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最近,那個比自己小上八歲的戀人,勤快地在Instagram發布不少甜食照片。

依照對方個性來說,會出現在動態上的照片,非老虎、皮羅什基兩者其一,再來就是一時興起拍下的照片,甜食出現率大概不到百分之一,可以說是十分稀有的。

至少勇利不認為,尤里是個喜愛甜食的人。

 

儘管在練習當中,勇利卻不自覺地陷入沉思。

 

「哎,勇利不打算送嗎?」

「啊……抱歉沒聽仔細,送什麼?」維克托的聲音將勇利拉回現實,他才發現對方正鼓起臉十分不滿地望向自己。

 

「身為勇利的教練,我無法忍受被忽視這件事情。」終於等到勇利回過神來,維克托以單手托起臉頰,半瞇著雙眼認真地說。

 

「我知道錯了!請不要用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說法啊!」與維克托從容的反應相比,勇利緊張地四處張望,就怕對方的話而引來不必要的側目。

 

「真是相當無趣的反應呢,勇利。」沒有得到預期的反應,維克托沒趣地撇撇嘴。

「很快的西洋情人節就要到了,每年的二月十四日當天,俄羅斯的街道到處都會充斥著熱戀的情侶、感情和睦的夫妻,十分熱鬧。這也是我少數喜歡的節日。」

「再說,今年勇利也有可以贈送禮物的對象。不過對方是個不坦率的小貓咪呢,哈哈!」

對維克托來說,尤里的存在就像是弟弟一樣。

若要以動物來比喻,絕對是屬於貓科類,對不熟的人喜歡張揚舞爪,其實是個怕寂寞的傢伙,容易因為一點小事就氣得炸毛,一被誇獎就得意忘形起來。

然而並不是沒有察覺到,對方眼中對自己的憧憬。

 

「你就別取笑我了……」再怎麼少根筋,勇利也不是笨蛋,當然聽得懂維克托話裡的調侃,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臉。

 

等到練習結束後,勇利向維克托提起最近困擾著他的事情。

 

「最近的尤里,總覺得……讓人摸不著頭緒。」這幾週以來,尤里時常因為一些小事就大發脾氣,問了原因也不說,這些事令勇利頭痛不已。

 

「嗯嗯……真是孩子氣的反應。」

「什麼?」

「情人節不是快到了嗎?尤里他啊想向你要巧克力,不過因為勇利太遲鈍沒發覺,所以生氣了吧。」只要是一般人都會察覺到吧?對於勇利慢半拍的反應,維克托沒由來地同情起尤里。

 

「哎,原來這是想要巧克力的意思嗎?」見狀,勇利還一臉無法理解地用手指向尤里動態頁面。

 

回想起來,長這麼大以來,收到巧克力的機會,除了母親、小優的義理巧克力以外,勇利從未從女孩子手中收過巧克力。

也難怪會察覺不到……畢竟自己是連情人節的日期都沒有記住的人啊。

要是把這件事情說出口,絕對會被投以同情眼神並取笑吧。

 

姑且從小優口中問到巧克力專賣店資訊,卻也因此被纏上逼問了一番,花了不少時間才擺脫掉對方。

 

雖然不覺得自己是名人,卻被維克托硬塞了件連帽外套要穿上,勇利佇立在知名的巧克力專賣店前發愣。

踏不出步伐的理由實在太多了,透過玻璃櫥窗明顯可以看見店內滿滿的排隊人潮,更重要的是,放眼望去都是女孩子這點。

 

「這不是很難讓人走進裡面嗎……」勇利開始後悔起沒有答應讓小優一起來這件事情,若是有女孩子同行至少不會受到矚目。

 

躊躇了好一會,勇利才下定決心踏進店裡。

原以為會受到側目,但周遭的女孩子們心思全在挑選巧克力上,壓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才鬆了口氣開始逛起店內櫥櫃上琳琅滿目的商品。

 

手製巧克力並不在勇利的選項裡,沒有多想就跳過這區。

 

阻擋住勇利去路的店員小姐笑得格外燦爛,她用手指向眼前的巧克力商品問道:「那個,有需要為客人介紹嗎?」

 

「……啊,那就麻煩了。」突然被人叫住搭話,勇利內心其實是混亂的,儘管如此他努力想讓表情自然些,有些尷尬地點頭回應。

 

「若先生沒有特別指定,我推薦今年新推出的『動物造型巧克力』!可愛的外型十分受到女孩子歡迎,另外附贈一張留言的小卡片。」店員小姐繞過勇利用手指向不遠處的櫥櫃,上頭擺放各種動物圖樣的巧克力。

 

「口味除了不甜的黑巧克力外,也有牛奶巧克力可以選擇。」介紹途中,她拿起幾款推到勇利面前說。

 

畢竟沒有送巧克力的習慣,勇利還是第一次知道巧克力的選擇如此之多,不由得眼花撩亂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臉,指向巧克力櫥櫃說:「謝謝推薦,我再慢慢看。」

 

 

除了挑選巧克力造型以外,勇利大部分時間都被推擠到角落,好不容易等到人群散去才上前再次查看。

 

要是隨便挑選一種,也許還會引來尤里一陣反彈,還是慎選些比較好。

還好就像店員小姐介紹的一樣,動物造型種類多樣,很快就看見適合的目標。

老虎圖案的巧克力,大小約一個手掌大,口味選擇比較保險的牛奶巧克力,也特別在小卡上留了句簡單的留言。

 

 

在另外一方面,待在俄羅斯的尤里早就等得不耐煩,瞞著雅科夫正計畫飛往日本。

 

「真是氣死我,那傢伙腦袋除了炸豬排和溜冰以外難道就沒有其他東西了嗎?」尤里胡亂地將衣服塞進行李箱內,忍不住咒罵起那個遠在日本的戀人。

 

明明已經暗示這麼清楚,還被米拉看到調侃了一番,為什麼勝生勇利那傢伙竟然完全沒發現!

開什麼玩笑!要是沒有拿到巧克力,絕對不會回俄羅斯!

拖著行李箱快步前進,尤里搭上前往日本的飛機,在心裡暗自下定決心。

 

「說到底,都是勝生勇利那傢伙不好吧!」

「我要是連個巧克力都沒有,豈不是太丟人了嗎。」

每年尤里都會收到各國粉絲送來的巧克力,唯一不同的是,今年他更想從戀人的手中收到巧克力,因為那對自己來說別具意義。

 

◆  ◆  ◆  ◆

 

隔天一早,尤里拖著行李來到勝生勇利家門前。

 

踏入熟悉的溫泉旅館前,尤里吐了口長氣做足準備才將拉門打開,映入眼簾的是勇利的母親正忙碌地準備開店的情景。

「哎呀,這不是尤里嗎?好久不見了!」

將擦拭的抹布放在矮桌上,她熱絡地上前迎接許久不見的尤里。

「來找勇利玩?這時間他還正在睡呢,需要幫你叫他起床嗎?」

 

「不、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見狀,尤里連忙直搖頭。老實說,其實尤里很不擅長應付勇利的母親。大概是身邊盡是與之相反的人,自己直白的個性也時常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那麼今天叫勇利起床的工作就交給尤里了。」

 

姑且過關以後,尤里拖著沉重的行李上二樓,小心翼翼地來到勇利房門前。

 

就算在腦海有演練過一次,到了這種時候還是完全派不上用場,尤里有些煩躁地扒了扒頭髮後將原先的計畫拋在腦後。

 

「喂──炸豬排,快點給我把巧克力拿出來啊!」完全不管床上的人正睡得一臉香甜,尤里大力將門推開後一把將行李扔到床邊,湊近勇利耳邊大吼。

 

「啊?什、什麼?」

「情人節巧克力?不對,尤里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在做夢嗎?」被突如其來的巨大聲響嚇得直從床上跳起,勇利混亂地拿起床邊的眼鏡有些顫抖地戴上。

「好、好痛──」

 

「少囉嗦,快把我的情人節巧克力交出來!」

 

勝生勇利完全沒料想到,在他思考怎麼將巧克力送到遠在俄羅斯的尤里手上前,本人就跑到自己面前伸手要的情況。

 

Fin

 

其實一開始完全沒想到標題要下什麼好,總覺得如果是尤里好像會說這樣子的話XD

就變成這樣子啦!!!

雖然沒有放在文裡面XD

不過勇利收到的回禮是豹紋眼鏡框,豹紋外套之類的東西←

大概就是除了尤里來到日本時才有可能拿出來用的東西(為了要表示自己真的有在使用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匿。
  •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請隨時對戀人投以關注程度,特別是你的戀人是隻傲嬌小貓的時候((所以這是甚麼領悟啊
    然後維克禿就這樣被忽略了(?)
  • 其實維克托沒有被忽略啦XD
    但是他算是來湊劇情的人物~~(喂)

    小花✿ 於 2017/05/26 11:47 回覆

  • Sandra
  • ㄚㄚ,怎麼沒有完阿
  • 不不,這個短篇是有寫完的喔(?)

    小花✿ 於 2017/09/02 04: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