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馬說出那個名叫劍城京介的人名後,已經過了好幾天。

這幾天她花了許多時間,將自己從幼稚園開始直到國中的相片簿全數翻了出來,想要試圖從裡頭尋找劍城京介的線索。

 

「果然還是沒有嗎……」小葵失望的將最後一本相簿闔上並堆疊起來說道。

 

這幾天她老是想要從天馬的口中問出點線索,但是足球部這個社團她並沒有參加過……也完全沒有任何相關的記憶。

 

「我是書法部的社員……沒有錯吧?」不可否認的,她對自己的記憶抱持著質疑。她的確是書法部的社員,但是……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加入的?自己的記憶開始產生了錯亂,但她卻找不到其中漏掉了哪些東西。

 

 

「劍城就是劍城啊!小葵。」天馬用著有些複雜的表情看著小葵解釋著。這幾天他去找了以前足球部的學長們,但他們卻各自加入了不同社團,毫無交集的。共通點全是忘了足球部的事情。

 

「對不起,我還是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小葵無奈的搖頭回答。儘管從天馬的口中聽到了關於他的事情,但那些天馬口中曾經與他參予過的事情,她毫無記憶,甚至連一點些微的片段都想不起來。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感到焦躁、害怕。

 

『喂,小心一點啊!瞧妳這樣走路等等撞到人。』

最近,她開始頻繁的作夢,夢裡有個非常溫柔、熟悉的聲音。

 

如果忘記了,那就重新製造回憶就可以了。

但是她忘記的卻不僅僅只是稱作回憶的東西。

 

「如果我被誰遺忘的話,一定也會感到很難過的。」如果那個人也同樣的遺忘了自己,那麼痛苦一定是加倍的。

 

漸漸頻繁的往天馬口中曾經說過的無數地點找尋記憶。

 

以前雷門中學的足球部,現在已變成堆放雜物的倉庫。

 

「不在這裡。」

小葵拉上了門離開了鐵皮屋內,在裡頭沒有任何相關的記憶湧上。

 

利用假日的時間她繞過了無數的地點。她確切的察覺到了失去某部份很重要的記憶,但她卻全無從找起那部份遺失的東西。

 

「……很難受。」小葵無法清楚的用言語來解釋現在的感受,她感到難過、痛苦,那是因為她知道她必須找回某些東西。

 

那個曾經與劍城京介一起相處過的記憶。

 

「天馬說過,大家常常來這裡練習。」小葵走到了校園裡長滿草皮的地方說道。天馬說過這裡曾經有個足球場,但是它卻騰空消失了,但在她的記憶中這裡從未出現過足球場。

 

是不是……該放棄尋找了?這樣漫無目的的尋找。

 

不要放棄。」

那個人也一定在尋找著妳。」

 

倏地一陣風吹起,小葵伸出手遮住在眼前阻擋砂子跑進眼裡,當她抬起臉的瞬間,看見了一名身影在不遠處。

 

「誰?」小葵從這個人的身上湧起一股懷念的感覺。

 

「不用擔心,一定會恢復原狀的。」

不論是京介或著是妳。」

少年說完話之後露出笑容便消失在小葵的面前,遺留下來的只有少年方才抓在手中的足球而已。

 

「……是認識的人嗎?想不起來。」小葵愣了愣,她向前拾起那名少年遺落在地的足球。

 

 

腳步聲,逐漸接近的聲音。

 

 

「你是……」

 

深藍色的,那抹身影──

 

 

「終於找到)了。」

 

 

Fin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的出來wwww

和小葵說話的人,是優一歐尼桑QQQ

因為GO的劇情關係所以臨時決定讓哥哥出場一下。

最後其實也停在很&^*&的地方。(好意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