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排球部練習結束後,研磨踏出體育館,站在屋簷下看著天空,因為正值梅雨季的關係,所以天氣仍舊是濛濛細雨的狀態。雖說雨勢並沒有到傾盆大雨的程度,但卻足以讓沒撐傘的自己在抵達家門之前淋得一身濕。

躊躇了一會,研磨最後決定先坐在石階上打發時間,等待雨勢停止或轉為小些為止。順勢從口袋拿出手機,選了項能夠打發時間類型的益智遊戲。

 

終於收拾完練習後的場地,黑尾拿出體育館的鑰匙鎖上大門。哪知道才剛準備轉身離去,就看見不遠處那頭醒目的布丁頭──研磨全神貫注盯著手機螢幕的模樣。

「研磨,都這時間了怎麼還待在這裡?」

 

聽見熟悉的聲音,研磨停下滑手機的動作,轉過身果然看見站在不遠處的黑尾。「啊……是黑尾,我在……等雨停。」

 

「阿姨沒提醒你要帶傘出門嗎?」注意到雨勢有轉大的趨勢,黑尾微微蹙眉,將目光移回研磨身上,「今天早上的氣象預報可是說了降雨率有70%以上。」

 

「嗯……好像有……吧。」研磨回想早上出門前的情形,母親嘴裡在叨唸著什麼,但卻因為太專注於手機上,完全沒聽進耳裡。隱約還記得有「下雨」、「雨傘」的關鍵字。

 

「唉……你真的是……打算要在這裡等到雨停不成?」看著研磨絲毫不在意的模樣,黑尾心想,若今天不是正好輪到自己整理場地,那麼他究竟會呆坐在體育館外多久的時間?

 

「嗯……我不想要淋雨回家。」老實說,研磨並不喜歡制服被雨水淋濕,緊貼著身體的觸感。

 

「如果雨一直不停,你不就不用回家了?」對於研磨天真的想法,黑尾扒了扒頭,忍不住嘆了口氣。「你啊、不會沒想過梅雨季是很難等到雨停的嗎?」

 

正如黑尾所說,自己的確是沒有思考到這點,研磨不免感到有些心虛的回答。「啊、那就……等雨小點,蓋著外套跑回家。」

 

黑尾走到階梯前停下,從背包拿出雨傘撐開,出聲催促還呆愣在原地的人:「還杵在那做什麼?快點過來吧!」

黑尾在研磨還沒反應過來前,輕鬆一把拉起對方看似瘦弱的手腕。而研磨同時也因為突如其來的動作,踉蹌地撲上黑尾背後。

「我們家是同方向不是嗎?怎麼樣也不可能把你扔在這裡。」對上研磨一臉困惑的表情,黑尾擺出理所當然的模樣解釋。

 

「喔、嗯,謝謝你,黑尾。」見黑尾邁開步伐,研磨趕緊跟在對方身後。

 

◆   ◆  ◆ ◆ 

 

黑尾並不是很喜歡梅雨季,雖然這是每年必經的時期,潮濕的天氣、衣服又總是難乾,老下著雨讓人都心浮氣躁了起來。

返家的途中,研磨低著頭分神地滑動掌心的手機。當黑尾正打算出聲叮嚀很危險時,才注意到對方越來越往外走的舉動,肩膀都被雨水給淋濕了半邊。

沒輒的嘆了口氣,黑尾沒有多想便伸長手,將研磨往自己的方向攬了進來。

 

「?」研磨停下緊盯螢幕的動作,抬起臉疑惑的望著一旁的人。

 

「如果你的肩膀都被雨水給打濕的話,不就失去撐傘的意義了嗎?」黑尾用眼神向研磨示意,在他顧著玩手機的同時,半邊肩膀早已淪落濕掉的命運。

 

「啊、原來濕了。」慢半拍才意識到的研磨小心翼翼收起手機,用袖口輕輕擦拭滴著些許水滴的外套。

 

黑尾扒了扒頭,將目光轉回前方注意左右來車,對著一旁即使沒有滑動手機,看起來也像是心不在焉的人說:「你啊……下次要記得好好帶傘出門啊。」

 

「不管我在哪裡,黑尾都會來接我吧。」

並非疑問句,研磨可以說是非常篤定的向一旁的黑尾這麼說。

「所以,我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想起剛才對方的提問,研磨補充回答。

 

因為研磨所說的話,黑尾只能錯愕的呆望著,沒一會又換回往常的表情。「趕快回家吧,天色已經開始暗了。」

深怕研磨因為自己步伐太快而跟不上,黑尾逕自牽起對方的手。

 

「好。」沒有想甩開黑尾的手的意思,研磨非常自然的回握住,瞇起眼露出少見的笑容。

 

 

FIN.

 

 


 

大圖請點:點我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