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不知不覺間特別在意起左手,只是因為綠間總是小心翼翼呵護自己的手指所以好奇的成分或許居多也不一定。

 

偶爾高尾也會模仿綠間的舉動抬起左手審視一番,但怎麼看都覺得有些奇怪,「小真的手指比較漂亮,也比較長呢。」畢竟這雙手是自己的手啊,這麼想著。

 

就連高尾也幾乎沒碰過幾次綠間的手指,小心翼翼的保護著右手甚至讓高尾有時候會想著「難道小真會彈鋼琴嗎?」之類的,因為熟識學鋼琴的朋友總是很小心的照顧雙手。

 

「我會彈。」沒想到高尾隨口一問卻換來綠間這般乾脆的回答。

 

「咦、咦──我怎麼不知道!」高尾驚訝的眨了眨眼睛,同時心裡也想著難道鋼琴也是需要「手感」這種東西嗎?嗯,還是不要問好了,不然小真又會開始長篇大論。

 

綠間對上高尾懇求的目光嘆了口氣回答「如果我心情好。」並不是不想讓人聽到自己彈琴,或許因為是高尾所以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吧。

 

高尾和成Ver.

 

高尾和成與綠間真太郎交往經過了一個學期半左右,逐漸的開始真正認識綠間真太郎這個人。像是早上必聽的早晨占卜,甚至有天還發生因為自己天蠍座和巨蟹座相剋,逼迫自己不要靠近自己半徑一公尺的事情呢。

 

「小真老是喜歡說反話。」高尾忍不住輕笑,想起初識的情景。

 

綠間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打量眼前的人毫不客氣的說道,「我說你啊,是笨蛋嗎?」像個笨蛋似的拿著籃球抱著跳來跳去的舉動,正常人是不可能這麼做的吧。

 

「啊咧?」高尾還尚未反應過來愣愣地回應,注視眼前比自己高上一截帶著眼鏡的人。

 

現在想想哪有人會對初次見面的人說「你是笨蛋嗎?」的這種話啊──!!高尾忍不住在內心這麼吐槽。

 

可是、可是啊,小真,我覺得能夠和小真相遇或著是一起打籃球,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

 

綠間真太郎Ver.

 

高中畢業的那年,高尾本來擔心綠間會選擇醫學這條路,他曾經想像過如果自己身邊的人不是綠間,甚至是不會在一起打籃球的事,就覺得……胸口非常的悶,像是什麼東西被梗塞住一樣。

 

綠間將志願表往高尾的桌上一扔說道,「總之,我是會繼續打籃球。這個快幫我交給老師吧。」或許是因為不想看見高尾那副沮喪的表情,但還想繼續打籃球也是原因之一就是,但是其中佔的比例並不大。

 

綠間趴在桌上闔上眼,並沒有特別想睡,只是單純的想要閉上眼休息一會罷了。但是座位前方一直傳來了高尾微弱喚著自己「小真」的聲音。

 

這麼想起,自己進入秀德已邁入第三年,本來還想自己怕麻煩的個性大概交不到朋友,沒想到卻因為籃球部的關係認識了高尾和成這個人。

 

他是一個老是喜歡在自己周圍打轉,每次都被自己拜託一些麻煩的瑣碎事情,好比像是因為想看海常與誠凜的比賽而勤奮的踩著人力車,一副使命必答的模樣讓後座的人忍不住微微牽動嘴角,但還是笑的很開心的照辦。總覺得這樣的他很可愛像是某種小動物似的。

 

甚至對於他過份親暱的「小真」感到習慣,或許某天突然改口叫「綠間」自己會反應不過來也不一定。

 

那個本來不愛笑的綠間真太郎,臉上逐漸露出溫柔的笑容,只因為高尾和成。

 

綠高Ver.

 

高中畢業的那年,兩人讀了同一所大學,因為離自己居住的地方有點距離,所以一起共同租賃一間套房,套房的坪數兩個人住算是剛好的範圍。

 

剛剛搬進套房裡的時後高尾便被像山一樣高的綠間行李給嚇到「小真,這些是什麼東西?」愣愣地看著玄關到大廳附近都堆滿的物體,向一旁正在拆開行李的綠間詢問。

 

「是我的行李。」

「……小真你的行李會不會也帶太多了,到底都裝些什麼?」

「幸運物。」

 

高尾聽到之後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樣,最後將自己宅配的行李先堆到玄關上開始整理,「等會我也來幫你一起整理吧。」露出沒輒的表情對身後的綠間淺笑。

 

之後房子裡的擺設到到家事都由高尾一手打理,總是能將家中整理的井然有序。「家事就讓我來吧!」因為綠間很照顧手指的關係所以高尾自告奮勇,但偶爾情況允許的日子綠間會特地下廚。

 

兩個人的選課雖然大多都是一起,偶爾也是有例外幾堂選修課是錯開,頂著大太陽從大學回到家中高尾拿出鑰匙打開大門,有些性急的脫下鞋子一屁股的坐在玄關上大口喘氣。

 

高尾伸手拭去額際的汗水喃喃道,一邊調整呼吸「外頭的太陽還真是快把我曬乾了。」玄關的鞋子整齊的擺放綠間的鞋子,這時間他也該起床了吧?倏地站起往大廳走去。

 

這樣的感覺真不錯啊,回到家裡之後有人迎接自己的感覺,亦或著是在家中等著另一半的歸來,有種好像從很久之前就是這樣子的感覺。

 

走廊上明顯的可以嗅到一股香味,高尾循著味道來到了廚房,看見圍著自己平時的粉色圍裙穿在綠間身上那種不協調感讓高尾忍不住「噗──」一聲的大笑,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他下廚但實在無法忍耐啊。

 

「哇──小真今天下廚嗎?我真高興。」高尾一溜煙的跑進廚房湊在綠間身邊,彎下身看著正在炒菜的模樣滿足的說。

 

「囉唆,快去沖澡然後去等吃飯。」綠間用餘光瞥了眼一旁的高尾回應。

 

「那我就去等吃飯囉。」高尾站在廚房門外,凝視綠間的背影。笑著。

 

「對了,桌上的東西……是給你的。」

「絕對不準我在家的時候拆開,我警告你……」

「喂──!!」

 

正當綠間轉身要向身後的人叮嚀時,才發現高尾那傢伙早就已經不在廚房外了。心裡想著「糟糕」的同時,客廳傳來了碰撞以及高尾聲音。

 

「唔哇──」

「小真!!這真的是要給我的嗎?是戒指、戒指耶。」

 

「高尾你這傢伙,我不是說、說不準我在家的時候開嗎!」

 

兩人大吼大叫的聲音在客廳裡完全混在一起,行程嘈雜無比的場面,綠間紅著臉手上還拿著鍋鏟急忙熄火便從廚房跑出來,沒想到高尾已經拆開了盒子。

 

或許對於人們來說只要是有型態的東西,想要將它留在自己身邊,就好比是綠間小時候曾經飼養的寵物,為了不讓牠受到任何傷害他從不帶他走出家門過,但是庭院很大綠間不時會把牠放出來走走,但最後牠還是面離了死亡。將喜歡的東西好好的收妥在櫃中,卻發現哪天它還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寵物的話是用「項圈」來套牢,不讓牠能夠逃離自己的身邊,而「戒指」或許單單只是因為自己的佔有慾,所以才買的吧?在包裝禮物盒時店員小姐如此問「先生,這對戒是送給女友的嗎?我幫你包的可愛一點吧。」幻想著高尾將它戴在手中的模樣「嗯」有些敷衍的回答。

 

「嗚啊……」或許是因為太感動,高尾的眼眶中開始泛起水霧,從來沒有想過可以從綠間的手中收到戒指這樣東西,畢竟兩個人在一起也只能算是遮遮掩掩的,知道兩人關係的屈指可數。但是高尾從來不在意,因為他知道自己比任何人都還要擁有更多綠間的愛。

 

「喜歡小真,很喜歡。」

「很幸福,非常的。」

 

「嗯,還好我遇見了你。」

 

據說,左手握著幸福,右手握著回憶,而無名指代表愛情

將戒指戴在無名指上象徵著愛情幸福被你牢牢握在手中,一生同行。

 

Fin

 

發現最近字數有夠詭異的(ry)

靈感和我打文的時間比起來根本完全不夠用啊ww

插花+新刊+朋友合本www我會炸掉(根本就是妳一直偷閒X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拍拍
  • 超棒超棒www
    這兩個閃光快去結婚吧
    小發桑的文常常都能打到我啦www


  • www結婚梗什麼的
    能夠讓妳喜歡我也很高興喔www
    (常常對自己文ry


    小花✿ 於 2012/08/18 16:30 回覆

  • 蘋果頭的青蛙
  • 這好棒阿
    這是我第一次看綠高、沒想到我的接受度超大的www
    綠間穿圍裙我絕得無違和阿XDD超賢慧的(笑
    話說 我以為是高綠的說(你眼睛長在哪裡阿
    整篇我都以高綠的角度看完了
    赫然發現O口O?! 居然也行得通XDD

  • QAQ 非常的感謝我是妳的第一次(X)
    綠間其實感覺說不定意外的會下廚www
    可能這篇比較偏向高尾視角所以有這種感覺吧(?)不過是綠高喔(艸

    小花✿ 於 2012/08/21 00:25 回覆

  • 楓
  • 好久沒回來了
    花姐姐(撲
    終於有時間看黑子了
    跟樓上的一樣
    我竟然已高綠把它看完了
    現在越來越喜歡那隻狗(抹臉
    最後一句 黃黑萬歲wwww

  • wwwwww黃黑萬歲到底


    小花✿ 於 2012/08/24 14: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