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只有兩個人的屋內顯的寂靜無比,圓堂站在豪炎寺的面前凝視著。

現在他、全身上下散發著他無法用言語形容的一種氣息。

就像是那個時候一樣……

 

 

「我喜歡你,喜歡你、豪炎寺。」圓堂有些哽咽的開口對著一旁的人說著,他伸出有些顫抖的雙手緊抓著他的手,心底的不安逐漸擴大著。

 

被緊握住雙手的豪炎寺先是沉默了許久,並沒有回握住那雙手。

 

「我知道。」豪炎寺顯得有些無奈的苦笑著回應,對於他……自己有太多的愧疚無法說出口,就連現在想要回握住那雙手的勇氣都沒有。

 

「我喜歡你。」一旁的人又再次的重複開口說著,圓堂緊抓著那個的手,似乎想確定些什麼的,就算那雙手只是毫無反應的任由自己擺弄著。

 

「我知道……」

「但是對不起,我不能愛你。」

豪炎寺有些無力的鬆開他的雙手,將視線轉移向別處,他知道若現在自己回頭看他,一定會恨不得緊緊的擁住他吧?

 

對……現在的自己不行,又或著是不可以、他不能。

 

「為什麼?豪炎寺──。」他真的無法理解,為什麼他不能愛自己?明明上秒鐘,他們還緊緊的擁在一起。

 

「圓堂,我愛你、我愛你……。」那語氣中滿了無限掙扎。

「但是現在的我,無法繼續愛你……對不起。」

接著豪炎寺抬起臉來無力的看了眼自己最愛的人,然後起身離開了那個地方,那個他和圓堂一起幸福生活的地方。

 

『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回去了,圓堂。』在關上大門前豪炎寺忍不住回過頭看著身後的人,從口袋中拿出了備份鑰匙放再大門一旁的信箱內。

 

那,是他們最後一次的見面。

 

幾年之後當圓堂再次看見他的時候……

那個人已經和自己記憶中的模樣,無法重疊在一起了。

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

 

 

「下定決心了嗎?」倚靠在一旁樹幹上的男子嘆了口氣問著一旁的人,彷彿早就看穿了一旁圓堂的所有心思。

 

「對不起,請允許我這次的任性,我想……他一定是有什麼理由的。」圓堂有些無奈的將手撐在自己面前矮了自己一截的欄杆上,他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非常的肯定自己的想法絕對沒有錯。

 

那個豪炎寺,是不可能背叛自己的……絕對不可能。

更不可能一聲不響的離開。

 

「不要猶豫,只要筆直的朝向你所深信的方向前進著,那就好了。」一旁的鬼道只是輕搖頭,對於昔日的好友變成這樣他也很訝異,他現在所能做的事情也就僅只於這樣罷了。

 

「謝謝,也麻煩你了……。」圓堂朝向另一個方向走去,臨走前還不忘了朝向鬼道微微領首的笑著,他想自己一定會有好長的一段時間無法回來的。

 

如果無法將你從那黑暗的深淵給拉起,那至少請允許我與你一同向下墜落。

 

「豪炎寺……。」

 

像那個時候一樣無能為力的看著你的這種事情,已經辦不到了。

現在就去你的身邊,馬上……。

 

※ 請注意視點切換。

 

他夢到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裡的自己穿著十號的球衣,笑的很開心的盡情踢著足球。

他不斷回頭往球門前的方向看去,那個人總是會莞爾淺笑著朝向自己揮手。

 

『這球實在踢的太好了,……!』

但是為什麼自己聽不清楚呢?他到底在和誰說話?

 

正在球場上奔馳的人到底是誰?不對、他是誰?

到底,豪炎寺修也和石戶修二、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

 

『……、……!』

 

總覺得聲音越來越遠了,那個站在球門前的人是誰?

不要、他不想離開這裡……他想要一直待在這裡,哪裡都不想去。

 

『豪炎寺──』 『我在這裡喔,豪炎寺。』

 

「在哪裡,你在哪裡──」

 

『哥哥……』 『修也。』

不遠處的地方明顯的可以看見兩個身影,他焦急的往聲音的源頭看去。

 

當自己跑到了夕香的身邊準備伸出手時,夕香笑了笑後消失了。

而一旁的父親面色的凝重的看著自己,逐漸變得透明的不見了。

 

『在這裡啊,我在這裡。』

 

找不到……我找不到你,這個世界……沒有圓堂守的存在。

 

「不對喔,我就在這裡、豪炎寺……哪裡都不會去了。」豪炎寺像是感覺到了有人緊擁住自己在耳邊低語的聲音,這雙手的觸感……自己是不可能會認錯的,是那個人……。

 

「圓、圓堂……?」霎時間豪炎寺睜開雙眼不停到處尋找著,他下意識的伸手撫上自己的臉,彷彿剛才的人還輕撫著自己的臉龐上還殘留著一絲餘溫。

 

啊啊、自己在期待什麼……真是愚蠢啊。

他現在是『石戶修二』,是第五部門的領導人,是『聖帝』。

他已經不需要『豪炎寺修也』了,不得不捨棄掉的、那段過往。

 

「可是為什麼,這裡好痛苦……。」緊捉著胸前的衣領豪炎寺不斷用著袖口擦拭著眼角流出的淚水,他現在應該很快樂的才對啊……他可是聖帝。

 

錢、權力、勢力?自己什麼都有,但是……

他無法擁有一個完整的『圓堂守』,對、因為他捨棄了。

 

豪炎寺修也,已經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了,是自己抹殺掉他的存在。

 

哭累了就繼續闔上雙眼,他只允許自己在夢裡思念那個人。

即便那只是虛幻飄渺的夢境,但是、那裡的自己可以毫無顧忌的擁抱著他。

 

「我喜歡你、好喜歡……喜歡的不得了,所以我不能愛你。」

 

 

【 Fin 】

 

 

作者的話:

 

Orz 不忍說阿GO是聖帝之後就衍生了這種很想打痛痛又虐虐的劇情了。

本來還再想一定是夕香妹妹又幹麻了,本來斷定這篇是圓豪可是又有點圓豪圓。

CP認定什麼的我果然還是太嫩了(抹臉)

 

寫這篇的途中還一度猶豫要讓小豪忘記圓堂還是記得……

於是為了讓他和主題有點連結性的,就讓他記得好了(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殺~疾風之王~殺
  • 喔喔喔喔喔喔好看好看好看好看(你怎麼都只說這個

  • 謝謝wwwO_O!

    小花✿ 於 2011/12/02 11:44 回覆

  • 橘子
  • 嗚喔喔喔喔喔喔~~~
    這個cp好勁爆阿!!!!
    ((鬼吼鬼叫

  • 很勁爆竟然WWW!!!?

    小花✿ 於 2011/12/03 22:57 回覆

  • 山貓
  • 聖帝哭哭萬歲!!!\(^O^)/(!?

  • 竟然哭哭萬歲wwww!!?

    小花✿ 於 2011/12/09 19: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