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尾知道綠間喜歡在一些小事上吹毛求疵。礙於手感的問題,左手總是會小心翼翼的纏上一層繃帶。

儘管兩人交往以後,也只是忍住想要觸碰那雙手的念頭,因為不管是擁抱或是牽手的時候,對方總是會

先伸出右手,這讓高尾實在無法說出心裡的想法。

 

如果突然說出:「可以換左手嗎?」這樣場面一定會變得非常尷尬吧,所以高尾無法輕易脫口而出這句話。

 

高尾喜歡花時間研究綠間的手,就算被對方當成無聊的舉動也無所謂。

他在心裡默默評價那雙手,總覺得太過纖細,卻又不像女孩子般柔軟,細長的手指骨節分明,而他喜歡

被那樣的手觸碰,綠間手心略低的溫度貼在臉上十分舒服。

每次的親吻都讓高尾感到心跳不已,雖然只是持續了幾秒鐘的一個吻。畢竟是那個綠間啊,才有種兩人

真的在一起的「真實感」。

與其說是執著在左手上,不如說正因為綠間很重視左手,所以自己能觸碰對方的左手才有種這是專屬於

自己的特權的想法。

──啊啊,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這種想法?

果然人只要談起戀愛就會變的自私,正因為喜歡所以想要獨占對方的一切。

同時也喜歡那帶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喚著「高尾」的時候,甚至有種衝動想要將其錄音下來,每天聽上

好幾次。

 

 

最近綠間注意到高尾老是對著自己傻傻的笑著,讓人感到有些困惑,雖然這傢伙平常就是這副模樣。

和高尾交往之前,對方就知道自己過度保護左手的理由,當然自己也不是非不能被碰觸不可,只是因為

習慣罷了。

每當自己朝向高尾伸出手的瞬間,左手總像是無法移動似的。但對方也不會因此而鬧脾氣之類的,就只

是用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注視自己。

籃球部活動結束之後,兩人依照慣例一同走在回家途中,綠間瞥了眼身旁的高尾一如往常,最近開始發

現高尾身高稍微長高些,髮稍也長到隨風飛舞的長度,雖然外在開始逐漸在改變,但是每當他笑起的瞬

間,綠間知道「他依舊是那個高尾和成」。

──如果要改變的話,自己是否也開努力的踏出第一步才行啊。

 

綠間將左手提的書包換到右手,解開左手的繃帶收回口袋內,繞過高尾身邊伸長左手牽起對方的手。

 

「哎、哎──?」

「小真,平常不是都用右手嗎?左手可是有關於手感喔,不用太在意我也沒關係的。」

「今天巨蟹座運勢是無敵的。所以無所謂。」

愣了愣,高尾垂下眼,苦笑。伸手推了推眼鏡,綠間早已看慣高尾臉上的笑容,理所當然知道那僅僅

是不想讓自己擔心的藉口罷了。

 

「所以,以後也不用擔心,懂嗎?牽手什麼的。」

「……嗯。」

綠間的手心所傳來的非常的溫暖,和高尾想像中的一樣。

 

「我啊,最喜歡小真了。」

能夠這般快樂的過著每一天,一定是因為有你陪伴在我的身邊。

 

Fin

 

去年本來要和朋友弄的無料,因為一些關係沒弄成 ←

九月份打的現在看有點恥XD 把每篇字數壓在兩千以內真不是我的常項(爆)

我這個人就是怎麼打都爆字(抹臉)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