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館後方的舊校舍頂樓,是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

因為有些年代加上久未使用的關係,幾乎沒有人會出現於此。

所以只要八田美咲一有時間或著是翹課的時候,都會跑到這裡來。

他喜歡吹風,無拘無束地大字型躺在水泥牆邊的陰影底下,彷彿還能夠近距離聞到陽光的味道似的。在

這個空間裡,沒有人會來打擾自己。

 

原先應該是這個樣子的,直到那個傢伙在這裡出現為止。

憑藉有些模糊印象,美咲沒一會便想起杵在頂樓門前的人,正是自己的同班同學。伏見猿比古。

 

「嘖。」看見頂樓被佔據之後,伏見看似不悅地皺起眉頭,頭也沒回的轉身離去。

 

原先還呆愣地躺在水泥地上的美咲,彷彿還能夠從尚未闔上門的縫隙間,聽見對方那句十分微弱:『真是不走運』的話。

 

一開始美咲並沒有多想,只是有了第一次的巧合之後,開始注意起伏見在班級裡的狀況。他和自己並不

一樣,自己是屬於被人疏遠的類型,而他與其說是被疏遠……不如說是單純的孤僻吧?看起來完全不想

和人打交道似的。

 

第二次在頂樓遇見的狀況,是美咲正翹掉體育課,待在頂樓玩新發售遊戲的時候。老舊的大門被推開

時,總是伴隨刺耳的摩擦聲,不意外、出現的人是伏見。

兩人互相凝視持續僵持了幾秒鐘,伏見依舊惜字如金,什麼也沒說掉頭就走人。

「奇怪的傢伙。」這是美咲最初對於伏見的評價。

 

第三次,則是在中午用餐的時間裡,兩人在前往舊校舍頂樓的路上的巧遇。伏見似乎原先想裝作沒看見

自己,直到僅只剩下拐個彎便抵達體育館時,他終於停下了步伐。

看起來似乎又想轉身走掉了,美咲心想著。

 

身體卻比大腦先有了動作,美咲捉住了伏見的手腕,阻止對方的離去。「喂,你也要去頂樓對吧?」

 

「原本是。」

言下之意就是『現在不是』的意思嗎?這傢伙說話還真是不客氣吶。

 

「你不喜歡待在班級裡對吧?因為總是很吵。」

「我也是哦。」

根據幾日下來的觀察,即使到了下課時間,伏見也都不會和班上的人有互動,像是很不喜歡待在人群之

中一樣,老是擺著一臉無趣的表情。明明和自己不一樣,並不是被『畏懼』著。

「反正頂樓大不了也只有我而已,就一起去吧?」

「但你很吵啊……。」聞言,伏見忍不住皺起眉頭,毫不領情地回答。

「哈!你還是第一個敢這麼直接說我的傢伙,真是有趣啊。」

「奇怪的傢伙。」

「呿,你不也是奇怪的傢伙嘛。」

 

那次之後,原本屬於『我』的世界,因為有了你的加入,而變成了『我們』。

而我、不討厭這個小小的改變。

──那是,我們的相遇。

 

Fin

 

試著腦補了一下,初中時代的妄想。

雖然想把美咲打得在火爆一點,但想了想還是稍微收斂了一點。

因為被當作不良少年的關係,總是一個人的美咲,以及習慣獨自一人的伏見。

大概就是這種腦補下的設定。

好喜歡初中的兩人啊。至少沒有十九歲那麼虐感(雖然是小孩子程度的吵嘴就是ww

最近都在打K only的新刊,膩感整個是隨著時間上升啊(痛一百)希望我還有機會可以

擠出閒文(腦袋炸裂ry)

 

,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