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大我 Ver 

 

喜歡上黑子哲也這件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在不知不覺間演變成交往中的關係。

儘管沒有花上太多時間認真思考過這件事情,但那對自己來說,就像呼吸一樣是「必須」的事。

籃球部的社團活動結束後,他們總喜歡並肩行走在一起。沒有特別的計畫時,通常兩人會去MAJI聚餐,

黑子總在點了一杯香草奶昔後,靜靜地坐在自己對面的位置。自己會像是餵食動物一樣,拿起套餐附贈

的薯條往對方嘴裡一塞。

 

「每次都喝奶昔不膩嗎?」停止餵食的動作,咀嚼嘴中的漢堡向對方詢問。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成不變,黑子對香草奶昔的執著還真不是一般等級。

 

「就像火神君每次都吃漢堡是一樣的吧。」黑子吸了一口奶昔,一如往常地回答相同的答案。奶昔和殘留的薯條味混雜在一起,在嘴裡形成一種很微妙的對比。

 

「那是因為來到這裡就是要吃漢堡啊。」一瞬間,像是領悟什麼似的。

「但我跟你不一樣,你不管到哪裡都想要點奶昔來喝吧?」

「香草奶昔可是我一天的活力來源呢,火神君。」

火神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認真聽著對方解釋。黑子對於香草奶昔的執著,從認識開始便領教過了。接著

他拿起黑子硬是幫自己點的香草奶昔,僅吸上了一小口便忍不住皺起眉頭,甜膩的味道在嘴中蔓延。

像現在這樣每天和黑子一起上學、打籃球,在MAJI吃東西,送對方回家。明明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但

是卻覺得沒有什麼可以比現在還要幸福的時刻。

 

冬天時,他會牽起黑子因為曝露在寒冷中而變得蒼白的手。對方因為這樣的舉動,被凍紅且刺痛的雙頰

泛起淡淡的粉紅色,像是為了掩飾般還會不自然地縮了縮脖子,看起來非常可愛逗趣。

「非常感謝,火神君。」拉高圍巾的高度,黑子垂下臉,回握住對方的手。

「在這種時候,不需要用什麼敬語吧?」

「嗯……說的也是呢。」

趁著黑子低頭思考的瞬間,火神彎下身,輕輕的在他唇上落下了一個吻。黑子的臉上也出現了少見的慌亂,但卻沒有推開對方的意思。

 

──希望對方能夠一直留在自己身邊,並非光與影的關係,而是更加強烈的羈絆,好比說「戀人」。

 

Fin

 

 

 黑子哲也 Ver 

 

因為剛才和火神一對一的關係,全身筋疲力盡的黑子坐在板凳上,看著對方持續做出投籃的動作。自己

非常羨慕火神的身高,骨節分明的手指握著那顆橘澄澄的籃球,朝向籃框拋出一道美麗的拋物線。十分

地喜歡,專注在籃球上的火神。

所以自己必須變得更強,他想要站在那個人身邊,成為能將其突顯的影子。

 

向還在球場上神采奕奕奔跑的人說:「火神君真的都不會累呢。」和火神在籃球場上追逐了幾回後,黑子氣喘吁吁地大口喝著水。

 

「根本不會感到累啊,是你太沒體力了!」看了眼場外有些虛脫無力的黑子,火神一笑,把毛巾蓋到對方的腦袋上。

 

「請不要拿我的體力和火神君相比。」對上精力旺盛的火神,黑子忍不住嘆息。

在夏季的假日裡,兩人總會相約在公園附近的籃球場。這是對彼此而言最適合打發時間的活動,兩個人

著打著,轉眼間就到了傍晚,雖然最後都演變成自己在場外看對方,但是黑子一點也不會感到無聊。

 

從那天開始算起來,兩人交往已經滿二個月了。

起初的時候,連和對方牽手都會感到不好意思,畢竟以前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

黑子回想起會開始注視起火神大我的原因,對方看起來粗枝大葉,明明是個笨蛋,卻總是能在場上鼓舞

大家,而自己也漸漸的被對方吸引。

青峰是道耀眼奪目的光,卻又刺眼的讓人無法直視他,他的光裡即使沒有影子的存在,一定也沒問題

吧。

但火神不同、他的光像是能夠包容一切的柔和,讓自己有種安全感,而且是被需要的。

在籃球場互鬥到筋疲力盡時都已經夕陽西下了,這時的他們總會到附近四處繞繞,尋覓能讓火神大快朵

頤的小吃餐館。

 

◆   ◆   ◆

 

盛夏的季節裡,伴隨著嘈雜蟬鳴聲,籃球場傳出球和籃板碰觸的聲響,球鞋在球場上來回奔跑的聲音,

這些都像是他們交談的言語一般。

當初兩人在一起的原因,其實根本不需要加以思考。他喜歡火神大我這個人的這件事情,是無庸置疑

的。

如同時間不斷流逝般,所累積堆疊的喜歡遞增著。他想要,一直待在這個男人身邊。

然後,就這樣,兩個人一起走下去,永遠永遠。

 

Fin

 

幫朋友打的火黑茶會的小報,回想起來已經是去年打出來的東西了←羞恥PLAY意味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