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行世界/架空設定

    ‧ 卡西姆(大學生),父母雙亡和妹妹瑪莉阿姆同住。

    ‧ 阿里巴巴,沒有關於以前的記憶,唯一記得的只有自己的名字。

 


 

 

一過六點之後,天色也開始漸漸暗了下來。直到剛剛才結束打工的卡西姆,一手提著從超市採買的晚餐

材料,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邊分神思考晚餐的菜單。

途中,卡西姆下意識的加快步伐前進,放著瑪莉阿姆一人在家裡怎麼想都讓人不放心,現在自己只想儘

早回到家裡陪伴妹妹。

 

正當卡西姆這麼想的同時,視線落在轉角巷口處階梯上蜷曲成一團的人。老實說這種落魄的人在如今的

社會一點也不稀奇,反而是非常常見的人,但自己的目光卻不自覺地停在黑暗中異常顯眼的頭髮上。

卡西姆看了眼轉角的路口,他知道只要走過那裡就能看見自己的家了,但自己的腳卻快一步的往那個人

的方向走了過去。

躊躇了一會,卡西姆才試探性地開口:「喂……死了還是活的?」

 

因為縮成一團的關係,卡西姆也看不見他的臉,走近之後更是看見對方髒兮兮的衣服。

 

「喂、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聽到我在說話?」不滿對方毫無反應,卡西姆皺起眉頭語氣更是不耐了幾分。

 

這回,縮成一團的人終於也有了點反應,身體輕顫了一下,緩緩抬起頭來。看見站在自己眼前的陌生男子,他只能露出困惑的表情。

 

周圍的天色早已暗了下來,昏暗的巷口更是不用說,連盞燈都沒有,卡西姆移動了自己站的位置,憑藉路燈微弱的光線,才終於得以看清眼前的人。對方瘦弱的身形,彷彿只要一陣強風就能將他吹走似的,最終卡西姆將目光停在對方的臉上,和那雙琥珀色的瞳孔對上了眼。

 

卡西姆有些焦躁的扒了扒頭髮,沉住了氣試探性地詢問:「你聽得懂我說的話對吧?」

 

正當卡西姆想著:『這傢伙難不成是啞巴嗎?』的同時,對方終於開口。

 

「聽得懂。」

那是非常微弱的音量,但卡西姆清楚的聽見了。

 

「你……」正當想繼續接話下去的瞬間,卡西姆才發現其實自己根本沒想過搭上話之後的事情,懊惱地踢了腳邊的石頭。

 

「有事嗎?」兩人面面相覷持續一段時間後,他才終於開口。

 

面對他的提問,卡西姆先是愣了愣,這種微妙的感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若是平常大可不需要理會掉頭

走人,但自己現在卻十分在意眼前的這個傢伙,這個與自己未曾謀面的陌生人。

「我說……你應該比我還小吧?這時間還不回家?在外遊蕩?」最後卡西姆決定將對方的提問先擱在一邊。自己並不擅長透過對方的臉來猜測年齡,但是眼前的人比自己還要小這點倒是可以確定。

「我、沒有家。」

「啊?」

「一個人、只有我。」仍舊是簡短的答案。

「你沒有家?那你以前住哪裡?」卡西姆不敢置信地看著的人。

「不記得。」他搖了搖頭。

「…………」

「那名字呢?你的名字!」總不可能會連這個都忘記了吧?

「阿里巴巴。」

「沒有親戚之類的嗎?」

「不知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卡西姆越聽越是覺得莫名其妙,說是不記得、沒有家可以回,到底是怎麼回事?

「除了名字以外,全部想不起來。」

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對方的回答短得讓卡西姆錯愕。

「所以你一直在街頭遊蕩?沒報警?」

「被警察給無視,提供的資料太少了。」

「…………」

顯然繼續說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只會沒完沒了而已。卡西姆向前走了一步,順勢將坐在地上的人給一把拉起。

「?」

「反正你也沒地方可以回去吧?那就來我家,反正還有多的空房間。」

「我……」

「你沒有拒絕的餘地吧?但也不是讓你白吃白住,你也得付出苦力懂嗎!」

「嗯……謝、謝……」

 

兩人一前一後抵達家門前,卡西姆一邊拿出鑰匙一邊簡單的向阿里巴巴說明家中的成員,他的親妹妹瑪莉阿姆以及自己的名字。

 

「哥哥!歡迎回來──咦?」聽見鑰匙打開大門的聲音,瑪莉阿姆立即從客廳小跑步到玄關準備迎接自家哥哥,話才說到一半卻發現卡西姆的身後站著一個自己沒見過的人。

「朋友嗎?」瑪莉阿姆偏過頭,好奇地望著。

 

「嗯……算是吧,總之這傢伙從今天開始會住在這裡,他叫阿里巴巴。」

要是突然和瑪莉阿姆說眼前這傢伙是自己撿回來的,一定會嚇一跳吧?

「別杵在那了、快點跟上吧!你得先去洗個澡,衣服等會幫你拿過去。」卡西姆將脫下的鞋隨意踢到一邊,出聲催促還站玄關發愣的阿里巴巴,用手指著浴室的方向。

 

「哦。」瑪莉阿姆也沒在多說什麼,將敞開的大門關上。

「阿里巴巴浴室在這裡喔──」發現阿里巴巴一臉混亂的模樣,瑪莉阿姆輕笑,拉起對方的手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見兩人似乎相處的還不錯,卡西姆便拎著超市的袋子往廚房走去。「那我去準備晚餐了。」

 

 

奇怪的人……。』

阿里巴巴脫下衣服後、仔細的將衣服摺好擺在門外,將開關轉開,熱水從蓮蓬頭流下,浴室開始冒起白色的霧氣。洗完澡阿里巴巴離開浴室,發現自己擺在門外的衣服已經不見了,取代而之的是乾淨整齊的換洗衣物。先是猶豫了一會,但隨後馬上想起將自己帶回家的人說會將換洗衣物放在門外,便將衣服套上。

 

「這裡、這裡!」發現阿里巴巴走出浴室後,瑪莉阿姆探出半顆頭向對方招手。

 

在阿里巴巴洗澡的同時自己也沒有閒著,跑到廚房幫哥哥一起準備晚餐,期間卡西姆簡短的解釋了一下

阿里巴巴會來家中住的原因。

具體上來說『失憶』這個詞瑪莉阿姆並不是很懂。

但是將自己最重要的人給遺忘了,一定是一件十分悲傷的事情吧。

如果忘記哥哥,自己一定會很痛苦的。

看了眼感情豐富的妹妹,卡西姆不由得嘆了口氣:「既然當事人都沒說什麼了,等會可別露出這種沮喪的模樣啊。」

 

聽見有人在呼喚自己,阿里巴巴轉身往聲音的源頭走去。

 

「今天是阿里巴巴的歡迎會,哥哥特地做了很多拿手好菜哦!」瑪莉阿姆注意到了阿里巴巴困惑的表情,連忙出聲解釋、還不忘向對方推銷自家哥哥的廚藝。

 

「謝謝、給你們添麻煩了……」其實自從自己失去記憶之後,阿里巴巴已經很久沒有和人交談了,一時間差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除了名字以外根本對自己一無所知,沒有身分證也無法找份正常的工作,就這樣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

子,沒有落腳處自然也只能四處遊蕩,有時睡公園、下雨天的時候也只能躲在有屋簷的屋下避雨。

阿里巴巴望著將自己撿回家人的親妹妹。

『這個家的人真是溫柔啊。』任誰看到都會這麼想吧。

 

「別呆站在那邊了,快點來吃飯吧。」將裝有白飯的碗放在桌上,卡西姆隨性地拉開一張椅子示意要阿里巴巴坐下。

 

吃飯期間,阿里巴巴幾乎沒開口說過幾句話,只是安靜的聽著瑪莉阿姆和卡西姆聊著她今天在學校發生的趣事,更是不時抱怨老師將作業量增加之類。

 

瑪莉阿姆突然停下筷子的動作,好奇的湊到阿里巴巴一旁:「吶、阿里巴巴,哥哥的拿手菜很好吃對吧?」

 

「好吃。」阿里巴巴老實的點了點頭,對於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生活的自己,他不認為自己可以奢侈到可以選擇食物,但是眼前這些還熱騰騰冒著白煙的菜,真的非常美味。

 

如願的聽到自己想聽見的回答,瑪莉阿姆不自覺地感到有些驕傲,露出淺淺的笑容。「你知道嗎?吃到好吃的東西的時候啊、就要像這樣──笑哦!我的媽媽總是和我這麼說呢。」

 

「那麼、歡迎你成為我們這個家的一份子,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阿里巴巴。」

『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也是「我們」的家。』

倏地,阿里巴巴想起,剛才兩人站在家門前時,卡西姆對自己說過的話,這句話和瑪莉阿姆的話重疊在一起。

多麼溫柔的一句話──視線開始變得模糊,啊、好想哭。

 

──我、從失去記憶以後,不斷的尋覓、那個屬於我的歸屬。

 

「謝謝。」阿里巴巴伸出手拭去眼角的淚水,略帶哽咽地回應。

 

──彷彿像是從好久、好久以前開始,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

 

 


 

 

想打平行世界很幸福的卡西阿里&瑪莉阿姆的溫馨故事,這樣子的構想下產出的文,雖然設定上阿里巴巴有點小虐,但是最後收尾的時候打的非常開心。

被這麼溫柔的兄妹包圍著的阿里巴巴,一定會尋找到的吧,那個『家』。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