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站在禮堂的講台前,說著冗長又乏味的致詞,有時候倉間還挺佩服他的,那些話能夠一字不漏的倒

背如流打了不知道第幾回的呵欠,他以單手托著下巴、一臉無趣地盯著禮堂外的風景。只要熬過今

天,暑假就正式開始了。

一隻蝴蝶飛過,不知怎麼的,倉間突然想起小時候在向日葵花海奔跑時的景象。

 

 

倉間還小的時候因為父母工作繁忙,每到暑假就會被送回鄉下的奶奶家住上幾個月。偶爾,他會和附近

同齡的小孩們一起玩耍,像是捉迷藏或是去河邊戲水、捉魚……等等來打發時間。

但是那一天的自己卻反常想到處走走、探險尋寶之類的。就這樣漫無目的走在鄉間的林蔭小道上,拐了

幾個彎之後,倉間發現一條自己從沒見過的小路,好奇心的驅使下他加快了前進的步伐,走進茂密的樹

林裡。

經過幾分鐘的路程,終於穿越茂密的樹林,倉間環顧四周,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盛開的向日葵花

海。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個沒看過的傢伙。」

 

「誰?」從聲音判斷,說話的人大概是個比自己還要小的孩子,但倉間還是警覺性的後退幾步。

 

「我沒見過你,是哪來的?」沒有回答,對方反而還丟了一個新的問題。

 

倉間皺起眉頭,自己並不喜歡被人質問,況且對方還是個陌生的小孩子。停頓了一會,因為懶得和對方解釋,決定掉頭就走時,沒想到對方卻開口叫住自己。「欸、你會踢足球嗎?」

 

這時倉間才注意到,男孩的懷中抱著一顆沾滿泥土的足球,怔上了幾秒。「我會不會踢很重要嗎?」

因為剛才對話的關係,讓倉間對男孩的態度也沒好到哪去。

 

「和同齡的小孩踢球太無聊了,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在尋找新的對手。」

 

「今天我很閒,陪你玩一下也不是不行就是。」嗯,所以自己是被當成是『對手』的意思嗎?倉間在心裡這麼想。

 

大概是因為當時自己還小的關係吧?回憶就在這裡中斷了,詳細的原因倉間也不清楚,只是單純遺漏了那年暑假後半段的記憶。

 

「喂、倉間,別再睡了!老師從剛才就一直在看你。」感受到老師的視線,一旁的人連忙緊張的想搖醒熟睡的倉間。

 

「唔……嗯?」還在半夢半醒狀態,倉間揉了揉眼,發現自己人還待在禮堂裡,從校長的話裡可以聽出致詞似乎也到了尾聲。

原來自己剛才睡著了嗎?還真是做了個熟悉的夢了啊……。

 

「倉間,集會已經結束了,等會要不要去哪逛逛?」坐在一旁的人將手搭上倉間的肩上。

 

突如其來的叫喚聲,才讓倉間回過神來。「我得先去足球部露個面才行,如果沒其他計畫再給你發個訊息。」

 

離開禮堂之後,倉間試著想回憶起那年暑假的事情,但不論想了幾次,記憶還是硬生生的斷在那片向日葵花海裡。

「那個小鬼也是,不知道後來怎麼了……」仔細想想,時間已經過了這麼久,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有在踢足球之類的。

 

經過一年級教室外的走廊,倉間正好和從三班教室走出的人擦身而過,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

 

「喂!你……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好像看過這個人,雖然印象非常模糊,在倉間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身體卻早已做出反應叫住了對方。

 

「嘖,這是新的搭訕方式嗎?」因為倉間的叫喚,對方停住了步伐,將雙手插在口袋裡,用著打量的目光盯著身後的人。

 

「……」倉間才意識到自己想都沒想,就叫住這個一年級學弟這件事。

 

「誰知道呢。」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他答。沒等到倉間開口,他逕自掉頭離去。

 

被扔在原地的倉間有些錯愕,只覺得莫名奇妙,等到注意到時,對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走廊。

「喂、你……」

也不知道是打哪來的自信,倉間就是覺得他們一定在哪見過。詳細的原因自己一時間也說不上來,就只

是單純這麼覺得,或著該說是直覺嗎……?

「話說回來……明明是個一年級的傢伙,說話的態度還真讓人火大。」

 

──等到倉間典人想起他所遺漏的後半段記憶以及再次相遇,也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Fin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