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冬季,寒冷的季節裡、週遭的景象都被白色的積雪給覆蓋了一層。

校園裡的一隅霧野以及狩屋兩人坐在樹下,是的、享受著優閒的午後時光。

 

如果扣除掉那個一邊在流著鼻水和不停打噴嚏的狩屋的行徑不說的話──

 

「哈──哈──哈啾──!!」拿起鋁箔包裝的草莓牛奶狩屋拆開了吸管準備戳下洞時,忍不住抖擻的想打噴嚏於是將頭轉向無人的一旁。

 

「……」一旁的人蹙眉望著。

「喂──在吃飯的時候突然打噴嚏很不禮貌你不知道嗎?」

霧野半瞇著眼將便當拿離狩屋至少有好段距離有些鄙夷的說著,今天明明是冷死人的天氣卻只穿了一件衣服在那薄的要死的襯衫裡面,而且外套連穿都沒穿出來。

 

不過這傢伙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忍不住在心裡這麼想著。

 

「學長做什麼這個樣子……這樣可是讓我很傷心的呢。」狩屋從口袋中拿起一張衛生紙將鼻涕給擦拭掉後扔到了一旁,將自己與霧野的距離拉近了些噘著嘴說著。

 

「那是因為我怕我的飯裡面沾到從你嘴巴噴出來的口水……」霧野完全不理會旁邊一臉無害笑容的狩屋回應著,這時候如果和他認真的話就輸了、對。

 

「霧、野、學、長──」加重了音量。

「你這樣的反應我可是很傷心的喔。」

狩屋更是將身體往霧野的一旁傾去,其實一半的理由是因為自己現在冷的要命,只好冒著會被使出手刀攻擊的危險不要臉的靠過去了。

 

「……真受不了你。」霧野忍不住微微蹙眉看著狩屋不斷顫抖著的身體倚靠在自己的一旁。

 

「啊唷──就昨天忘記今天要穿外套還有衣服拿去洗一洗還沒乾啊。」狩屋見狀忍不住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髮脫口而出,為什麼現在外頭這麼冷而自己只穿了這樣的真正理由。

 

「你這傢伙腦袋裡面都沒有在注意星期幾嗎……」霧野見狀忍不住有些無奈的扶額,真搞不懂這傢伙十幾年來到底是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要是沒有他好好的……』慢著!他在想什麼……!

霧野這時候才驚覺到了自己的想法感到一陣羞赧的滿臉通紅。

 

「學長、學長……?」狩屋看著臉突然紅的不可思議的霧野有些疑惑的開口問著,看來得早點結束午餐時間回教室啊……要是霧野學長被自己傳染可就不好了。

 

「啊、咦──?我沒事、沒什麼。」霧野回過神後有些心虛的猛搖著頭示意沒有事情,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剛才想到事情的話……一定會被取笑一番的。

 

接著狩屋拿起便當盒以及草莓牛奶拍了拍屁股起身說著:

「學長,外頭果然還是太冷了……哈、哈啾……所以我先回教室了。」

 

「喔、嗯……」還沒反應過來的看著他的行徑。

「喂、等等……這個給你!快拿去穿上。」

霧野急忙的將外套從身上脫了下來,使勁的向前一丟正好不偏不倚的落在狩屋的頭上。

 

「……?」拿起落在頭上的外套。

「學長……謝謝你……。」

狩屋見狀忍不住將霧野的外套更捉緊了一些,將頭埋在外套裡還可以聞到上頭學長的味道。

 

「笨、笨蛋!快點給我穿上去啊!」霧野看見狩屋的反應忍不住不好意思的大罵著。

 

「是──謝謝學長的外、套、囉。」狩屋將外套穿上後甩著有些過長的袖子,拎著便當拿著牛奶小跑步的跑離了霧野的視線內。

 

  Fin.

 

  

※ 在『外套』之後的故事。

 

十二月的冬季,寒冷的街道上還刮著一陣又一陣的寒風。

 

 

「哈、哈哈──啾──」被寒冷的風給喚起一股寒意的霧野忍不住打了個噴嚏,他身上正穿著較薄的雷門中的外套。

 

至於為什麼他現在不是穿著厚的外套而是薄的……

這都要歸咎於幾天前,自己因為好心借了外套給狩屋那傢伙。

 

但是那傢伙竟然一連借了三天還沒還給自己!

而且該死的第一天的原因是,放在床上忘記帶了。

 

「這混帳一般來說外套就是要吊在衣架上啊!」霧野忍不住將臉給縮進圍巾裡頭抖擻了下一邊咒罵著。

 

哪知道那傢伙還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因為抱著學長的外套,就等於是抱著學長啊。」

「而且學長的味道,正在佔據著我的床上呢。」

 

他自己都聽到不好意思起來了……

難道這傢伙的臉皮厚的跟三層肉一樣嗎?真是夠了。

 

這樣就算了第二天竟然又忘記帶了,理由呢?

 

「啊、我把它拿去洗了曬在陽台忘記帶出門了……」還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抓了抓頭呆笑著。

 

「……你把我外套弄髒了嗎?」霧野一臉鄙夷的望向想試圖想用傻笑混過去的狩屋,這傢伙看起來怎麼樣都不像是會洗衣服的人,倒比較像命令別人去洗衣服的人。

 

「不是,我洗學長外套的原因啊……」狩屋忍不住捂住了嘴一臉詭異的笑著,然後湊近霧野的耳邊。

 

「這是在為了讓學長的外套染上我的味道啊……」

「學長別看我這樣,其實我可是很『小心眼』的。」

 

這傢伙是笨蛋嗎……不過不可否認的,他很開心。

但是,他不會輕易的就告訴那個笨蛋的。

 

 

然後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他倒是要看看這次又要找什麼理由……

 

「這笨蛋今天要是沒帶我就……」霧野在心裡暗自打算狩屋那傢伙今天再不把外套帶來還給自己,就把他身上那件厚外套給巴下來。

 

才剛想沒幾分鐘後,急促的腳步聲從後頭響起。

 

「霧野學長──早安。」狩屋筆直的朝向霧野的背後撲了上去,緊緊的從後方抱住後還笑著說「我抓到了,霧野學長」的話。

 

「……抓到我也沒有好處喔。」忍不住扶額。

「我的外套呢。」

霧野別過頭半瞇著眼盯著緊抱住自己不放的狩屋問著,做好準備搶奪外套的動作。

 

「啊、外套,我有帶來喔。」狩屋輕點頭回應著霧野的話,接著當著霧野的面前將自己身上的外套給脫了下來。

 

「……做什麼脫外套?」有些錯愕的望著。

「……喂,為什麼你有兩件外套?」

起先霧野先是有些困惑的看著狩屋的行徑,接著看著他脫下外套後裡頭還穿著一件外套他忍不住嘴角抽蓄著。

 

「因為我把學長的外套穿在外面啊……」狩屋露出了無害的笑容緊抱著懷中的外套解釋著。

 

有哪個笨蛋會穿兩件外套在自己身上……啊啊,連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

 

「總之快還給我就對了……」霧野嘆了口氣後有些無奈的將視線落在外套上,接著伸出手準備抽走狩屋懷中的外套。

 

但是外套卻遲遲被狩屋緊抱在懷中不願鬆開。

 

「學長,這樣不行喔──我可是有好好的替學長把外套洗好的。」狩屋挑了挑眉看著一旁的霧野說著,當然也懂得言下之意就是在說『所以要感謝我』之類的意思。

 

「謝謝你。」霧野忍住了想要舉起手從頭頂上打下去的衝動,他實在懶的在一大早又這麼冷的天氣和這笨蛋在這浪費太多力氣。

 

「不客氣喔學長──」將外套遞上。

「所以以後不管是外套還是衣服,我都願意幫學長洗喔。」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