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我有一個喜歡的人

他的年紀比我還要大,長得也比我還要高,是個非常溫柔的人,我喜歡將頭靠在他的胸前,聽著他充滿磁性低沉的嗓音總能哄我安心入睡,而他也總是包容著我的任性、不安……我全部的一切。

 

 

01

 

,是他的名字。

明明年紀比我還要大,在我面前卻老像個孩子似的,總喜歡向我撒嬌。而我也很享受這種優越感,因為那是只在我面前限定的,毫無保留真正的他。

 

大學生的生活很自由,除了必須到學校上學的日子以外,每天早上我醒過來的時間維持在九點至十點之間。通常這時候透已經出門上班了,他會在飯廳的桌上放上一張手寫的紙條,以及一份用保鮮膜封好的早餐。

自己並不是一個特別會挑嘴的人,只是長久吃慣了透的料理之後,不知不覺間味蕾也變得挑剔了起來。

 

,是我的名字。

透總是會用十分溫柔的嗓音呼喚著我的名字,彷彿自己是他全世界最珍視的寶物一般。

 

即使擁有著各自的朋友以及生活圈,但在沒有課堂的時候,和出去逛街相較之下,自己更喜歡的卻是待在家中,等待著那人的歸來。

在料理方面儘管比不上透,但唯有甜點方面自己是非常的有自信。透喜歡吃甜食這點,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事情。

 

透的下班時間是下午五點整,若是遇到有必須加班的情況,他一定會事前發封訊息告知。家裡到公司之間的距離大約是五分鐘以內的車程,因為距離市區也很近的關係,偶爾透會帶自己到外面的餐館吃飯。

 

在透回到家時,我會小跑步到玄關前去迎接他。他脫下鞋子之後會像個孩子似的彎下身抱住自己,像是在撒嬌一樣、蹭著自己的臉頰,蜻蜓點水的在嘴邊一吻。

「我回來了。」

 

「唔、透你好重……。」用雙手捧起透的臉,睦像是在抱怨似的說,卻沒有推開對方的意思。

 

「這是在補充能量。」透俏皮地眨了眨眼回答,毫不費力地一把將睦抱起,往客廳的方向走去。

 

面對透撒嬌的舉動早已習慣,睦張開雙手回擁住對方:「歡迎你回來──今天也辛苦了。」

 

即使一成不變,我依然享受與透這樣的生活

 

 

02

 

不論透有多忙,他也不會因此忘記我。不管是我的生日、或是彼此間有著特殊含義的節日裡,他都會陪伴在我的身旁。

我是被透所『重視』的,最重要的人。

儘管公司的事情很忙碌,透還是很堅持晚餐要兩個人一起吃。或許在別人眼裡這不過是件小事,但對自己來說,即使是這樣的小細節上,也能夠充分感受到自己的確是被愛著呢。

 

「睦,祝你生日快樂。」

我的每一年生日,都是和透一起過的。

透他會帶著花束,親筆寫的生日賀卡,還有特地到蛋糕店挑選的八吋蛋糕回到家裡。光是想像他站在擺著蛋糕的玻璃櫥窗前猶豫的模樣,就覺得十分逗趣。

 

「睦,今天是情人節喔。」

曾經有一年,透為了給我一個驚喜,特地請快遞員送來一大束紅色的玫瑰花。同樣的,上面夾著一張手寫的卡片,那是透的習慣,他曾經說過手寫的卡片才有誠意的話。

 

「睦,一起來裝飾家裡的聖誕樹吧?這樣才有聖誕節的氣氛嘛。」

每年的聖誕節,為了替透挑選聖誕節禮物,都讓我非常的苦腦。

因為就算問了本人,大概也只會得到:『只要是睦送的不管是什麼都很高興』的話。

期待的事情也是有的,每一年聖誕節的大餐都是由透一手準備的,而自己負責蛋糕的部份,看著透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樣,就覺得非常開心。

 

「每一個特別的日子裡,待在我身邊的人都是透呢。」睦屈膝而坐在沙發上,將頭倚靠在透的胸前喃喃地開口。

 

「怎麼、突然這麼說?」聽到睦的話後,透停下了看報紙的動作,偏過頭不解的問。

 

「只是覺得……我真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啊。」睦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具體的向透說明,但就是有這種感覺。一直都被透非常寶貝守護著什麼的,有時候自己也會思考,這樣的『自己』,能夠為了透做到什麼樣子的事情呢?

 

──我是如此的希望,我深愛的、這個男人,和我感受到同等的幸福。

 

「呵呵……老是說些這麼可愛的話。」見狀,透笑了笑,伸出手輕拍對方的頭頂,「讓睦你變得幸福,就是我必須做的事情啊。」

 

「我只要能和透在一起,就很幸福了。」睦先是愣了愣,隨即漲紅著臉回應著。

 

能夠擁有透全部的愛,一定是我誕生於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件事情了。

 

03

 

有的時候我和透牽著手走在街上,總是會不經意的想……究竟在別人眼裡『我和透』會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絕對不會是「戀人」。』至少這一點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倏地,一隻手出現在睦的眼前,揮啊揮的。「睦,在想事情?」

 

「啊、抱歉,你剛才有說話嗎?」睦先是愣了愣,好一會才將思緒整理好,抬起頭一臉歉意往透的方向看去。

 

「只是看你想事情想的出神,提醒你注意一下路而已。」透輕笑,搖了搖頭表示不在意,「最近看你老是在發呆,如果有什麼煩惱可以和我商量喔?」最近睦發呆的時間似乎增加了不少。

 

「嗯……最近大學那有份論文要交,有點麻煩。」為了不想讓透擔心自己,一不小心又說謊了。

 

「回家之後我也一起來幫你找資料吧。」

 

「好。」

 

即使我擁有了透滿滿的愛,仍舊會感到害怕,旁人的眼光什麼的。

──這個世界正在拒絕著作為『男性』的我,與和我『同為男性』的透,我一直有這種感覺。

 

04

 

第一次和透牽手、第一次的親吻,到現在自己都還清楚的記得。

透的手指溫柔觸碰著身體的每一處,只是輕輕劃過肌膚的程度,就舒服的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理智彷彿要被那熾熱的體溫給吞噬的一乾二淨才夠似的,變成單純只是出自於本能在渴求著『透』存在的本身。

 

睦先是用雙手輕輕的包住透的手掌,拉近至臉頰邊蹭了蹭。「我喜歡透的手。」因為我總是被這雙手給緊緊握住、溫柔的保護著,而這雙手也是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男人的手。

 

睦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透反應不過來先是愣了好一會,隨即露出淺淺的笑。「那麼這雙手就是為了睦存在的。」

 

「透真是狡猾呢。」睦一直覺得自己完全被對方給摸的透澈,他總能知道自己最想聽見的是什麼。

 

看著睦鼓起臉露出不滿的表情,透只是笑了笑,伸出手拍了拍對方的頭頂。「因為狡猾是大人的特權啊。」

 

「透有時候可是比我還要像個小孩子。」一想到自己又被透當成小孩子來對待,睦由不得噘起嘴來反駁。

 

「那是因為小孩子的特權就是撒嬌不是嗎。」睦的反應早在自己的預料之內,透只是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

 

「歪理。」每回只要和透爭論,自己總是處於劣勢的一方啊。

 

其實是大人也好、小孩也罷,自己並不是那麼在乎,若是能夠永遠留在透的身邊,即使一輩子當個孩子不要長大也無所謂。

 

05

 

透他和我說過,無論如何都會和我在一起,絕對不會離開我。

面對透深情的告白,讓我由不得浮現出『那麼透願意和我一起去死嗎?』的想法。當然,這只是開玩笑的。

 

我、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這個男人是絕對不會背叛我的這件事情。我很狡猾?奸詐?或許是吧,但這一點都不重要,在透的面前我只是一個叫做睦的平凡人罷了。

『一輩子都要在一起。』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天有二十四小時,從我睜開眼睛之後的每分每秒,我所掛念、傾心的只有那個男人。

如果透不在我的身邊,我想自己一定連呼吸的方法都會忘記吧。

 

「難得的休假日,睦有想吃什麼嗎?今天就去外面吃吧。」

「你忘了嗎透?今天是──」

 

 

喀的一聲,睦知道那是鑰匙插入大門鎖孔裡所發出的聲音。屋裡只有自己和透兩人的關係,就算只是一點微弱的聲響,也能夠清楚的聽見。

 

「啊、透。」睦說到一半的話就這麼硬生生的被打斷,隨即他淺淺一笑補上,「大嫂回來了!你得快去準備才行,今晚你有聚會呢。」

 

「……啊,我都把這件事情給忘了。」聽見玄關傳來的腳步聲,透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臉。

 

「讓你久等囉、透。」一面脫下外套她用手在臉邊搧風,注意到站在透身後的人隨即露出歉意的表情,「抱歉了呢睦,今晚得讓你看家了!回來的時候幫你買點心吧?嗯……就買你最愛吃的車站前那家蛋糕吧!」

 

「我沒關係的大嫂,不用這麼麻煩。」因為大嫂總是這麼熱情的關係,自己實在無法拒絕她的好意。

 

因為聚餐的關係,透換上正式一點的服裝,回到客廳後一面調整領帶的位置。「你就別和她客氣了,要是拒絕妳大嫂她可是會很難過的。」

 

「就是說啊睦!我們可是一家人呢,而且我和小翔也很喜歡那家的蛋糕呢!」

 

「結果是妳自己想吃啊。」

 

「糟糕、我們快遲到了啦透!」

 

「別這麼急,反正人又不會跑掉,東西都拿了?」

 

「都帶上了!」

 

睦靜靜站在一旁看著兩人的一舉一動,因為大嫂的話反射性地抬起頭看了眼客廳的時鐘。

 

透匆忙的穿上外套,快步走到睦的面前,彎下身寵溺的拍了拍對方的頭。「那我們就先出門了,睦就好好看家,別亂跑。」

 

「你們兄弟感情真好啊。」

「睦哥──哥!掰掰!」

「那我們出門囉。」

 

 

父母過世之後,沒有選擇投靠親戚,哥哥放棄了升學選擇就業,我們開始相依為命的生活。雖然一開始的時候很辛苦,但一想到不用和哥哥分開,就覺得無所謂。一開始對哥哥還沒有產生所謂喜歡情愫的存在,因為自己的年紀還小,對於『喜歡』也只是懵懵懂懂的程度而已。

第一次被透親吻、觸碰身體的時候也只是覺得不討厭,但隨著時間流逝,透變得不僅僅只滿足於『觸碰』的程度。

──享受被哥哥愛著的我,一定是不正常的吧?而透愛上身為弟弟的我,也同樣的不正常呢。我們。

 

「路上小心。」睦站在玄關邊揮手,目送他們一家三口離去,凝視著他們有說有笑的背影。

 

 

等到透的身影消失在視線所及之處時,睦關上大門轉身回到客廳。

客廳的桌上擺著一張全家福,那是幾年前透的小孩,小翔滿三歲生日慶祝時所拍下的紀念照,理所當然那張照片自己也入鏡了。照片裡透的妻子、也就是自己的大嫂,她用手指沾上奶油在小翔的臉上抹了一把,一手抱著自己比了個勝利的手勢,照片裡的她笑得十分幸福的模樣。

 

我很清楚,即使透結了婚、有小孩,也改變不了我是他最重要人的地位。每晚我們仍舊相擁入眠,透過身體的熱度感受彼此的存在。

『即使如此,唯有孩子,是我無法給予透的。』

 

即使打開電視轉了平時自己固定收看的節目,也因為無法集中精神而索性關上電源從沙發上起身。睦回到平時和透睡的房間,躺在柔軟的床鋪上緩緩閉上眼。

「快點──回到我身邊吧,透。」

 

 

我喜歡的人,是個和我同性且年紀比我還要大的人。

他的名字叫做透,從我出生之後我們就一直在一起了,他是這個世界上和我最親近的、我的哥哥

 

 

 

補充設定

 

※ 透和睦的父母是在睦國中、透大學的時候去世。

※ 從故事開始(01小節部分),透就已經結婚而且有小孩了。(四個人是住在同一個家的狀態)

※ 透和睦兩個人是睡在同間房裡。

 

────────

 

天啊多少人看完這篇文會想殺了我呢

雖然在最後有額外補充,但有問題也可以提出w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hine閃亮
  • 慘了我覺得好棒(掩面
    尤其是最前面和最後面的敘述。

  • 唔啊能夠讓人喜歡上真是太好了(´・ω・`)
    因為這篇最原本的設定就是虐的走向,但又很怕自己沒有掌握好劇情(因為最後大嫂的出現是個亮點)
    最前面和最後面是相互呼應的QUQ 敘述睦君眼中的透

    小花✿ 於 2013/07/17 15:12 回覆

  • 闇剎那
  • 看到都哭出來了QQ

    其實我看到最後才發現他們是兄弟...

  • 我想大家若沒看到最後應該不會知道他們兩個是兄弟吧(因為不能破梗)所最後就讓大嫂登場間接說明這一切QAQ

    小花✿ 於 2013/07/17 15:14 回覆

  • 祇笑
  • 最喜歡這種設定了(#

  • 居然最喜歡這種設定wwwww

    小花✿ 於 2013/08/03 11:28 回覆

  • 月希
  • 在看前面的時候,就有點感覺後面「透」可能會怎麼樣的感覺呢!
    很喜歡這種劇情,淡淡的感覺ˊ/////ˋ

  • 謝謝喜歡(´・ω・`)
    當初設定這篇的時候是先想到開頭>收尾,打過程的時候卡了不少次qq

    小花✿ 於 2013/08/03 11: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