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總之是葉藍同居的設定。

 

 

噠噠、噠噠……。

葉修嘴裡叼著煙忙碌地操縱著自己的角色,手指快速的在鍵盤上敲擊、同時夾帶著滑鼠點擊的清脆聲響在屋裡迴盪。

時間約莫晚上六點左右,另外一頭的藍河正在廚房忙碌的準備兩人的晚餐。

一到這個時間葉修的肚子就會開始餓了起來,像以前只要打起遊戲一、兩餐忘記吃都是正常的。但自從和藍河同居之後 跟以前作息不正常的生活相比,現在自己的生活可以說是非常規律,像是三餐的時間正常了不少,睡眠時間雖說不上充足,不過至少不會老是打到天都亮了才爬上床的地步。

 

隨著電腦桌旁的電風扇轉動,葉修也跟著不斷移動位置、搖頭晃腦的,更不時用空檔撥弄頭髮,反覆幾次之後他終於受不了提高音量開口:「小藍、小藍同志──速度點快過來!」

 

八成又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藍河心想著。那知道葉修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又喊了幾回,因為太吵的關係藍河才受不了才先關上瓦斯爐,匆忙地走出廚房。「你不是在喊餓我正忙著煮飯!」

 

「交給你一個任務。」葉修迅速的打了行字送出後,才轉身面向身後的藍河,「不管用什麼方法你先幫我把這礙事的頭髮給弄到一邊去!」一臉認真的說著伸手指著自己過長的瀏海。

 

「就這點小事在那裡鬼吼鬼叫的,你是沒手先把它撥到一邊去嗎!」明明把瀏海先撥到一邊就可以解決的小事,這傢伙卻硬是要叫的自己出來關切一下才滿意似的,有沒有搞錯啊?以為我是他請的保姆不成!藍河在心裡咒罵無數次坐在電腦前的人。

 

「哥忙著搶BOSS呢哪來的手?」

葉修一邊和藍河說話手也沒閒著,正操縱著君莫笑不停的切換技能打出連技。藍河這才半信半疑的湊到電腦前,果然看見寒煙柔、包子入侵等熟悉的ID出現在畫面上。

「何況電風扇老把我的瀏海吹亂不能怪我啊!」

哪知道下一秒葉修將視線停在距離不到幾步路的電風扇上,露出無辜的表情補充。

「話說回來小藍啊晚餐還沒好嗎?我餓了。」

 

「靠靠靠!要不是某個人一直在客廳鬼吼鬼叫妨礙我,我會到現在還沒煮好嗎?」這回藍河終於沉不住氣爆了粗口,眼前這傢伙也不想想到底是因為誰才拖延到準備晚餐的時間!還好意思開口催促自己來著!

 

罵歸罵,藍河還是跑回房裡從抽屜取出一樣物品回到客廳。

藍河用手將葉修的頭髮向上一撥,迅速的用從房裡拿出的夾子暫時固定住。

嘿,反正這傢伙說只要能把礙事的瀏海弄到一邊去,不問方法。

 

「喲不愧是小藍效率真不錯,你可以趕緊去準備晚飯了。」這回視線終於沒有再受到阻礙,葉修滿意的擺了擺手將人趕回廚房。

 

「……」藍河有預感要是繼續和葉修對話下去,自己一定會被對方給氣死。

 

 

幾十分鐘經過,葉修等人也終於把野圖BOSS給打了下來。

鬆了一口氣之後,葉修站起身準備舒展筋骨一下,餘光正好和客廳擺設的鏡子對上。

自己的瀏海上夾著一個粉紅色的髮夾,夾子上還裝飾著一隻大大的兔子圖案。葉修知道藍河替自己用夾子固定住了瀏海,但他不知道這髮夾……是這麼的……女性化?

這時藍河也端著晚餐走進客廳,看見葉修正苦著一張臉打量著鏡中的人。

哈!頓時藍河心中有種終於勝利的優越感。

 

「我說、小藍同志啊……我還真不知道你的品味是這麼的……」葉修用手指搔了搔下巴欲言又止的。

 

「喂喂警告你別誤會這東西可不是我買的啊!」藍河這才知道葉修誤以為他頭上夾子是自己的所有物,趕緊跳出來解釋,本來只是想戲弄一下對方,這下可誤會大了,再怎麼說自己的品味都不可能是這樣好嗎!

 

葉修站在鏡子前左看右看頭上的髮夾,撫著臉傷腦筋的說:「雖說是不問方法,但你就不能拿像樣點的東西出來用嗎?唉,要是被我的粉絲們給看到還得了,哥的形象往哪擺?」

 

「滾!!」除了不要臉三個字以外藍河真不知道能對葉修做出什麼評價。

 

直到晚餐時間結束之後,葉修也沒有動手將髮夾給取下的意思,就這麼夾著他到處走動。折騰了一會後藍河才終於受不了的開口叫住對方,扯著葉修的手腕將他帶到沙發前坐下。「走來走去的真礙事,你給我過來這邊坐好!我去拿個東西。」

 

沒一會藍河便回到客廳裡,手裡還拿著幾張報紙以及剪髮工具組。藍河先將東西擺在一邊,替自己拉了張椅子坐在葉修的正前方,伸手將對方頭上的髮夾取下。「我說,只要去趟理髮店不就可以解決了嗎?」

 

「唉,沒空啊!哥忙得很哪來的閒功夫出門。」葉修回答的理直氣壯的。

 

「買煙的時間倒是有,看不出來有多忙碌。」藍河可不是瞎子,不可能沒注意到電腦桌旁堆積起來的空煙盒。

 

「嘿,煙可以說上是我的第二生命,這不能比。」

 

「不和你爭論了,頭低下去一點!」最後藍河選擇終止這個話題,拿起梳子將葉修亂翹的瀏海梳順。

 

做完事前準備後,藍河彎下身一手抓起葉修的瀏海,一手則是握緊手中的剪刀,全神貫注的,就怕一個不小心葉修的頭髮就這麼毀了,但又心想這傢伙大概也不痛不癢的吧。

「…………」

等到藍河將葉修的頭髮剪去不少之後,才發現對方正不發一語的注視自己。基本上這傢伙的臉每天都會看見,幾乎是看到快膩的地步,但突然被人這麼猛盯著瞧也夠讓自己不好意思了起來。

 

「一直盯著我看做什麼?還不快把眼睛閉起來!」猶豫了一會之後藍河還是停下了動作。

「怎麼只是看也犯法了不成?小藍還真是小家子氣。」隨即葉修一臉可惜的看著藍河。

「少囉唆還不快點閉上!你這樣看著我很難繼續剪下去。」

 

隨著葉修將眼睛閉上後,兩人便沒有繼續交談,客廳裡只剩下修剪頭髮時發出的咔嚓聲響。

咔嚓、咔嚓……。

 

「終於好了。」藍河抓起葉修一小部分的瀏海確認長度,沒問題之後才將剪刀收回工具組內。

 

為了確認瀏海不會再阻礙到自己的視線,葉修甩了甩頭髮,才滿意的向身後的人說:「嗯,剪得還挺不錯的。」

 

「還用得著說,我的瀏海長了都是自己剪的。」

「瀏海就先暫時這樣吧,下回長了就去理髮店給人弄比較好。」

好歹瀏海的部分都是自己動手剪的,當然不會差到哪裡去,只是和理髮店的手藝比起來自然還是差了一截,況且藍河可不想替自己增加無謂的工作。

 

「我想沒有必要吧?」葉修幾乎是秒答。

 

「沒必要?怎麼、難不成你想自己動手剪?」若是葉修真的打算自己來,那麼藍河不得不佩服對方有這個勇氣才行。

 

「哥當然沒有這種技術,但有你在不是嗎!」仍舊是一副理所當然的反應。

 

「你要點臉好嗎!當我開理髮店的不成?我可是要收費的!」藍河才剛在想葉修連刮個鬍子都犯懶了,怎麼可能動手剪頭髮,原來這傢伙是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來著!

 

葉修扯開一個笑,故意似的反問藍河:「付錢你就會幫我剪了嗎?」

 

『你明知道我不會和你收錢!』

不知羞恥!無賴!沒下限的傢伙!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識到葉修這種沒下限的個性,但每回遇上還是會氣得牙癢癢的,即便藍河在心裡怨聲滿載,最後卻還是會順著對方的意,真是……沒轍啊……。

 

葉修勾唇輕笑,用手順了順瀏海後向身後的藍河說:「下回頭髮長了,再幫我剪吧?」

 

說起來,能有人替自己服務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總不能讓你頂著一顆鳥窩頭出去見人吧?」我根本沒有拒絕的餘地吧?藍河有些欲哭無淚的回答。看吧!可好了,結果還是變成這樣。

 

FIN.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