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像做夢一樣,諾曼、雷──我們現在正在前往霍格華茲的路上呢!」艾瑪將手貼在窗前,雙腳跪在柔軟的椅墊上,兩眼直勾勾地盯著窗外的風景,對著包廂內的兩人說個不停。

 

「不過……究竟到霍格華茲的具體時間要多久啊?」艾瑪一邊問,一邊分神去思考待會該如何打發時間。

 

雷側頭看著窗外不斷閃過的景色,沒多想便回道:「誰知道。」

 

自從列車開始行駛後,艾瑪就貼在窗邊看風景,無聊了就向一旁的兩人搭話,一路上也不見她消停過。明明臉上掛著明顯因為過度期待,導致睡眠不足的黑眼圈,即便如此雷還是覺得對方吵得要命。

 

「車票上沒有註明時間,看來要等廣播通知才會知道了。」諾曼將口袋的車票拿出來細看,除了乘車時間以及地點外,就沒有更多的資訊了。

 

「要不我們──」似乎看膩了窗外的風景,艾瑪一屁股的坐回椅子上,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旁的人打斷了。

 

「別想到處亂跑添亂,列車上可不是只有新生而已,還有其他年級的學長姐們。」雷挑了挑眉,很快就駁回了艾瑪的提議,比起對方在列車上迷路,他更擔心艾瑪闖禍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情況。

 

與其演變成這種局面,雷倒寧願忍受艾瑪在耳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況且,包廂裡還有另外一個人在。

 

「伊莎貝拉媽媽有交代不可以到處亂跑喔,艾瑪。」諾曼臉上保持著一貫柔和的笑臉,雖然他不像雷一樣馬上拒絕艾瑪,但卻很清楚什麼回答能夠讓她打消念頭。

 

「唔……」艾瑪露出一臉可惜的表情,接著又說:「雖然違背和媽媽的約定不好,但是諾曼和雷不好奇嗎?說不定能結交到新朋友呢!」

 

「反正到了學校自然會認識新的朋友。」雷聳了聳肩回答,看起來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比起在新的環境結識新朋友,雷對於霍格華茲書庫裡種類繁多的藏書更有興趣。

 

「那個不一樣啊!」顯然艾瑪心裡還沒完全放棄這個念頭,她坐在椅墊上不滿地嘀咕。

 

「如果不放心,那諾曼也和我一起去就好啦?」艾瑪的腦筋動得很快,既然他們都擔心自己闖禍,那找個人陪著就行了吧!

 

面對艾瑪期盼的目光,諾曼實在沒輒,他只能轉向身旁的人求救。

 

接受到諾曼投來的求救目光後,雷忍不住在心底嘆氣,他頓了頓才又開口:「妳啊……」

 

咕嚕──

 

雷的話才說到一半,這時候艾瑪的肚子不識趣地發出「咕嚕」一聲,頓時周圍一陣沉默,而當事人正撓了撓後腦勺,不好意思地乾咳了一聲。

 

「嘿嘿……早上被大家給纏住,所以早餐來不急吃完。」艾瑪揉了揉肚子,乾笑著解釋。

 

經艾瑪這麼一提,雷才想起來早上艾瑪被弟妹們重重包圍的情景。明明只是暫時離開育幼院一段時間念書而已,場面卻搞得像是要生死離別,其中和艾瑪關係最好的柯尼,更是哭得唏哩嘩啦的,一雙眼睛都哭得又紅又腫的。

 

三人離開育幼院前,柯尼把伊莎貝拉媽媽送給她的小兔子塞進艾瑪手裡。

 

「我把小兔子暫時借給艾瑪,所以妳不能忘了我喔。」柯尼吸著鼻子,用手背擦拭臉頰上的淚水,哽咽地說。

 

「好,一言為定。我也會寫好多信給柯尼!」見著柯尼咬著下唇忍住不哭,艾瑪蹲下身讓視線與柯尼平行,寵溺地伸手揉揉她的頭髮。

 

艾瑪當然知道小兔子對柯尼的意義多麼重大,而對方卻把這麼重要的布偶借給自己,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聽見艾瑪的回答後,柯尼破涕為笑,她向前一撲緊緊抱住眼前的人。

 

「誰讓妳不好好把早餐吃完。」雷很快又將目光從艾瑪身上轉向膝蓋上厚重的書本。

 

「我──」

 

艾瑪還沒來得及反駁,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咔嚓一聲,一名笑容可掬的女人推開隔間門問道:「要不要買點東西吃啊?孩子們。」

 

隔間打開的瞬間,眼前忽然閃過一道影子,它已相當快的速度衝進包廂內,精準地撲向正在讀書雷的身上。

 

「嚇──什麼東西?」毫無預警下,一道身影朝他飛撲而來,雷的視線被一團毛茸茸的東西擋住,下一秒書本應聲落地,他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他低下頭看向懷裡那團黃白色毛茸茸的物體。

 

雷定睛看著在膝蓋上縮成一團的動物。「……貓咪?」

 

看著在雷膝蓋上打滾的小橘貓,艾瑪眨了眨眼,好奇問:「雷,你認識這隻小貓嗎?」

 

「怎麼可能。」雷一把將小貓拎起,輕輕放在一側柔軟的椅墊上。

 

「哎呀,這隻小貓原來不是你們的?」一旁推著餐車的中年女性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剛才我見牠在門外徘徊,還伸手用爪子抓門,以為是你們養的寵物。」

 

「他並不是我們養的寵物,不過沒關係。」

 

對於突然闖進包廂裡的小客人,艾瑪倒是一點也不在意,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轉向裝滿各式各樣零食的餐車上。

 

餐車上堆滿許多艾瑪從未見過的糖果,她從口袋掏出幾枚銀幣,分別買下南瓜餡餅,甘草魔杖,柏蒂全口味豆子,巧克力蛙……等零食。

若不是一旁的諾曼適時出聲阻止,艾瑪大概會將餐車上的食物全買一輪。她從銷售員手裡接過零食,並付給她五枚西可。

 

「照妳這樣零用錢一下就花光了。」雷單手撐著下巴,看著艾瑪將冒著熱煙的南瓜餡餅塞進嘴裡,吃到後露出滿足的表情後說道。

 

「唔嗯嗯……雷、諾曼尼門要吾要粗砍看(你們要不要吃看看)……」艾瑪嘴裡咀嚼著食物,並拿起兩塊餡餅向前一遞。

 

將最後一口餡餅吞下後,艾瑪從桌上的零食堆翻出一袋柏蒂全口味豆子,她低頭好奇地看著袋子裡五顏六色的豆子,並隨手拎起一顆塞進嘴裡。

 

「這顆是草莓味的!」艾瑪細細地咀嚼著食物,吞進肚子裡後緊接著眼睛一亮,很快的她又從袋子拿了一顆塞進嘴裡。

 

「艾瑪,剛才銷售員說過,吃這個豆子要小心……因為裡面有各式各樣的口味……」看著袋子裡的豆子快速減少著,諾曼面露擔憂的想起離去前銷售員說過的話。

 

「那不是很有意思嗎?我倒是挺好奇有什麼特殊口味的!。」對於銷售員的好意的提醒,艾瑪一點也不放在心上,反而讓她更加躍躍欲試。

 

一連幾顆下來,艾瑪的運氣都還算不錯,直到她將一顆鮮豔的紅色豆子吃進嘴裡,被辣椒給嗆得眼淚直流,拼命的喝水才終於停了下來。

 

「呼……」為了解開嘴裡嗆辣的味道,艾瑪將一根甘草魔杖的糖果含進嘴裡,清爽的甜味馬上在嘴裡化開,她的眉頭這才稍稍舒展開來。

 

「沒事吧?這裡還有點水。」諾曼又遞了一瓶水給艾瑪。

 

一旁的雷不著痕跡地看了眼艾瑪,心想著還好沒因為好奇輕易嘗試,否則現在吃到辣椒的人說不準是他也不一定。

 

艾瑪很快就將買下的零食全吃過一輪,吃飽喝足後,她倚靠在椅背上休息。

 

「這隻貓咪怎麼一點都不怕人啊?」像是突然想到什麼,艾瑪坐挺身子用手指向窩在雷腳邊休憩的花斑貓。

 

「既然是在列車上出現,應該是某個學生的寵物吧。」諾曼將手抵在下巴思考。

 

「雖然不吵也不鬧很乖,不過牠的主人應該會很擔心牠吧?」艾瑪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貓咪面前蹲下身,順著牠的毛輕撫著。

 

小貓往艾瑪的方向靠了過去,露出相當滿足的表情:「喵──」地叫了一聲。

 

「我們應該幫牠找到主人才對。」

 

「妳不會是想要抱著牠,從第一節車廂問到最後一節吧?這種事情我可不做。」雷當然知道艾瑪心裡在想些什麼,他很快地拒絕了她的提議。

 

「是啊,艾瑪,如果從第一節車廂問起,恐怕到霍格華茲都還找不到小貓的主人。」

 

前往霍格華茲的路途遙遠,但列車上人數眾多要替這隻貓找到主人,就像是大海撈針一樣困難,再說他們也無法確認小貓真正的主人是誰。

 

「那該怎麼辦?」艾瑪低頭看著蜷縮在腳邊的小貓。

 

「我們先暫時照顧牠吧。如果到霍格華茲牠的主人都沒出現,我們再轉交給學校的教授。」這是諾曼目前所能想到最好的辦法了。

 

「就這麼辦吧。」雷微微頷首,同意了諾曼的話。

 

過了會艾瑪將小貓輕輕抱起,讓牠趴在自己的腿上。

 

艾瑪倚在窗邊,百無聊賴地看著窗外的景色。耳邊清晰傳來列車行駛哐當哐當的聲音,睡意頓時也消退了不少。

 

很快艾瑪又找到了新的話題,她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拉高音量問道:「我聽伊莎貝拉媽媽說,一年級的課程有飛行課,我從來沒有騎過掃把呢!」

 

一提起感興趣的課程,艾瑪的眼睛都在發亮,精神得很。

 

「雷跟諾曼呢?」

 

「嗯……我的話,可能是符咒學?」諾曼思考時微微偏過頭,回答前停頓幾秒鐘。

 

「都行吧。」雷倒不像艾瑪有特別鍾愛的課程,只要能吸收新的知識,對他來說都是好的。

 

「離霍格華茲應該還有一段時間,不如我們來練習一下魔法吧?」

 

自從買下魔杖以來,艾瑪每天都忙得暈頭轉向的,必須一邊打包行李,還得幫忙照顧弟妹,學習魔法的時間也因此大幅減少。

 

「我記得……伊莎貝拉媽媽使用過修復損壞物品的咒語,還有漂浮咒。」

 

畢竟他們生活在育幼院,能使用上的咒語並不多,大部分也是與生活有關的簡單咒語。

 

艾瑪從腳邊的行李箱將魔杖拿了出來,她興致勃勃地握著魔杖看向身旁的兩人。

 

「那就先來試試──」

 

正當艾瑪清了清喉嚨準備開口,又有人敲了他們的隔間門。

 

「打擾了,我想請問你們有看見……」將隔間門打開的是名白灰色頭髮的男孩,當艾瑪抬起頭來,視線正好對上一雙絳紅色的眼眸。

 

對方眼中露出驚訝的神色,他的話說到一半忽然頓住。

 

「蒂蒂!原來妳在這裡。」

 

艾瑪循著男孩的視線看去,停留在腿上的小貓身上,而牠正伸出爪子撥著艾瑪手裡的魔杖。

 

「請問,這隻貓咪是你的嗎?」

 

同一時間,艾瑪、雷和諾曼的目光聚集站在門邊的人身上。

 

「不,這隻貓是我朋友的寵物。」他先是搖了搖頭,隨後才開口解釋:「剛才牠趁著我們離開包廂時溜了出來,所以我和朋友正在到處找牠。」

 

男孩像是鬆了口氣似的吐了口氣,臉上露出和善的笑容,說話時艾瑪還能看見男孩額頭滴下的汗水。

 

然而艾瑪腿上的貓咪似乎沒有半點要離開的意思,諾曼微微笑了一下,思考了幾秒鐘後向站在門口的人說:「那個,站在門口很不方便吧?如果不介意請坐。」

 

「那我就打擾了。」男孩瞥了眼包廂內的三人後,禮貌性的關上隔間門,跨步走向艾瑪身旁的空位坐下。

 

「這隻貓一點也不怕人呢。」

 

「是的,牠和主人非常相像,喜歡搗蛋,對周遭的事物都充滿了好奇心。」

「對了,還沒向你們自我介紹,我是奧利佛。」自我介紹時,奧利佛向隔壁的女孩伸出了手,露出微笑。

 

「你好,我是艾瑪,這是雷和諾曼。」艾瑪回以一個大大的笑容,也伸手回握住對方的手。

 

「謝謝你們收留蒂蒂,否則要在列車上找到牠是件相當費力的事。」為了找到這隻調皮的貓咪,奧利佛可花費不少時間在列車上四處奔走,慶幸的是他很快就找到了小貓。

 

「這不算什麼,如果抵達霍格華茲以前牠的主人都沒出現,我們就準備將牠轉交給教授。」諾曼看著賴在艾瑪懷裡的小貓一眼後,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謝謝,小傢伙給你們添麻煩了。」

 

奧利佛向艾瑪腿上的花斑貓伸出手,貪玩的小傢伙像是注意到了動靜,牠停下動作並踮起腳尖踩在椅墊上,動作熟稔地鑽進奧利佛的懷裡,並用頭靠著他的下巴輕輕蹭了蹭。

 

「終於玩夠啦。」尋找因為貪玩而亂跑的貓咪,對奧利佛來說早已是習以為常的事了,他順著背部的毛輕撫,眼中帶著溫柔的笑意。

 

稍早前闖進包廂時,奧利佛記得艾瑪的手裡的確是拿著魔杖的,他好奇的問:「對了,艾瑪是正準備施展魔法嗎?」

 

「呃、嘿嘿……其實是想練習幾道簡單的咒語……」

突然被這麼問讓艾瑪吃了一驚,停在半空中的另外一隻手因此有些不知所措,她將魔杖放下,笑得有些靦腆地撓了撓後腦勺。

「但我想……奧利佛會的咒語應該比我還多呢!」

 

外貌上來說奧利佛比他們來得年長,比起由她來施展魔法,艾瑪倒是更想看對方使用一些不曾見過的咒語。

 

「我想妳可能要失望了,我並沒有將魔杖帶在身上。」奧利佛像是投降似的舉起雙手,臉上露出遺憾的表情笑著答道。

 

「咦──」

 

「如果不趕著離開,能和我們說些霍格華茲的事嗎?」諾曼不著痕跡的看了眼奧利佛,很快的將話題轉開。

 

「這倒是沒有問題,你們想知道些什麼?」奧利佛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霍格華茲的作業很多嗎?我聽說魁地奇比賽很流行,什麼時候會舉辦?」逮到機會後,艾瑪一股腦地拋出一連串的問題給奧利佛。

 

「以一年級的作業量來說,我覺得並不算多?」奧利佛一邊順著貓毛,一邊認真思考艾瑪的提問。

 

「如果艾瑪對魁地奇比賽有興趣,那麼妳一定得親自到現場去觀賽!比賽近期之內應該會舉行。」

 

「哇──太棒啦!我一定會去的。」聽到奧利佛的回答後,艾瑪止不住興奮地從座位上跳了起來歡呼。

 

「一年級有很多有趣的課程,但艾瑪應該會相當期待飛行課。」看著艾瑪開心的手舞足蹈,奧利佛忍不住笑出聲來。

 

之後諾曼和雷也加入了兩人的話題,四個人融洽的交談了一段時間,車窗外的天色也逐漸轉為昏暗。

 

奧利佛朝車窗外瞥了一眼,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車窗外已經看不到寬闊整齊的農田和彎曲的河流、綠油油的山丘,視野所及範圍全是樹林,火車也開始減慢了速度。

 

「再過五分鐘列車就要抵達霍格華茲了──請將你們的行李留在車上,我們會將行李送到學校去的。」

 

隨著廣播聲在列車上迴盪,奧利佛也抱著小貓站起身來。「那麼我也該準備和朋友會合了。」

 

「最後,歡迎你們來到霍格華茲。這個算是慶祝你們入學,還有幫我照顧小傢伙的禮物吧。」奧利佛用臂彎托住貓咪將牠抱在懷裡,像變魔術般的憑空變出了糖果,並分別將它塞進艾瑪、諾曼和雷的手裡:「下次見了,艾瑪。」

 

「這也是魔法嗎?」

 

艾瑪愣愣地瞧著手心的糖果,又看向奧利佛離去的背影,吃驚得張大了嘴巴。

 

「好酷!霍格華茲真是太厲害了!」

 

「那只是普通的小把戲而已。別光在那邊發呆,趕快把巫師袍換上。」說完話後,雷就把巫師袍往艾瑪的方向扔了過去。

 

雷瞥了艾瑪一眼,要是繼續放任不管,肯定到霍格華茲前她都會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

 

艾瑪急忙伸手接過雷丟來的巫師袍,並將收到的糖果收進口袋,隨後露出一臉可惜的模樣。「哎、原來不是魔法嗎?」

 

在艾瑪失神發呆期間裡,雷和諾曼已經將外衣脫下換上長袍。她快速的將巫師袍換上,長袍比想像中來得長,一雙手幾乎只剩下一小截露出來。

 

列車放慢了速度,最後終於停了下來。為了以防走散,三人牽著手走下列車,學生們聚集在一個又黑又小的站台上。夜晚的寒氣讓艾瑪打了個哆嗦。

 

「一年級的新生跟我來,當心你們的腳底下!」一盞明亮的燈光出現在人群之中,緊接著一道渾厚有力的聲音傳了過來。

 

天色昏暗加上濃霧的關係,艾瑪在人群中走得磕磕絆絆,若不是有諾曼和雷牽著,她肯定在黑暗中不知道跌倒幾回了。

 

「拐過這個彎,你們馬上就能看到霍格華茲了──」

 

跟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前行著,沿著陡峭狹窄的小路走下坡,穿過茂密的樹林、灌木叢間,一路上除了引路人手裡那盞路燈外,艾瑪幾乎看不見任何東西。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艾瑪每一步都走得非常小心,深怕一個不注意就拉著諾曼和雷跌倒。

 

小路的盡頭是一片黑色湖泊,而巍峨的城堡聳立在湖泊對岸的山坡上。

 

「每條船不能超過四個人,請依序上船!」

 

他們按照指示坐上小船渡過湖泊,在黑暗中能看見的只有懸掛在船上的那盞光芒,而隨著距離縮短同時,懸崖上高聳的城堡也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哇……近看之後更厲害了……」艾瑪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讚嘆。

 

 

TBC

 

 

文章標籤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