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記得自己曾經有個溫暖的家,父母親和敦也圍繞在自己身邊的日子,總覺得像是很久以前發生似的……

 

哥哥。」『士郎,快過來啊。』他試圖伸出手往那片景象一伸,只是在觸碰到它的同時影像也變得渾濁不清。

 

啊啊,他都忘了,敦也和爸媽已經不在了。已經和那些記憶一起埋葬在那片一望無際的雪白裡頭。

 

「吹雪。」『吹雪……』「吹雪!」是誰,在呼喚著自己的名字──他記得那略為低沉的嗓音,總是露出溫柔的表情凝視著的人。

 

豪炎寺,豪炎寺修也。那個給予他存在意義,並且給了自己新的歸屬的人。

 

「修也。」吹雪依偎在豪炎寺的懷中緊緊擁著他喃喃道。他的體溫,皮膚的觸感、從髮稍傳出的洗髮精的香味,一切都是如此的令人感到安心不已。

 

「修也、修也……」吹雪將臉埋至胸膛的位置,一次又一次的喚著他的名字。只有在喊著他名字的同時,他才能確信自己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嗯……怎麼了?」豪炎寺順著髮絲的方向輕撫著柔聲問道。

 

「沒什麼,只是想叫修也的名字而已。」見狀吹雪輕搖頭淺笑著回應。不想讓他感到困惑,其實只是有點不安罷了……夢見過去的事情。

 

『修也是絕對不會離開我的,對吧?』這種話,他怎麼也問不出口。

 

「別擔心,我在這裡,安心的睡吧。」豪炎寺將吹雪額際的髮稍輕輕撩起在額頭上輕吻後說道,將擁抱他的力道加大了些。

 

Fin.

 

其實很喜歡這對,但是有時候總是不知道到底該虐還是該讓他們甜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