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那個人是完全不同的兩人,總是這樣的想著。

儘管身穿著背號同樣是十號的球衣,他想自己也不可能會認錯。

 

身高、頭髮的顏色,年齡、以及很多細微上的差異。

或著就好比像是接吻的習慣,或著擁抱的力度,都是是完全不同的。

 

 

「典人──」倉間喜歡倚靠在劍城的懷中聞著那股他特有的一股味道,令他感到安心不已的。

 

「嗯……?」半瞇著眼他有些疲倦的將視線落在身後緊擁住自己的人,就在剛才久違的歡愉裡,他已經把自己剩餘的力氣全部都給揮霍殆盡了,現在只想好好的閉上眼休息。

 

「沒什麼,只是想叫你的名字而已。」仰躺在一旁看著疲憊不已瑟縮在一旁的人,看來他以後得克制一點才行,醒來的隔天總是會聽到一旁的人不斷抱怨著腰酸背痛等等的。

 

這樣的他,也讓自己覺得非常、非常的可愛……。

 

「晚安。」劍城看著一旁的人傳來的平穩呼吸聲後忍不住嘴角上揚了些,接著將床單拉起了些闔上眼緊擁著一旁的人說著。

 

隔天的早晨果然在倉間的抱怨聲中劍城醒了過來。

 

「……你弄成這樣子我是要怎麼去上課。」倉間站在鏡子前一把拉起了劍城的T恤,看著自己身上數不清的紅點忍不住無奈的扶額。

 

「反正冬天要到了吧?穿個高領的衣服就不會被發現了。」劍城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打了個呵欠漫不經心的回應著,似乎早有預謀的露出滿意的表情看著自己在他身上所留下的記號。

 

「浴室借一下,我去洗澡。」似乎也被劍城影響的倉間也跟著打了個呵欠,他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些的走到了一旁的浴室前說著。

 

淋浴的途中他挺直身體看著鏡中的自己,這般模樣……

自己從來沒有見過,和他在一起之後自己也改變了不少。

 

『倉間學長,最近很常看見你笑呢。』記得前幾天天馬不經意的提起。

 

臉上的表情,或著笑容逐漸增加著──他不討厭這樣的改變。

 

大約過了幾十分鐘後,他披著浴巾一邊擦拭著一邊走了出來。

 

「衣服借一下,我忘了帶。」倉間走到了劍城的面前淡淡的說著,也不管自己就這麼光著身體只圍著一條浴巾,尚未吹乾的頭髮不斷滴落至木製的地板上。

 

「你沒帶衣服嗎?真稀奇。」劍城看著佇立在自己面前許久的倉間有些訝異問著,接著起身走到了放置著衣服的櫃子前翻找著倉間穿的下的衣服。

 

「果然有點大件,不過無所謂。」待倉間換上衣服後他看著袖口的部份長了些而甩了甩說著,他並不在乎衣服是否合身,只要想著自己正穿著劍城的衣服在身上就覺得非常的開心……吧。

 

於是他忍不住抬起手嗅了嗅衣服上的味道──

平時來到他的家自己應該會帶換洗衣物的,這次卻故意的遺忘這件事情。

 

「噗──」

「你這是在做什麼?像小狗一樣。」

劍城將一旁倉間逗趣的舉動全部都給看盡了眼底,忍不住一陣爆笑的問著。

 

「咳、咳咳……我只是想確認看看這衣服上面有沒有什麼怪味道而已。」倉間發現自己丟臉的舉動被劍城給看到後忍不住乾咳了幾聲,雖然想要解釋自己舉動的原因,但卻好像越解釋越糟糕。

 

 

【 Fin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