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火焰給覆蓋上醜陋傷痕的印記,總是不時的刺痛著。

伏見清楚的知曉,傷口傳出的疼痛感,並不是單單只是肉體上的痛。

 

 

「喂,猴子!回來吧!只要你肯回來尊哥一定不會介意的……」

 

「哈哈……這真是笑話。」

「你知道這代表了什麼嗎?我現在可是你最討厭的Scepter4的成員喔?」

伏見聞言忍不住捧腹大笑回應。

該說對方是天真還是少根筋,怎麼說……從那時候開始就毫無改變啊,就連自己討厭的個性也是。

為了離開你的身邊,我可是使勁全力喔?儘管如此,你還是什麼都沒有改變。

 

「你說,要我回去對吧?」伏見一面逼近美咲面前,「美咲你究竟要我『回去』哪裡?」句句帶刺的回問對方。

 

對上美咲緊咬著下唇一副自己說錯話的表情,伏見享受的注視這一切。

對,繼續因為你的愚蠢,感到痛苦吧──因為我,伏見猿比古,更加地感到痛苦吧。

 

吠舞羅,對我來說不過只是個阻礙罷了。

美咲是不會懂的吧?不對,是你根本從來沒有理解過吧?

 

明明是美咲你,將我從那黑暗的深處給拉出來。教會了我,各種的事情,第一次覺得有朋友不是件壞

事。

高興的時候可以一起大笑,難過的時候你會努力帶給我歡笑。一直以來,待在你身邊的人不是我嗎?

不是我嗎、不是我嗎?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

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啊!

你說我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人,但是為什麼?

我會獨自一個人留在這裡?你要去哪裡?為什麼要離開我?

只有我和你不是就夠了嗎?為什麼,要到我所不知道的世界裡?

我們是好朋友對吧猿比古?」

像是某種詛咒一樣,不斷的束縛自己的話語。

 

我一直在尋找,可以贏過那傢伙的地方。

可是不管怎麼找尋,都發現,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的事實。

美咲很高興吧?可以獲得同伴,種種的歸屬感。覺得自己是「必須」的。

既然如此,也不再需要我了吧?

 

「我可以回去的地方,已經和美咲不是同個地方了。」

 

 

手機預先設定好的鬧鈴聲響遍整個房間,伏見伸長手到處摸索,卻沒如預期的觸碰到手機。

因為實在太吵,伏見逼不得已起身尋找,嫌麻煩地說:「麻煩死了……」

拿起手機將鬧鈴解除,一面憶起剛才的夢。

「做了個討厭的夢啊。」

伏見扒了扒睡亂的髮,放下的手機,螢幕從亮轉為暗,桌布的設定,從那時候開始一直都沒有改變。

和美咲的合照。儘管幾次下來想變更,但卻換不到幾秒就又改了回去。

「嘖。」

 

儘管到了現在,你依舊還是聽不見吧?我呼喚你的聲音

獨自一個人被留在原地,是多麼令人感到寂寞,也來試試看吧?

 

Fin

 

看到WB上別人分析的伏見真的是忍不住敲了一下

之前有敲過,其實伏見一直希望回去吠舞羅的妄想,真的是把我內心腦補的妄想都給說出來啦XDD

其實希望回去的人一直都是美咲,這點真的是讓我超級+1!!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