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陰暗處的某個不起眼的角落,格瑞藏身在樹叢裡,目不轉晴地看著不遠處體型龐大的野獸。

以一個狩獵者來說,他認為自己十分擅長等待,好比說像現在。

見時機成熟,他將力量凝聚在腳底並跳起,輕鬆揮動烈斬往目標物背後砍下一刀。

畢竟是越級打怪,本以為能夠一刀解決的野獸,在承受住攻擊後憤怒的扭動身體咆嘯了聲,往自己所在的位置筆直衝了過來。

先是一愣,閃避過怪物幾次連續攻擊後,格瑞架起手中的烈斬擺好攻擊姿勢,朝向腳裸位置橫砍幾刀,並以周圍障礙物輔助跳至頭頂位置,趁牠還在憤怒中失去判斷能力同時,直擊敵人的弱點。

受到攻擊後怪物一邊痛苦掙扎,一邊向後倒去,格瑞避開了牠倒下的位置,吐了口氣調整氣息之後,用餘光瞥了眼積分增加的提示便轉身離去。

 

凹凸大賽開始至今,格瑞遇過無數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的經歷。

其中不只有狩獵高級的魔物,參賽者私下間的鬥爭也不計其數,逐漸也開始對於生命的逝去感到麻痺。

 

以大賽的積分制來說,他有足夠的分數能睡在柔軟的床舖上,甚至是享用美味精緻的食物,但自己向來不喜歡與人打交道,儘管是與裁判球交談也是如此。

 

等到夜幕低垂,將蒐集好的樹枝聚集起來升了野火,隨意選了棵樹作為暫時休憩地點,席地而坐後將烈斬小心翼翼地放在一側。

即使是在吃飯、洗澡,或者在睡夢之中,格瑞都不曾鬆懈下來過,因為誰也無法預測,下一秒身邊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在這場殘酷的大賽上,能相信的人,只有自己。

 

02

 

「哎、格瑞!」

「……」

熟悉身影映入眼簾的瞬間,格瑞握緊烈斬的力到下意識地加重了些。

他不是沒有想過與金巧遇的情況,可能在旅行途中在某個不知名的星球,又或許某天在登格魯星上不期而遇,至少……沒有想過會在這場凹凸大賽上,以這樣子的方式再次見面。

 

看著眼前興奮地瞇起眼,朝往自己拼命揮手、露出白皙牙齒的人,沒由來的令格瑞想起與金第一次相遇的情景。

 

經歷母星的毀滅,獨自坐上飛船的他,來到了「登格魯星」。

格瑞還沉浸在失去至親的傷痛裡,對於未來感到相當迷惘,一瞬間彷彿失去生存的所有目標,只是一昧自暴自棄自己地想放棄一切、尋求死。

佇立在人來人往的街道,格瑞動也不動地以靠在牆邊,冷漠地掃視經過的行人、叫賣的攤商。

就在這時候,連續幾天已經沒有進食的肚子,像是抱怨般可恥的發出巨大聲響,百般無奈地吐了口氣並伸手輕撫。

精神上渴求死亡與解脫,但在這種情況下……身體還是出於本能的選擇生存。

 

「哎、我說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聲音偏高的男聲傳入耳中、將格瑞的思緒拉回,他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你總算肯看我了,我叫了你老半天!」

這時格瑞才看清眼前的人,那個比自己矮上半截身高的男孩正手插著腰、為了引起自己注意力似地踮起腳尖喊著。

「前天和姐姐外出看見你站在這,昨天你也站在這裡發呆,看你的樣子不像是登格魯星人,你是來旅行的嗎?哎你怎麼又不說話啦?」

好吵。這大概是格瑞下意識的第一個想法,當然並沒有將這句話說出口。

對於眼前這名一副自來熟,正不停向自己拋出問題的金髮男孩,自己實在有些反應不及。

「我故鄉的母星已經不存在了。」

 

男孩聽懂話裡的意思,換而言之對方是沒有家可以回去了吧?想到這裡,總覺得有些可憐……自己的姐姐曾說過如果遇上需要幫忙的人,絕對不要吝嗇的對他伸出援手。

「我說,如果你沒有地方住的話要不要來我家?」

「不用……。」

「你不要跟我客氣,我姐姐常常對我說要幫助有需要的人!」

一句完整的話尚未說完,格瑞就被眼前的人給硬生生打斷,並且態度強硬的拉起自己手腕自顧自地往前走,也不知道是餓肚子沒力氣的緣故,就被眼前的小蘿蔔頭這麼半拖著走。

 

「你不用擔心,我們家只有我和姐姐兩個人,她一定會稱讚我做得很好!」

拉著比自己高上半顆頭的人,金露出好奇地眼神打量身後的人:「我叫做金,你呢?」

 

至今格瑞仍然清楚記得,那名被稱作金的少年轉身時嘴上掛著的燦爛笑容。

那曾經無數次──將自己從絕望深淵救贖的聲音。

 

「格瑞──!」

包括他選擇離開登格魯星時,金吸著鼻子抿著嘴像是強忍著哭意一字一字地說:「你可千萬別把我忘了呀!我絕對不會忘記格瑞你,不管在哪裡我們都是好朋友!」

 

儘管身處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他仍像是唯一照亮世界的一盞明亮燈光,指引著道路。

如果可以,格瑞自私的希望金永遠保持當時那般天真無邪的模樣。

 

03

 

拒絕金的組隊邀請後,格瑞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大賽排名第二的他,向來是其他參賽者虎視眈眈的對象之一,只有自己還能夠輕鬆應付,若是再加上像是不定時炸彈的金來說,負擔實在太大了。

 

面對昔日熟悉的友人,格瑞相當清楚金的性格。

比起自己,總是優先考慮到他人的事情,喜歡幫助人,愛管閒事,是個滿腔熱血的笨蛋。

就算幾年沒見,還是一如既往傻裡傻氣的模樣,對陌生人完全沒有半點戒心這點也毫無改變。

簡直讓人看不下去。

格瑞想破頭也想不到,為什麼金能夠輕易相信別人,就算因此受騙上當吃虧也只是笑了笑,難道因此喪命在這種地方也無所謂嗎?

 

「凹凸大賽可不是遊戲,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金。」嘆了口氣後,格瑞將烈斬單手架在肩上,語氣裡盡是無奈,「你還是放棄比賽,搭上飛船回到登格魯星吧。」

 

格瑞能夠理解金想改變登格魯星球命運的想法,他卻不認為星球上的居民會因此感謝他半分,只覺得眼前樂天派的人像個傻瓜似的。

要是在這種地方死了,可是什麼都沒有了。

金完全不明白,一旦參加這場大賽就形同如履薄冰。

如同格瑞所想,對方完全沒有放棄參加凹凸大賽的念頭,反倒更加興致勃勃地往大賽報名點直奔而去。

還是老樣子,完全沒有在聽人說話。

要是對方是能夠輕易勸說就離開的人,或許自己就不用落得現在頭痛不已的下場。

 

金太過於直率、單純,格瑞想就算明擺著陷阱對方肯定也會一腳踩進去。

參加凹凸大賽至今習慣獨自行動緣故,向來沒有足以稱為他弱點的存在,突然的意識到金可能成為了自己唯一的弱點。

保持距離,是他唯一所能做到,保全兩人的最佳方案。

 

04

 

「格瑞!不要再硬撐了,我們一起行動吧!」金看著因為自己而身受重傷的格瑞,滿臉擔憂地想勸說對方暫時與自己行動。

「只要我們在一起,不管什麼麻煩都能夠解決!」

 

「我自己一個人就足夠。」在元力尚未恢復的情況下,格瑞認為與金組隊是相當危險的行為,果斷拒絕對方的提議。

就算是硬撐也無所謂,他可不想再一次看見因為自己導致金身陷危險的情況。

 

「哎格瑞你不要說這種無情的話嘛!咱們不也一起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嗎?」沒料到會被格瑞這麼乾脆地拒絕,金有些氣餒地噘起嘴來踢了下路邊的石頭。

 

「從你來到凹凸星球我就告訴過你,這場比賽可不像遊戲那麼簡單。」金總是將一切想的太簡單,或許在他的世界裡根本不存在著所謂的壞人。

究竟該如何才能消除眼前人天真的想法?就算用力敲了敲對方的腦袋瓜或許也改變不了什麼。

 

「哈哈……是呀,格瑞說的沒錯,可我已經沒有後路可退。」被格瑞的話戳中痛處後,金伸手扒了扒頭髮,並扯開有些尷尬的笑容。

「總會有辦法的!為了找到失蹤的姐姐,也是為了登格魯星的大家,我必須贏得比賽。」金說話同時,像是下定決心似的握緊雙拳。

 

「不,你不懂。」格瑞馬上否定了金的話。

 

如果金真的了解,就會知道凹凸大賽不過是場噱頭,創世神也並非什麼仁慈的存在,只是單純享受施與給,把參賽者間的廝殺當作娛樂罷了。

 

金還是第一次被格瑞這麼強硬否定,倒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沒有見過這樣的格瑞,至少在自己的記憶中沒有。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方變得──和自己記憶中的模樣有些不同?金有些納悶地鼓起臉來。

「難道我就這麼不值得讓格瑞依靠嗎?」

 

「與其選擇依靠蠢蛋,不如自己一個人輕鬆。」此刻從背脊傳至全身的痛楚讓格瑞痛得幾乎無法挺直身,為了不讓金察覺到他別開臉,並調整站姿冷冷地回答。

 

「不對,你在逞強,格瑞。」雖然沒有任何根據,但是金就是能夠知道。再怎麼說他也和格瑞共同生活過不算短的日子,對方在逞強時總會下意識避開與自己相視。

 

「如今我們一起行動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你還不懂嗎?」格瑞知道自己最終會成為他人的目標,而實力尚未成型的金則是最容易下手的對象,要是現在他們湊在一起豈不是正中下懷?

 

「我不像格瑞一樣聰明,不擅長思考那麼複雜的事情,如果你不和我說清楚,我就不會知道!」

「不要一個人都把事情都攬著啊、格瑞。」金繞過格瑞並握緊對方的手,這時才發現對方的手裡布滿大大小小的繭。

金用雙眼筆直地凝視格瑞,一想到對方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獨自努力著,就忍不住哽咽起來。

「咱們不是重要的朋友嗎?而且你就和姐姐一樣像是我的家人。」

「格瑞,你臉上的表情告訴了我,你在說謊,你很悲傷、很痛苦。」雖然尋找姐姐,改變凹凸星球命運的事情相當重要,但也不能就這麼放任格瑞不管,這有違他的做事原則。

「我……不喜歡你露出這樣的表情,更不希望你難過。」

 

「……」格瑞就這麼被金的話給弄得啞口無言,對方到底是少根筋到什麼樣的程度,才能夠說出這種話來?

 

格瑞知道自己變了,而金──還是一如既往,天真、直率表情,他並不屬於這裡。

金的來到,讓自己陷入躊躇不前的狀態,格瑞甚至有瞬間遺忘參加大賽的真正理由。

 

為了找出母星被毀滅、父母死去的真正理由,在這場大賽上勝出是必要的,那怕為此讓雙手沾滿血腥。

 

「我還沒有需要讓一個比我更弱的人保護。」

格瑞知道自己話似乎說得重了點,但是不這麼說對方肯定會追上來。

「這場凹凸大賽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公不公平,只有留到最後的人才能得到一切。」

「比起我的事,你更需要考慮的是如何生存下來。」說完話後,格瑞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他沒有勇氣看向身後的人,因為知道要是看見金臉上的表情,自己肯定會心軟。

 

05

 

曾經,格瑞天真的以為,他可以平靜地迎接每個人的逝去,包括他自己。

 

「說好了呀格瑞,我們要一起獲得勝利!」

「哎?我才不蠢,肯定有辦法讓大家都能實現自己的願望的!」

「如果犧牲別人才能達成願望,那我絕對不要!要是姐姐也知道她一定會生氣的。」

「要是我們一起留到最後,你……」

「我一直都知道,格瑞是個溫柔的人。」

 

直到看見渾身是傷、虛弱倒在地上喘息的人為止,格瑞才第一次意識到……一直以來他認為是自己保護著金,才發現其實他才是被保護著的一方。

 

「笨蛋。」格瑞快步跑到金的所在位置,動作輕柔地將倒臥在地的人小心扶起。

 

雖然金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傻笑,但從腹腔深處傳來的疼痛感卻讓他連勾起嘴角的力氣都沒有。

「格瑞你別擺出這種表情呀……」注意到格瑞臉上沉下來的表情,金忍著痛故作輕鬆的說著。其實比起傷口傳來疼痛,他更心疼格瑞臉上那從來沒有展現過的悲傷,心狠狠的揪結在一起,但也同時感受到被珍視的溫暖。

「哎~拜託你,不是應該好好安慰一下…傷患嗎…說點…什麼都好……」

 

「誰要你多管閒事……」除此以外,格瑞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

 

之後迎接兩人的是短暫的沉默,除了金微弱的喘息聲以外安靜得可怕。

 

眼皮異常沉重,傷口的痛楚也在不知不覺開始變得麻痺,彷彿在暗示著什麼似的,身體的轉變讓金感到害怕起來,一直以來壓抑著的情緒終於忍不住潰堤。

「其實,我一直很懷念在登格魯星上的日子,有姐姐……還有格瑞……我一個人……好寂寞……呀。」

儘管為了生活,每天都弄得灰頭土臉,但每當回到那個家總會人充滿活力。

或許在自己潛意識裡,只是一直在追逐那段美好的時光。

 

「對不起……」感受到懷中人的溫度逐漸流逝,格瑞下意識地摟得更緊了些,除了道歉的話以外他不知道自己還能為對方做些什麼。

 

「大家只是……有不惜拚上性命也要得到的東西而已。」金曾經認為只要一起同心協力,肯定能打破大賽的規則,到了最後他才發現那不過是自己可笑又天真的想法。

 

身體竄上的涼意讓金開始直發抖,視線開始變得模糊,連呼吸都開始覺得痛苦,更別提像剛才一樣話說個不停。

金知道,有些話現在不說,以後肯定也沒有機會親口告訴格瑞。

「格瑞,我喜歡你。」

金在心裡這麼想,除了虛弱無法開口以外,現在這種情況下,儘管再怎麼少根筋都說不出口這種話吧?再者,一個將死之人的告白,究竟有多麼沉重,金不是不知道。

對不起,格瑞,請原諒我最後的自私,唯有你是必須活下去的。

「你一定要贏,格瑞。」像是用盡最後一絲力氣,金扯開淺淺的笑意。

 

「你一定要贏,格瑞。」

就像是詛咒般的話語,在腦海盤旋不去,那是金留給自己最後的話。

一直到最後,還是這麼任性妄為。

 

第五輪比賽是怎麼結束的,格瑞也記不清。

 

「我在此宣布──第五輪淘汰賽結束,恭喜參賽者:格瑞,你成為本屆凹凸大賽的冠軍。」透過電子屏幕,格瑞看見丹尼爾裁判長的身姿,他用著低沉且流暢的聲音宣布,並做出鞠躬的動作。

 

此刻完全沒有半點喜悅的心情,簡直糟糕透頂不過。

一直緊握在手裡的烈斬滑落至地面,格瑞看著自己顫抖的雙手久久無法言語。

 

格瑞依稀還記得,金還躺在自己懷裡露出十分虛弱地微笑說:「沒事。」

黑暗中還能清楚看見被回收參賽者的元力技能,彷彿像是要連最後殘留在手心的溫度都奪走殆盡般。

金的死亡,是格瑞最不願意見到的結果。

 

「格瑞!」

「格瑞,我肚子餓啦!」

「你瞧、這是我今天挖到的礦石,雖然被說是沒有價值的石頭,可是我很喜歡,它的顏色就跟格瑞的眼睛一樣呢!」

「我才不矮呢,以後肯定長得比你還高!」

「格瑞,你要去很遠的地方嗎?」

「雖然不能在一起很寂寞,不過沒關係,肯定會再見面的對吧?」

 

「格瑞大人,恭喜你獲得凹凸大賽冠軍,現在請告訴我您的願望。」

 

獲得冠軍、得到與神使相同的權力,能夠知曉自己一直以來追尋的東西,本應該發自內心感到開心才是。

但如果他渴望的一切,是必須建立在金的死亡上,早應該在最初見面時就算動用武力也要將對方趕回登格魯星,或許……他們都不應該參加這場大賽。

 

「我的願望是……」

 

是你,給予一無所有的希望,生存的意義。

金,你就像是這個世界上最溫暖的一道陽光,照進我的世界。

你的存在就如萬丈光芒,耀眼的讓人忍不住炫目。

 

FIN

 

拼命的開了幾天夜車終於打完啦Orz

中間修修改改也花了好多時間,還是覺得看別人的糧簡單自己產好累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