙手撐著下巴鼓著臉看著對方:「是感冒。早上的時候,嚇死我了你知道嗎?突然發現你發高燒……」

 

綠間看著高尾變換各種表情自顧自開始說起話來,雖然因為昏昏沉沉的無法仔細聽見每句話,不過可以從他皺著眉頭的表情裡感受到他擔憂的情緒。

 

「你總是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噗哧!小真難得會說出這種話呢,難道是因為生病了嗎?」

「少囉唆。」

「小真說的話不是當然的嗎!有你在的地方,就有我。」

 

Fin

 

啊啊,雖然過了好幾天,但這篇是要送給朋友的生日文。

洛桑生日快樂!!←已經過啦ry

 

大概就是一個綠間發現到高尾總是一直在他身邊的故事 ←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