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了一種病,一種只要不戀愛就會死掉的病。』

 

 

作為一個人類的我,僅僅是個空殼般的存在。

所以,我必須想盡辦法填滿自己。為此,我得繼續戀愛下去,啃食名為「愛情」的糧食,才能夠得以苟延殘喘的存在於這個世界。

 

而那個人是男生也好,女生也罷。對於我來說性別根本不重要,只是單純的想要有個人陪伴在自己身邊罷了。

女孩子很可愛,在說著愛我的時候,注視我的眼裡充滿愛意、閃閃發光的,那模樣十分惹人憐愛。像是美麗的藝術品一樣。

男孩子所帶給自己的感受又是截然不同的,好比說是接吻、擁抱的時候。對於他們來說,表達彼此間愛意的方法,最直接的方式是肉體間的關係。和女孩子不一樣,即使射精在體內也完全不用擔心會有孩子,這點的確對於自己來說十分方便。

比起主動的那方,自己更喜歡成為被動的那一方,疼痛裡總是伴隨著強烈的快感,那時、我才有『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真實感。

 

我是無法獨自存活在這個世界裡,人類都是孤獨的,所以我、渴望著被人所愛。

 

01

 

可愛的女孩子固然讓人心情愉悅,但是糾纏不清的女人,卻也令人厭惡。

支撐我活下去的是名為「戀愛」的情感,那其中包含著十分豐富的濃烈情感。好比說:心動、忌妒、還有分手時所衍生出的──憤怒。

 

對於我提出分手的要求,原先她還能夠保持從容不迫的笑容,最後也只能像往常那些人一樣,歇斯底里的大吼。「像你這種人……像你這種人根本不會了解的吧!那種心痛到像是快要死掉的感覺!」

 

「不,想了解那種感覺,其實一點也不困難。」拿起為了方便切水果而擺在客廳桌面一隅的水果刀,握緊把柄處的部份,輕鬆地在手腕處劃上一刀。沒一會,白皙的可以看見血管的肌膚上出現一道清晰的血痕,血液就像是裂開的寶特瓶罐漏出飲料一樣湧出。

 

「想要體驗那種感覺一點也不困難不是嗎?」

『對我來說,像是空殼一般的活下去,才是跟死人沒兩樣。』

 

她用著不敢置信的表情呆愣的看著,似乎完全無法理解自己這麼做的原因。隨後,想也沒有多想拿起掛在沙發上的外套、包包,衝出大門。途中似乎還撞倒了什麼東西,造成巨大的聲響。

「呀──!」

 

「喂、妳──」奪門而出的瞬間,她撞上了迎面而來的人,即使如此她還是沒有停下動作,繞過對方,往轉角處的樓梯跑去。

 

呆愣在門口的人凝視著敞開的大門以及奪門而出的女人,對於這樣的場面早已見怪不怪,但還是有些擔的脫下鞋走進屋裡。

結果和他所擔心的一樣,才剛踏進客廳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得倒抽一口氣,沾滿血被扔在一邊的刀,衣服有大半邊都沾染上血的椿正坐在沙發上。

 

因為最近沒有回家的關係,所以有好久沒有見到住在隔壁的青梅竹馬。椿姑且舉起了手露出笑容向他打聲招呼:「呦。這不是小悟嗎?」

 

「呦什麼呦啊!你為什麼還可以一派輕鬆的坐在這裡啊?」悟沒想到對方會有如此沒神經的反應,一點也沒想到他現在可是處在什麼樣的狀況似的。

 

「本來想要隨便用什麼東西包紮止血一下,但是好像因為血一直止不住,有點貧血所以頭暈目眩的。」相較對方激動的反應,椿倒是完全沒有緊張意識。

 

「你為什麼總是這麼胡來啊?我揹你去醫院,快點上來!」纏上好幾層布,總算是勉強止住血繼續流下,小悟才在對方面前彎下身,催促還呆坐在沙發上的人。

 

小悟的聲音,總覺得好懷念。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小悟,是絕對不會背叛我的,我相信也只有小悟是最懂我的。他是──我最重視的人

 

02

 

雖然渴望著被愛,但是我並不喜歡因此被誰給束縛住。因為我就是我,是有自我意識的存在,並非物品。

所謂的戀愛,指的是:只要一旦被誰給需要,就會變得只為了對方而行動、無時無刻想著那個人的事情,傾注所有的愛意。

雖然我享受著被誰需要的感覺,但卻不想因此放棄更加美好的東西。

 

椿有個習慣,只要有了新的情人時,就會乾脆搬到對方家裡,因此很少回到自己的住處,除了偶爾回家拿些換洗衣物以外。

 

「你剛才對別的男人拋媚眼了對吧?」回到住處後,男子露出非常難看的表情,甩開緊握椿的手。

 

「如果你是這麼想的,那就是。」椿並沒有因為對方難看的臉色而說些討好的話,反而是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自己十分清楚,他臉上表情的意思。那是──因為『忌妒』而扭曲的表情。

 

「為什麼你不反駁?我不准你在我面前對別的男人笑!」

沒想到對方的反應竟是不如自己的預期,連反駁都沒有,他憤怒地捉著椿的肩膀猛烈地搖晃。

「你是我的、你說過你是愛我的不是嗎?在床上的時候我們也很合拍不是嗎!」

 

「不,我的確是愛著你哦?但也只是這樣而已。你已經無法帶給我更多的東西了,這也意味著我們之間的結束。」沒想到平時一向溫柔的人,現在會像是女人似的在自己眼前歇斯底里般的大吼大叫,椿被眼前的景象給逗的發笑。

 

「不可能!我是不會和你分手的!你作夢!」

 

「認清現實吧?我們已經玩完了,要是繼續糾纏下去也只是讓你更難堪而已。」聞言,椿僅僅用憐憫的表情注視著對方。既然是個男人就乾脆點分手啊?自己現在只想趕快回家舒服的睡個覺。

 

「混蛋!」

 

伴隨著一聲低吼傳入椿的耳裡,下秒他便用雙手使勁掐住自己的頸部。

「怎麼、你現在是想要掐死我嗎?」

「呵呵……如果只是這樣子還遠遠不夠,光是這樣子是完全無法讓我死透的喔?」椿將雙手輕輕覆蓋在對方的手上,嘴角露出意味深長的笑。

 

「瘋了、你真的是瘋了!真他媽的有病!」明明是被自己掐住的情況下,椿的笑容卻令人頭皮發麻,他立即鬆開了手。為什麼他從來沒有注意到過?眼前這個因為長相美麗而讓自己瘋狂上愛上的人,此刻臉上的表情根本完全不像個正常人。

 

椿站起身走向鏡子前審視一番,用手指輕撫過被對方掐的發紅的部位。

「真是個沒禮貌的人啊……」

該說的話也說完了,椿稍微整理被他給扯亂的衣服、頭髮,轉身往大門的方向走去,離去前還不忘向呆站在床邊的人道別。

「對了,我放在你家的東西看要扔掉還是怎麼樣都無所謂,掰啦。」

 

拿出口袋的手機,椿點開電話簿裡唯一的號碼,撥出。

『我在OO這裡,沒力氣了走不動也回不了家啊──吶、小悟快點來接我。掰。』

 

03

 

前些日子,因為前女友的一句話,在完全沒有控制力道的情況下,拿著刀子往自己的手腕劃下了一刀。

即使到了現在,我還清楚記得當時的感覺,溫熱的血液、從這副軀體──像水一樣流洩而出。冷眼旁觀著象徵生命的血,正在不斷流失的畫面。

如果──我就這麼死去的話,會變得如何嗎?大概、什麼也不會改變。

 

自從那次被小悟硬拖到醫院包紮傷口之後,椿便沒有再踏入醫院,儘管護士小姐再三建議要回到醫院換藥。

椿實在不怎麼喜歡醫院,因為那裡總是到處充滿刺鼻的藥水味。只是每回都說不過小悟的關係,所以去醫院的次數也頻繁地增加著。

事後,椿嘗試著拆下繃帶換藥,但礙於自己受傷的部位是慣用手,光是抹個藥都能夠花上好長一段時間,更別提包紮傷口或是纏上繃帶這類複雜的動作。

 

「椿,我叫了你很久了。」

按了門鈴許久也不見有人來應門。因為有從椿的手裡拿到備份鑰匙的關係,小悟才用了備份鑰匙打開

門。沒想到才剛走進客廳裡,就看見跪坐在地毯上的椿,以及散落一地的繃帶捲、急救箱裡的物品。

屋裡凌亂的樣子由不得讓人驚呼一聲。

「哇──!這爆炸性的混亂場面到底是怎麼弄的?」

 

「包紮傷口。」椿這時才停下動作,抬起頭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人。

 

「……護士小姐不是有交代要回醫院換藥嗎?我就知道你又沒去了。」早已了解椿的個性,要不是當初自己硬是架著他去醫院,對方大概會就這麼繼續放任手腕上的傷而血流不止下去吧。「來。」向對方沒輒的嘆了口氣,伸出手示意要對方將受傷的手湊過來。

 

「?」椿偏過頭,一臉不解的盯著對方。

 

「手過來啦。反正你一定又不想去醫院了對吧?換藥這種小事我還是辦得到的。」這回小悟並沒有等到椿做出反應,他拉過對方的手,從急救箱拿出藥水、新的繃帶等物品開始準備進行包紮的動作。

 

「小悟真可靠呢。」見狀,椿露出淺淺的笑容。

 

「雖然我並不想因此得到你的誇獎,但這都是拜你所賜。」小悟一面處理椿的傷,一面想著這樣的情況,好像從小時候開始就很常發生了。

 

看著對方熟練的動作,椿一臉享受的說:「小悟的手真巧,就像是魔法師的手一樣。」

 

「都幾歲的人了,還說這種話,你都不會感到害臊嗎?」這傢伙不管到了幾歲都還是這副天真的模樣,完全沒有危機意識,和小時後完全沒有兩樣啊。小悟在心裡這麼想。

 

「這是發自內心的稱讚哦,小悟。」

「算了,和你多說也沒有用。」

 

將繃帶打上結後,包紮終於結束。小悟想起前幾天從椿口中得知事件的原委,原先自己還以為是奪門而出的女孩傷害了他,沒想到事實卻完全相反,完全是本人自己動手的……。「你啊、為什麼老是這麼胡來?」

 

「小悟,所謂的戀愛啊……不就是要轟轟烈烈的嗎?」椿滿意的將纏著繃帶的手高舉審視一番,換了個姿勢回答對方的問題。

 

「你這扭曲的價值觀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小悟完全搞不懂,椿口中所謂的轟轟烈烈的定義到底是在哪裡。

 

「別老是讓阿姨擔心啊……因為你的電話打不通,最近她時常會打給我問起你的近況。」小悟實在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每回都變成傳聲筒。

 

「好──啦──」椿強制中斷對方想繼續說下去的話。

 

見狀,小悟板起臉,用手指著椿的鼻子說:「你每次露出這種表情,就是在敷衍我的時候。」

 

「喔喔,被小悟發現了!」椿露出稍微吃驚的模樣,隨即又恢復了一慣的表情。

 

「笨蛋!別每次都想敷衍我啊!」本來想花點時間和椿說些他母親很擔心他的事情,但口袋的手機卻剛好在這時候響起。「我還有事先走了,明天再來幫你換藥。」

 

「小悟──路上走好──」椿看著小悟匆忙的模樣,舉起手向他道別。

 

「啊……好空虛、好寂寞。」

「我得繼續『戀愛』才行,若是能夠將『這裡』填滿的話。」

我就不會感到寂寞了吧?一定──

 

04

 

小悟是我的青梅竹馬、我的摯友、我最重視的人。

 

來到新住處之後,基於禮貌的份上父母帶著自己登門拜訪隔壁的新鄰居。按了門鈴之後站在門前等待,

過了一會、伴隨急促的跑步聲大門被打開來了,前來應門的是看起來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小孩子,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景。

當天晚上,因為隔壁鄰居的熱情邀約,父母留下來一同共進了晚餐。晚餐時間結束後,新鄰居的小孩上前來向自己搭話,剛開始還有些緊張,但是因為對方和善的笑容,因此讓自己放鬆了不少。

 

「你好,我是小悟。你的名字呢?」

「椿……是我的名字。」

 

而後,父母出遠門工作的日子,便會拜託小悟的父母照應自己。從那時候起,小悟的家就像是自己第二個家一樣。

小悟就像是自己的哥哥一樣,總是溫柔的照顧自己。好比自己在學校被欺負的時候,他會替自己打抱不平,甚至因此還和人打上一架。

──從那個時候起,小悟就一直在我的身邊。

 

「最近我可能會很忙,沒什麼空陪你。」小悟手裡拿著手機一面回覆訊息,一面向坐在床鋪上的人這麼說。

 

「很忙?社團的事情嗎?」因為對方的話,椿才注意到最近小悟的確來自己家的次數減少了。

 

「不……其實是因為我交女朋友了。」一提到關於女朋友的話題,小悟免不了嘴角上揚。

 

「女朋友?」椿一臉意外的看著對方,畢竟從來沒聽小悟提起過隻字片語。

 

不好意思的扒了扒頭,小悟露出少見的羞澀笑容解釋:「是社團的經理,本來想在畢業前和她表明心意,卻被她給搶先了。」

 

「哦──是那個小小的,看起來很努力的經理。」椿對小悟口中的經理有些印象,因為每次去社團找他的時候,總會看見她忙碌的在場上穿梭的身影。

「她和小悟很相配呢,真是太好了。」

 

「笨蛋!椿的話一定很快也能遇上的,因為你是個好孩子啊。」小悟愣了愣,沒想過椿會露出這樣的表情,接著伸出手在對方頭髮上胡亂地摸了幾下。

 

「小悟你說話的樣子老氣橫秋的啊……我們同年齡這件事情還記得嗎?」椿嘆了口氣,以單手撐著下巴,從頭到腳打量坐在自己眼前的人。

『全世界大概只有小悟會說這種話了吧?好孩子什麼的。』

──我一直在等待那個人的出現,一直在等。但是到了最後誰也沒有出現。

所以,我已經不想只是選擇等待了。

 

05

 

『戀愛』是唯一一種能讓我活下去的方法,但同時對我而言也像是劇毒一般的存在。

就我來說,它是一體兩面的,透過戀愛讓我得到各式各樣的感情,但自己也因此變得更加的貪婪。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被別人用『不正常』來形容自己。

 

 

「吶,椿你真的喜歡我嗎?」

『喜歡,到底是什麼感覺?』

「實在太悲慘了,你總有一天一定會因此而受傷,不懂得愛人的你。」

曾經,有人這麼對我說過。直到現在,我依舊無法完全理解她的意思。如果談戀愛的話,是不是就能夠理解『喜歡』呢?

自己並不正常,這一點我是知道的。從最初開始我就只是個空殼。

 

「椿,我喜歡你。椿你呢?」

『我……』

只要回答喜歡的話,我是不是多少也能夠理解所謂的喜歡呢。

「你根本從來沒喜歡過我對吧?你喜歡的人一直都只有你自己而已!」

『喜歡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我……無法理解,人類透過告白,進而到交往所發展這項關係的意義。

 

──我很正常,所以我必須談戀愛。我必須將自己填滿,擁有更多的愛。

 

「吶,你喜歡我吧?如果喜歡我,就證明給我看吧?」

只要能夠將我填滿,怎麼樣都好。

即使因此被人掐著脖子說著「愛我」或是因為忌妒而「恨我」。

 

「我並不討厭用這麼粗暴的方式傳達愛意哦。」

「所以儘管弄痛我吧──把我弄得更加無法思考、更加地──」

如此一來,這些傷痕同時也像是證明活著的痕跡,刻畫在我的身上。

 

06

 

──有誰注意到嗎?那個真正的『椿』究竟身在何處。

 

「嗯……」被淋浴間的水聲給吵醒,躺在柔軟床鋪上的椿緩緩睜開眼,回想起這幾天過度縱慾的行徑。昨晚激烈的性行為讓自己的身體還未完全恢復,即使想伸手拿起桌櫃上的手機,卻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

 

沒有回家的這幾天裡,小悟打了很多通電話來,大概很擔心自己吧。雖然想馬上回撥電話,卻被男朋友給阻止了,像現在這樣因為激烈的性愛導致無法下床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儘管如此,椿卻不討厭這樣的他。

 

「椿,今天的話也住在這裡吧?」男人從淋浴間走出時僅圍著一條浴巾,拿著毛巾一面擦拭滴著水的頭髮,一面走近床邊在對方額際輕輕落下一吻。

 

「先把手機拿給我。」椿皺起眉頭,沒有選擇答應或拒絕。面對男人撒嬌的行徑,椿當然明白他話中的意思,但自己現在可是累到連腰都挺不直了。

 

「又想打電話嗎?」儘管蓮的臉上出現不滿的表情,卻還是乖乖將手機拿到對方手裡。

 

「蓮,我說過別干涉我個人的私生活。」椿皺起眉頭,顯然不是很喜歡蓮那種接近質問自己的語氣。拿到手機後,他滑動手機點開介面,果然看見了數十通未接來電和簡訊。

 

「我懂了,別露出這麼恐怖的表情嘛。」幾乎不曾看過椿這麼強硬的態度,蓮識相的聳了聳肩,「相較於這種表情,我啊──可是更喜歡看見你因為情慾而染紅雙頰的模樣呢。」

 

尚未換上衣服的椿像是故意似的掀開蓋在自己身上單薄的棉被,露出大半截白皙的腿部向站在床沿邊的人說:「是嗎?那麼你可得多努力一點才能滿足我。」

 

「我可愛的椿,你彷彿全身上下都是為我量身打造的。」即使昨晚因為激烈的性愛而幾乎徹夜未眠,卻仍舊輕易的被對方一個動作給挑起欲火,若要說眼前的人是個媚惑人心的惡魔也不為過哪……蓮這麼想著。

 

聞言,椿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微微挪動身體換了個姿勢,他朝向對方伸出手背,語調輕柔的開口:「那麼──你愛我嗎?」

 

 

『我得了一種病,那是一種只要不戀愛就會死掉的病。』

『我想,大概──永遠不會有痊癒的那天到來吧。』

 

 

 

 

在此短篇裡的《戀愛依存症》,指的是椿對於『戀愛』本身抱有重度依賴現象,所以必須不斷的透過戀愛,證明自己活著。

 

椿對於戀愛並不能夠完全了解,所以自然也沒有男生或女生之差。但基本上這篇故事下來和男生在一起的比例遠比女生還要高,設定上若是椿和男生在一起,那麼他必定是受方,因為椿很怕寂寞,而且比起抱人的那方他更享受被擁抱時帶給他的快感。

雖然是這樣,但是我真的很喜歡椿這個孩子,因為他不懂愛,他唯一理解的只有自己很寂寞這個事實。

是個非常讓人鼻酸的孩子,雖然我可能沒有把這部分寫的很好。

小悟的設定其實猶豫了很久,因為把他設定的實在太好了,而且登場率其實很高,因為沒有其他配角的關係。

我曾經想過如果在那種地方標下完結兩個字,會不會被人追殺啊之類的,哈哈。

最後,感謝幫我想了標題的洞洞(不要TAG),真是太適合了!

 

嗯……我實在很不擅長打後記,如果有問題就歡迎提出。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