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彼此都互相了解對方的心情,所以才會珍惜在一起的所有時間。

這是不需要言語的,只要一個表情或著是動作,便能夠知曉的默契。

 

 

 

光是看見了神童的臉上逐漸增加的笑容,這件事情就讓他感到開心不已。

 

他打開了窗戶讓病房與外頭空氣流通,拉開了純白色的窗簾笑著說:

「剛才醫生有通知我,要帶你一起去找他,走吧?」

從窗邊走近病床的一旁南澤笑了笑後提醒著病床上的人,並且朝向神童伸出手。

 

「好的、稍等我一下。」神童見狀有些急忙的將手中寫到一半的記事本闔上並回應著,稍微整理一下筆袋後將它連同筆記本一起放置在一旁的櫃子上。

 

走到了醫生的診療室後,南澤作勢清清喉嚨的乾咳了兩聲:

「我是南澤,我帶著神童來了。」南澤伸出手輕敲了兩下木製的門後,提高了些音量對著門內的人喊著。

 

過沒幾秒後門內就傳來了有些年紀略帶低沉的男聲回應著「請進」。

 

進入了診療室後醫生和神童兩人交談了許久,南澤則是站在一旁默默的聽著。

因為神童的父母非常忙碌,所以住院後不管是什麼事情幾乎都是神童自己處理。

 

「我想你應該可以出院好好的靜養一段時間了,畢竟外頭的空氣一定比醫院裡還要好。」醫生最後定下了結論接著在報告書上頭添加上了幾行字後,露出認真的模樣對著一旁的神童說著。

 

「啊──真的可以出院了嗎?太好了!」神童見狀忍不住內心裡雀躍的心情跳起來大喊著,不停的搖晃著醫生的手腕重複的問上了好幾次。

 

「唔、喔──請你冷靜一點。」被搖的有些暈眩。

「你是真的可以出院了沒有錯,但是還得定期回來追蹤和複診才行喔。」

醫生待神童感到尷尬的鬆開了猛搖的手後,露出了鎮定的模樣繼續在報告上填寫著一連串的英文,對著一旁的神童說著。

 

接著講起了出院以後要注意的細節,並且還要適度的休息等。

 

「是──我知道!」露出認真的模樣。

「我一定會注意的,謝謝醫生!那麼我們告辭了。」

神童露出認真的表情眉頭都向上揚起的模樣讓一旁的南澤忍不住失笑著,然後兩人向醫生鞠躬之後便離開了診療室內。

 

那個孩子……和進來的時候比較起來,改變的非常多。

笑容也增加了不少,那時候本來自己還很擔心他的……。

不過現在應該不用再擔心了,希望下次再見面時能夠看見活力充沛的他。

 

「可以出院真是太好了呢,拓人。」回到病房後南澤和神童埋首於整理行李準備回家,南澤將行李箱的蓋子給蓋上後笑著說。

 

 

出院後神童在家中靜養了一個星期,忍耐了好陣子後才到了回到學校上課的日子。

 

回到雷門中時那股雀躍的心情是無法言喻的──

彷彿在醫院內所承受到的痛苦都一哄而散的,很開心、非常的開心。

 

上午以及下午的課都安穩的度過了,下課後神童收拾著課本準備前往足球部。

 

「隊長!」 「神童!」 「好久不見了……隊長!」

神童和霧野一同到了社辦後眾人看見神童便吃驚的說著,神童很快就變大伙給包圍住。

 

南澤並沒有靠過去一起加入熱烈歡迎神童的人群中,則是倚靠在牆角邊默默的看著。

 

「南澤學長,你不過去和大家一起嗎?」霧野正巧經過了南澤的一旁餘光裡瞥見他的身影,於是笑了笑後走到了南澤的一旁倚靠著牆角問著。

 

「不了,我最不擅長應付這種場合了。」撥弄著髮梢。

「況且……他也很久沒回來了,似乎期待這天很久了。」

南澤一邊有意無意的玩弄著髮梢一邊望著不遠處的神童等人,他看著神童露出了自己許久不見充滿活力的笑容忍不住嘴角上揚了些。

 

「噗──你這個人啊、意外的彆扭呢。」霧野聽到了南澤的話之後起先是呆愣了幾秒,接著忍不住一陣爆笑的擦拭著眼角的淚水一邊說著。

 

「霧野學長,你沒有資格說別人喔──因為你也是。」此時狩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站在一旁的出聲笑著說,語末還故意的拉長了音。

 

「你這傢伙,終於被我逮到你了吧。」嘴角抽蓄著。

「快點!我們得繼續完成那招必殺技才行。」

霧野看著一旁嘻皮笑臉的狩屋忍住了想殺人的衝動,一把抓起他的球衣向南澤微微領首後便離開了牆角邊。

 

「呿,是、是──」狩屋有些沒趣的將視線移至一旁,有些敷衍的回應著霧野的話。

 

這兩個人……總是這樣,感情很好、南澤忍不住想著。

 

「不過只有今天是特別的,所以偶爾就──吧。」南澤在轉身去練習前不忘了在看向一旁的神童一眼,然後埋首於練習上頭。

 

 

休息時間到了之後南澤大口的吐了口氣,一邊撥著被汗水浸濕的瀏海──

 

「辛苦你了,學長。」神童走到了南澤的一旁遞上了毛巾以及水笑著說,從剛才就一直在旁邊看著、不免覺得有些無聊呢。

 

好想下場踢球,好想……站在那個人的身旁。

 

「謝謝……」接過來自於他的毛巾及水。

「其實拓人你只要坐在旁邊看著就好了,而且醫生不也說了『要多休息』。」

南澤坐在椅凳上示意要神童也坐下好好的休息,他微微蹙眉盯著一旁有些好動模樣的神童提醒似的說著。

 

「咦?我沒問題啦……擦擦球那些簡單的小事,況且什麼都不做的話會閒的發慌的。」神童有些心虛的將剛才擦拭足球的抹布給移開了些,拼命的揮動小手想表示自己沒有問題的。

 

「你啊……得好好靜養一陣子才行。」南澤垂下眼有些擔心的看著一旁神童的模樣,雖然現在的樣子還稱的上是有活力,但是剛住院時神童的模樣一直到至今自己都無法忘記。

 

被剝奪了自己最重要的存在意義的人,失去一切的模樣。

『那種只能待在自己最重要的人身邊,什麼都不能做的無力感。』

 

「我知道的,只是、想待在有學長在的地方而已……」神童垂下眼噘起嘴來用著有些逞強的模樣看著南澤說著,因為學長在這裡、所以很想要待在這裡……即便只是在一旁觀看著。

 

有些不安的伸出手緊抓著衣角,試圖想要從那人的口中聽見什麼。

 

「只要你呼喚我的名字,不管你在哪裡……我都會馬上飛奔到你身邊的。」南澤見狀伸出手回握住那雙比自己小上一些的手掌,笑了笑後用著認真的模樣說著。

 

「呵──學長你這種說法也太誇張了。」聽見後忍不住笑著。

「不過大家……一、一點都沒有變……呼……」

神童有些疲憊的揉了揉眼回應著南澤的話,雖然中午的時候有好好的睡上一覺,但現在卻又覺得有些睡意湧上。

 

一句完整的話都尚未說完的,神童往南澤身上傾去便沉沉睡去。

 

「看吧!這不是累到睡著了。」南澤起初先是呆愣了幾秒後,忍不住失笑的看著正在熟睡的人無奈的說著。

 

「我會陪在你身邊的,好好睡吧……拓人。」南澤寵溺的看著熟睡的人伸出空出的手撫上他蓬鬆的髮絲上,在耳邊用著只有自己才聽的見的音量柔聲說著。

 

 

對,什麼都不要多想了……因為現在,我會一直在這裡。

 

 

【 Fin 】

 

 

作者的話:

 

這個大概是那個虐虐PV的衍生所有系列裡頭我最喜歡的一個了Orz

我一直很喜歡這種溫柔陪伴在神童身邊的南澤,打到我自己都覺得好治癒www

 

近期債坑還是一堆,真希望快點解決它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