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捏部分數碼寶貝tri劇情請注意!

 

 

 


 

 

 

 

不管身處何處,八神太一總扮演著被人『依賴』的角色。

不論是妹妹眼中,溫柔、讓人依靠的『哥哥』,或是在學校足球部,帶領著隊伍獲得勝利,比賽中關鍵的得分手,學弟們景仰的『前輩』,訓練時十分嚴厲,可一站到足球場上便又成了讓人感到安心、可靠的『隊長』。

 

被他人依賴本身並不是件壞事,最初太一甚至為此產生了小小的優越感。現在回想起來,果然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慢慢地──他開始察覺到自己的極限。

 

只要有時間就會聚在一起的大夥,為了各種不同的原因各奔東西,丈成為了應考生、美美則因為父母工作關係搬往美國、阿和如願地成立樂團,其他人也為了應付社團和考試而忙碌著,聚會開始湊不齊所有人。

 

並不是完全沒考慮畢業後的出路,能算上專長的只有足球這部分,但未來能不能繼續堅持下去又是另外一回事。

看著眾人遠去的身影,站在原地停滯不前的自己,開始逐漸崩壞的日常,這一切都令人感到不安。

 

——『長大之後,想成為怎樣的人?』

不論是在小學,還是上了高中以後,都時常出現在作文題目裡。

 

父母眼裡乖巧懂事的兒子?溫柔體貼的哥哥?讓人依靠的隊長?

不對!這些都不是自己想成為的人,而是迎合著他人才產生出來的角色。

八神太一這個人,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八面玲瓏,只是為了滿足個人無聊的優越感,拚了命的隱藏、為了不讓大家看見真正的自己。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周圍的人群消失了,剩下自己獨自前進。

亞古獸、還有其他人去哪裡了?

 

「太一足球踢得這麼好,肯定會朝這方面發展吧?」

「離畢業還久著呢。」被班上的同學這麼問時,太一搔了搔臉後回答,雖然當下沒有多想,但潛意識裡是在逃避什麼也不一定。

不只想過一次,如果可以回到小學五年級的那個暑假就好了,雖然在法易路島上的每天都很危險,既沒有電腦也沒有網路很不方便,更沒有柔軟的床鋪,甚至連像樣的食物都沒有,什麼事情都得靠自己想辦法,卻能夠自由自在的生活下去。

不過,會有這種想法的人大概只有自己吧。

 

    ××  ××

 

 

望向桌面上空白的志願表,除了畫上塗鴉以外怎麼樣也寫不出像樣的文字來。

 

一、回到過去

二、和亞古獸永遠在一起

三、不想長大

 

順序的話,大概是這樣子吧。

太一想,但要是把這種升學志願拿給老師看,肯定會被罵到臭頭吧?要是被媽媽給看見真不知道她會說些什麼。

 

「只有我一個人,是不行的。」

實在是太丟臉了,如果被亞古獸看見現在的自己,肯定會被嘲笑吧。

 

比起被別人依賴,其實自己才是一直依賴著亞古獸的那個人。

儘管身高增長,樣貌變化,八神太一的時間……還停留在小學五年級的那個夏天。

為了拯救世界,和亞古獸在數碼寶貝世界奮戰的每天,都讓人覺得懷念。

 

    ××  ××

 

曾以為再也沒有機會見到的夥伴,突然出現在眼前是怎麼樣的感覺?

比起痛哭流涕,太一選擇將亞古獸緊緊抱在懷裡。

 

「太一、我快不能呼吸了……好難過!」

過分熱情而沒控制力道的下場,換來亞古獸痛苦的掙扎,太一這才鬆開雙手。

「抱歉、抱歉!好久不見了,亞古獸!」

正逢成長期的緣故,亞古獸除了外型和記憶中相同以外,尺寸倒是變得迷你不少。

「太一,我好想見你!」

「我也是,一直好想見到亞古獸!」

亞古獸久違回到家的那天,母親熱情地煮了一桌豐盛的晚餐歡迎他的到來,而亞古獸也沒有讓對方失望,整桌菜餚幾乎有一半以上都進到他的肚子裡,直到再也吃不下躺在地板上為止。

像是為了補足這幾年缺少的時光,洗完澡後太一與亞古獸兩個人躺在床上,像是為了補足這幾年缺少的時光,不停地說著周遭發生的事,整晚下來幾乎沒怎麼闔上眼,不可思議的是自己卻覺得一點也不累。

 

太一十分清楚,亞古獸會出現在現實世界並非偶然。

一定是數碼寶貝世界又再次遇上危機,需要被選召的孩子的時候了。

 

『被選召的孩子』,特別的人,應該要選擇戰鬥。

孩提時代,除了只有自己才能拯救世界的想法以外,當然不可能像現在一樣會考慮到更多現實層面的事情。

只是假設,如果有誰因為戰鬥而失去性命,或著亞古獸為了保護自己而死去,獨自被獨自留下來的那方,肯定會非常痛苦。

至少,太一沒有辦法想像自己或是亞古獸,其中一個人死去的結果。

 

看著因為戰鬥受到波及毀壞的街道,受傷人們縮成一團害怕的模樣,太一的雙手也因此止不住地顫抖。

 

「如果我們都不去的話,還有誰能夠保護大家?」

看著阿和毫不猶豫奔跑、挺直戰鬥的背影,頓時太一察覺到了自己的懦弱以及渺小。

 

「阿和真的一點都沒有變。」

聽見自己所說的話後,亞古獸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太一想,或許是自己羨慕直率的他也不一定。

 

並非阿和本身沒有任何改變,而是自己變了。

變得懦弱、膽小,害怕因為錯誤的決定,而導致珍視的事物會因此毀壞。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亞古獸都是重要的朋友,所以……一定要保護他才行。

但是,具體上來說應該怎麼做才好?

說到底,自己也不過是個隨處可見的普通高中生罷了。

 

    ××  ××

 

──就像小光所說的,太一的確在逃避與阿和交談。因為一旦被對方問起,不就得必須正視自己一直以來想逃避的問題嗎?

 

拜新聞大肆報導未知生物攻擊御台場的緣故,足球部也因此暫停社團活動一天,確認休息室空無一人以後,太一將大門上鎖,正準備離開時注意到遠處走來的阿和。

 

「呦!你這不會是特地來找我聊天吧?」兩人僵持好一會後,太一才有些輕佻地向對方打聲招呼。看著阿和沉下臉的反應,不由得後悔起以這樣的方式開啟話題。

 

回想起來,距離上次以吵架收場,除了在班上碰面時,會因為空的關係彆扭地打聲招呼外,兩人幾乎沒有說過幾句話。

 

「最近,我完全搞不懂你在想些什麼。」

好不容易在沒人打擾的情況下獨處,阿和想問對方的事情也堆得像山一樣高,卻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眼前嘻皮笑臉的人,只好有些煩躁地扒了扒頭髮。

「如果不說清楚,我是不會知道你在煩惱些什麼。」

以前在數碼寶貝世界的時候,太一他就像是整個團隊裡的隊長,不管做什麼總是衝第一個、完全不顧危險,卻能讓其他人以及岳感到安心。說實話自己並不擅長應付這種人,也有過在認知上不同而爭吵、兩人甚至大打出手過的情況。

簡單來說就是個完全不考慮後果,盡做些危險的事情的笨蛋,不管是來到數碼寶貝世界初次的進化、為了打敗吸血魔獸而搏命的究極進化,每一次他都能夠化險為夷,臉上總擺著「你看我沒說錯吧」的表情,八神太一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與阿和開門見山的態度相比,太一明顯遲疑了不少。

在心裡想著,要是全部都告訴阿和,儘管會因此被大罵一頓,不過卻會輕鬆很多吧?

 

「其實我也是,搞不懂自己在想什麼。」對上一瞬間出現在阿和臉上怒意的表情,太一有些無奈地垂下頭。

 

認真說起來,阿和覺得太一是個能無自覺惹怒自己的天才。

最近幾次交談的結果,都是以吵架收尾,其他人也開始擔心起來,再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思考了許久後,阿和才有些彆扭地開口:「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對,不過我不覺得自己做錯了。」

 

「你有過嗎?想要做點什麼改變現狀,卻無能為力的感覺。」太一並沒有對阿和的道歉做出回應,反倒給對方扔了個問題。

 

「我想……誰都有過吧。」儘管阿和心裡覺得莫名其妙,卻還是老實的回答了對方的問題。

 

「為了不讓感染的數碼寶貝攻擊無辜的民眾,我認為選擇戰鬥的你並沒有錯。」如果是以前的八神太一,肯定也會這麼做。

「只不過所謂的戰鬥,是直到一方倒下為止才算結束,我並不希望亞古獸在為了保護我或是其他人而受傷、甚至死去。」

「明明大家都在為了保護這座城市而忍耐,我卻有這種狡猾的想法。」不只是亞古獸而已,其他人也以自己的方式在努力,自己卻老糾結著躊躇不前,實在太不像話了。

「亞古獸為了我而弄得渾身是傷,我卻一點也不能為他做點什麼的無力感,讓我非常懊悔又生氣。」

 

「但是,亞古獸卻告訴我,只需要按照自己想的那樣去做就好。」連太一自己也不明白,究竟什麼是可以做的,什麼是不能做的,自己真正又想做什麼,已經完全搞不懂了。

 

「大家也和你一樣非常苦惱吧。」

明明數碼寶貝們是為了保護大家而受傷,卻被誤解成壞人,這些都是阿和和其他人不願意見到的。當不知情的人看到電視報導的片面之詞,開始說起數碼寶貝的壞話,他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

「如果沒有和加布獸再次相遇,他就不需要去面臨戰鬥了吧。」

「我也曾經這麼想過,不停地反覆思考最後我得到了答案,我還是想和加布獸在一起,這點你也是一樣的吧。」

 

與加布獸分別那日的記憶,仍舊清晰烙印在腦海裡。

儘管現在有了新的生活重心──如願組成嚮往已久的樂團,每天都過著忙碌又充實的生活,阿和也從未忘記過待在法易路島上自己重要的摯友。

 

聞言,太一愣了愣後接著說:「果然很像阿和會說的話!謝謝你,我想我大概知道該怎麼做了。」

 

「畢竟不能像小時候一樣,完全不考慮後果,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說話同時,太一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不過,我的背後總是有亞古獸、阿和你和其他人推我一把。」

雖然兩人時常吵架,但是對於阿和,太一總是抱持著百分之百的信任,即使在戰鬥中,也能夠將背後託付給他的夥伴。

 

「你……是不是發燒了?」說話同時,阿和反射性地將手覆蓋在對方的額頭上。

 

太一一臉莫名其妙地皺起眉頭問:「為什麼這麼問?」

 

「換作是平常的你,才不會說這種肉麻兮兮的話。」

 

「切,真是失禮。」當下太一並沒有多想,只是沒趣地別開臉。等到餘光瞥見阿和特意移開視線的模樣,才慢半拍地意會過來,露出格外燦爛的笑容問了句,「其實阿和你是很高興的吧?嘿嘿……」

 

「少自以為是了,我才沒有覺得很高興!」

「哈哈,又在說反話了!」

只要被說中就拼命反駁的態度,還是和以前一樣完全沒變,太一忍不住在心裡這麼想。

 

「那個夏天,如果我們沒有參加露營,沒有到數碼寶貝世界,沒有和亞古獸他們相遇,肯定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們了。」

「就算會這麼煩惱下去也沒關係,因為亞古獸、還有你和其他人,一定會找出答案來,我是這麼相信的。」

和大家一起討論並且找出答案,絕對比起獨自煩惱還來得好。

 

「這種說法還真是不負責任,不過很像太一你會說的話。」看著太一臉上熟悉的笑容,阿和這才露出淺淺的笑意。

 

「哈哈。」

 

「你不是一個人,我們大家是一體的,就算是你也會有想要依賴別人的時候吧。」從以前與太一相識開始,他一直以來扮演著被人依賴的角色,將這一切全看在眼裡的阿和總想著,其實對方是最想要誰來推他一把的人吧。

 

「……阿和你,有時候總是會說出令我吃驚的話。」會感到意外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太一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的想法,當然連現在對阿和說的煩惱,是連妹妹都不知道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只有阿和說出了自己最想聽見的話。

 

「這次事件結束以後,再找時間和大家一起聚聚吧。」就算聚會上只是聊些身邊發生的無聊小事,太一也十分珍惜能和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光。最後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補了句,「不過前提是丈那傢伙不要落榜了,哈哈!」

 

見狀,阿和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這種話你可千萬別在本人面前說。」

 

雖然這麼說,但阿和覺得依照太一的個性,大概哪天一不小心就在本人面前脫口而出。

在應考生面前說落榜可是禁忌,丈肯定會生氣地教訓太一一頓,光想像那畫面阿和就覺得有些好笑。

 

「作為報答,下次阿和有煩惱的時候也來找我商量吧!」見阿和轉身離去,太一快步跟上並搭上對方肩膀,露出大大的笑容說。

 

「笨蛋、我才不需要!」

 

 

──已經不需要獨自煩惱了,因為我的身邊一直都有『你們』。

 

 

Fin

 

看完數碼寶貝tri第五章大概只有滿滿的黑人臉問號XD

好久沒寫點東西,這次十二月因為要去日本玩所以沒有報攤,看來會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寫點東西~

好久沒寫文結果一打就一大堆,然後又因為標題想不到又放置很久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