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篇雷卡的後續,雖然不看也可以正常食用ww

       ● 女裝要素有,沒有邏輯的瑞金分支線

 

 

就跟情人節有巧克力吃的道理一樣,說到萬聖節……每年到這種時刻,金總會從熟人手裡收到各式不同種類的糖果、餅乾。

除了情人節、生日以外,大概能歸類為金喜歡的節日之一。

 

但在所有記憶當中,金對於「萬聖節」這個日子的印象,並不是那麼深刻──

依稀記得還小的時候,母親總會將自己和姐姐打扮成鬼怪的模樣,他總喜歡一手拉著格瑞、一手提著南瓜燈,向附近的鄰居挨家挨戶地收集糖果。

儘管格瑞本人似乎不怎麼情願。

等到年紀再長一些,就沒再這麼做過了。

 

然而──今年的萬聖節,大概會成為金至今為止記憶中,最為難忘的一次。至少他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這天扮成小紅帽、甚至穿上裙子,若是真要選他想扮成帥氣的海盜或是狼人!

 

“果然就像格瑞說的一樣,不能隨便亂吃來路不明的糖果啊……。”金一面分神地咬了咬碎口中的草莓糖,一面在心裡反省著。

 

 

在卡米爾被雷獅強行劫走後,留下呆愣在原地的金與美術部的成員們。幾秒鐘時間過去,金的腦袋才中當機中恢復過來。

 

「那個、既然卡米爾走了我也……」看了眼兩人離去的方向,金尷尬地撓了撓臉並從椅子上站起,準備在那之後也腳底抹油溜走。

 

哪知道金屁股才剛離開椅子沒幾秒,就被班裡的同學(也是美術部長)和部員們給雙雙壓回位置上。

 

「既然卡米爾同學被帶走了也沒辦法。」她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露出沒轍的表情,隨後轉身搭上金的肩膀,「不過……就算只剩下金同學一個人,你應該也不會有想違背約定逃走的想法,對吧?」

 

美術部長臉上燦爛的笑容,看得金冷不防地打個冷顫,肩膀上施加的力道顯然在暗示自己沒辦法輕易逃走的事實,他嚇得連忙點頭如搗蒜。

 

見狀,金稍稍偏過頭,乾笑兩聲回答:「那、那當然……哈哈……」

 

“笨蛋,大笨蛋!”金在心裡大聲哀號。

 

如果時間可以倒轉回今天一早,那麼金說什麼也會阻止自己吃掉桌上那堆糖果,並且像卡米爾一樣認真地拒絕她們的請求才是。

不過現實總是殘酷的,事已至此他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收也收不回來……再怎麼後悔也於事無補。

 

「好了──金同學,已經幫你鋪好野餐墊了。麻煩你在上面坐著雙腳呈V字型,我們會幫你佈好剩下的景。」部長話一說完,就指向地上的墊子,笑盈盈地比了個“請”的手勢。

 

金知道自己沒有拒絕的權利,他被半拉半推地來到野餐墊前,懊惱地扒了扒後腦勺的頭髮,用力深呼吸一口氣像是做好上戰場的準備似的,才脫下鞋踩上野餐墊。

 

認真來說,金本身就是個躺在床上都會像條蟲似亂動的人,更何況是坐著保持不動的姿勢,那對他來說簡直是酷刑。

從坐在野餐墊上算起,時間經過五分鐘,金幾乎已經快要到達極限,他忍不住動了動右腳,接著又挪動屁股,左右搖晃頭部。

 

「……我說……」金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觀察美術部眾人的反應。

 

下秒,充滿殺氣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來:「金同學,你姿勢又變了!麻煩你至少維持十分鐘以上相同的動作。」

 

「那個……」十分鐘過去,金試著想開口說話轉移注意力,讓自己不那麼無聊。

 

「金同學,頭不要歪到旁邊去!」沒一會兒,糾正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啊是、我知道了……!」接收到迎面而來帶著殺氣的視線,金只能硬著頭皮回答。

 

「金同學!拜託你行行好……姿勢就那幾種,你不要再亂動了……」這回比起帶著怒意的語氣,更多有的是無奈。

 

終於有人看不下去而停下手裡的畫筆,探出半顆頭並舉起右手提出意見,「我看部長……咱們要不要乾脆去跟攝影部借臺相機啊?」

 

「嗯……我覺得……」如果拍幾張照片就可以走人,金認為這主意還挺不錯的。

 

「不行、不行,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聞言,美術部長挑了挑眉,她擺了擺手沒想便拒絕對方的提議,下秒便撞見金趁機亂動的畫面,「金同學,你要是能好好維持姿勢,一個小時之後就能放你走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金根本沒有說話的機會,然而他的忍耐也到達極限,故不得面子問題,他紅著張臉大喊:「真是的──已經憋不住了,我快尿出來啦!」

 

「……我急著去趟廁所,就先放過我吧!」話一說完,金連鞋子都沒踩好就往後門的方向奪門而出。

 

美術部長驚覺不對勁,她連忙使了個眼色示意男性部員追上去。

 

「等等,金同學!你是不是想趁機逃走!」

 

部長的聲音從教室裡傳來,但此刻的金根本自顧不暇,他彎下身將鞋子穿好就拔腿在走廊上奔跑。

 

礙於一身醒目的打扮,金見男廁沒人就往隔間的廁所裡跑,沒一會兒他將褲子穿上後,才鬆口氣地緩緩舒展眉頭。

 

轉開門把的瞬間,他警覺心提高不少,悄悄地探出半顆頭察看,確認過四下無人後他才溜到洗手臺前,轉開水龍頭搓了搓手。

 

令金慶幸的事有兩件,第一件是他穿著這身醒目的紅衣在走廊上奔跑時,沒有遇到認識的人或是老師叫住他。第二件是他沒有因為憋不住尿意,而落到尿褲子的窘境。

 

「到底該不該回去美術部啊……」金雙臂交叉抱胸、相當懊惱地在走廊上來回踱步。

 

就算這時候溜進更衣室裡換完衣服回家,大概也沒有人會察覺到吧。金在心裡這麼想著。

 

雖然金想這麼做,卻覺得自己會受到良心譴責而過意不去。他撇了撇嘴,最後還是拐了個彎走回B棟大樓。

 

倏地,一抹銀色進入視野範圍,金遠遠的便瞧見了。他抓著裙擺三步併作兩步蹦蹦跳跳地追上前,並張大嘴高聲呼喊:「格瑞格瑞,你等等我呀──!」

 

「?」前方的人影明顯愣了幾秒,才停住腳步緩緩轉過身。

 

砰──

 

金沒料到格瑞會突然停下來,就這麼一股勁地往對方背後撲了上去,他痛得忍不住哀號。

 

「唉唷……格瑞,你怎麼就突然停了下來──」

 

藍色大眼頓時被湧上的生理淚水給弄得一片模糊,無法聚焦的狀態下讓金不自覺地揪著對方的衣角。

 

在走廊上聽見青梅竹馬的聲音停下腳步察看,卻突然被人從身後重重撞了一把。

 

先不提對方違反秩序在走廊上奔跑,甚至穿著違反校規的奇裝異服,格瑞低頭才發現對方似乎是個長頭髮的女孩。

 

等到對方穩住平衡、站定腳步,抬起頭來格瑞這才看清對方的臉蛋,對上那雙明亮藍眸的瞬間,他的大腦頓時陷入當機狀態。

 

「……金?」愣了好一會兒後,格瑞露出相當困惑的表情。

 

金一邊擦去眼角的淚水,一邊揉了揉被撞疼的鼻樑。過了會又像沒事似地撓了撓臉,傻裡傻氣地笑著說:「痛、痛……嘿嘿,格瑞你社團活動結束啦?」

 

「我記得你和我說過,今天放學之後有事要忙。」說話同時,格瑞從頭到腳又打量了遍金的一身裝扮,接著微微皺起眉頭。

 

這時金的腦海閃過一個念頭,為了不讓人有機會跑走,他向前一撲死命拽著格瑞的手臂,兩眼發亮的注視著對方說:「就是這個啦!格瑞,你一定要幫幫我……就是……」

 

「……我拒絕。」格瑞沒等到金將話說完就接了句。

 

「怎麼這樣,我都還沒說呢格瑞!」

 

「反正一定沒有好事。」

 

「格瑞!你就不能看在咱們從小一起長大的份上,聽完我說的話嗎?」金先是愣了幾秒,隨即氣呼呼地鼓起臉來抱怨,見對方不為所動,他又繼續接著說,「就算沒有穿同條褲子長大,好歹也睡過同張床,而且我們還一起洗過澡呢!你身上有幾顆痣我都數的出來……唔……尼怎吾把偶的嘴吾朱(你怎麼把我的嘴捂住)……!」

 

「夠了。」格瑞幾乎是反射性伸手堵住那張喋喋不休的嘴。

 

儘管表面上看起來鎮定,但其實格瑞的內心是相當動搖的,要是繼續放任金胡言亂語,他想對方大概會連內褲的花色、到喜歡的睡衣款式,都鉅細靡遺講過一遍。

 

這時他心裡忍不住開始慶幸,放學時間並沒有學生在走廊上逗留這件事,要是被人見到金穿成這副模樣與自己糾纏的畫面,真不知道被加油添醋一番之後隔天會被傳成什麼樣子。

 

格瑞忍不住嘆了口長氣問:「到底發生什麼事?」

 

總之大致能猜到……對方穿著這身可笑的打扮,背後一定有個相當冗長又愚蠢的故事。

 

「唔……那格瑞你能保證不罵我嗎?」金悄悄抬頭看了眼身旁的人,有些心虛地低頭把玩手指。

 

「視情況而定。」格瑞掃了對方一眼後,平淡地回應。

 

金撇了撇嘴、遲疑了好一會兒,才講起從今天一早發生並且直到剛才卡米爾被雷獅領走,剩下自己一個人之後一連串的慘劇。

 

「…………」

 

聽完金有聲有色地講述了事情發生的經過,途中格瑞眉頭微微皺起,忍不住長嘆一口氣。

 

“這傢伙怎麼就是學不乖?”這是格瑞聽完金的話後,腦海裡冒出的第一個想法。

 

「我說過很多次了,金──來路不明的食物不要亂吃。」

 

對金做事不經大腦的行徑格瑞直搖頭,他甚至還清楚記得在兩人還小的時候,金不知道從家裡哪邊摸來一包沒見過的餅乾,像挖到寶似的沒多想就拆開來吃,事後吃完沒多久就肚子痛了整整一個下午。

最後格瑞才從丟掉的包裝袋上發現,餅乾已經過期超過足足有一年之久。

 

「所以,這次你又答應了什麼?」格瑞接著問。

 

格瑞想起前陣子全校班級競賽時發生的事,在班裡擅長炒熱氣氛的金,馬上就被分配到啦啦隊上幫忙,結果當天卻看見對方穿著吉祥物布偶裝在競賽上跳舞。頂著大太陽不說,金還穿著十分不通風的布偶裝,事後還熱得暈倒被抬去保健室睡了一下午。

 

被人告知這件事的時候,格瑞其實是非常生氣的。

對於金樂於助人的個性不是不能理解,但對方總會答應一些奇怪的要求,甚至是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情。

 

「這個、說來有點難以啟齒……」金撓了撓後腦勺的頭髮,有些欲言又止地看向格瑞。

 

「我認為穿著這身衣服才需要相當大的勇氣。」見狀,格瑞雙手抱胸審視了眼前的人回道。

 

「被……拜託扮成女生當……模特兒……」被格瑞這麼近距離盯著瞧,讓金有些心虛的別開臉,而說話的音量也越來越小。下秒又想到什麼似的,噘起嘴來有些不滿地替自己辯解,「不過格瑞你要聽我解釋!我、我可不知道要穿這種衣服……知道我就拒絕啦!」

 

要是因此被格瑞誤會有著奇怪的興趣,那麼金覺得自己這輩子在對方面前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你不會也想找我一起去當模特兒?」格瑞挑了挑眉問。

 

「我只是想……要是格瑞肯出面幫我,說不定我就能逃過一劫回家啦……!當然要是你肯……」

 

對於金天真的想法,格瑞忍不住搖頭並嘆了口氣:「知道了,總之先去美術部跟他們道歉吧。」

 

格瑞替金收拾善後並不是第一次,而金闖禍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他總在心裡想,眼前這個笨蛋什麼時候才會學聰明點不吃虧。

 

見狀,金張著嘴露出大大的笑容,他張開雙手就往對方身上撲了過去。「哇我就知道格瑞你人最好啦──!」

 

對於好不容易找到的救兵,金只沒有誇張地流下感動的淚水,並一邊抱住格瑞大腿不放而已。

 

然而等待金的並非預期友好的擁抱,而是格瑞伸出手阻擋、拒人於外的反應。「格瑞,你還真是小氣呢。」

 

「別鬧了,趕快走吧。」相較於金坦蕩蕩地穿著裙子在校園走動,格瑞反而成為那個感到頭痛的一方,他擰了擰眉心並向身後的人催促。

 

「喔──」金拖著長音回答,連忙小跑步追上對方。

 

格瑞和金站在美術部的教室外,誰也沒有要上前開門的意思,而金更是悄悄地移動步伐躲到對方身後吐了吐舌。

 

沒有禮貌性詢問或是寒暄作為開頭,格瑞打開門、快速掃過一眼教室後開口:「……打擾了。」

 

「學、學生會長……格瑞同學!你怎麼會……大駕光臨……」當美術部長看見格瑞出現在門外時,嚇得差點連手中的筆都沒握住,直到她在對方身後看見那抹熟悉的身影,「金!你終於回來了!」

 

「嘿嘿……抱歉,其實我……」聽見美術部長的聲音後,金尷尬地笑了笑。

 

「總之這傢伙我帶走了。」格瑞發現自己果然不擅長應付這種場合,打算直搗核心、說出重點並將身旁這個大麻煩給帶走。

 

為了趕在格瑞與金離開美術部前,部長三步併成一步跑上前擋在兩人的去路前,露出世界末日般的表情說:「等、請等一下會長!要是你把金帶走,今年的成果展我們美術部就要天窗啦……」

 

倏地,他馬上接收到四面八方傳來的目光,格瑞突然覺得自己成為十惡不赦的壞人似的。

 

「會長,請你幫幫我們吧!你應該不會放下有難的人不管對吧?」

「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會長!」

 

事情演變成這種局面,格瑞認為自己也不可能拍拍屁股走人。然而,造成這種結果的元兇“金”,他正扯了扯自己的衣角,用著置身於事外的口吻說道:「格瑞,他們好可憐哎……」

 

「…………」

 

格瑞差點沒能忍住,想抬起手往金腦袋瓜敲下去的衝動,究竟對方哪天才會讓人省心點……。

 

大概金已經忘記逼迫他穿上女裝,留在這裡擔任模特兒的主謀,正是他口中那些“可憐的人”這件事。

 

雖然格瑞想讓對方記取教訓,把他扔在這拍拍屁股走人,但事實上他並不可能這麼做。再加上美術部若在成果展拿不出作品,對身為學生會長的自己也是件相當困擾的一件事。

 

在內心天人交戰好一番後,格瑞才無力地嘆了口氣並緩緩開口:「……如果……是我能幫上的事。」

 

「這真是太好了!」

「會長太謝謝你了,下次選舉我們美術部一定會大力支持!」

 

「……這就不用了,所以我需要做什麼?」面對美術部眾人熱情的反應,格瑞實在有些不適應,他倒退幾步與他們拉開一小段距離。

 

「那……」

 

沒等到美術部長開口,格瑞像是想到什麼的指向金並冷著張臉說:「我先說,如果是那種打扮的話絕對不可能。」

 

見狀,美術部長拼命地搖頭保證:「當、當然不可能讓您穿成那副模樣!」

 

美術部長當然不可能告訴格瑞本人,原先計畫裡的確需要另外一位女性模特兒這件事。但她可沒那麼大的膽子向格瑞提出這般無理請求,要是真的說出口大概……美術部也會慘遭廢部的危機。

成果展固然重要,但也不至於拿自己辛苦建立起來的社團去賭,當前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趕在眼前這位大爺變心前拍好照片才行!

 

美術部長連忙轉過頭向部員們大喊──

 

「衣服、快點……有誰快跑去戲劇部借衣服回來!」

「還有去借臺攝影機啊、快點──」

「奇怪了部長,妳剛才不是說不用嗎?」

「笨蛋、現在需要了!趕快去借,快點跑起來!」

「這邊布景的部分要全部重用,這邊要用這個、你拿這塊黑布把這邊都蓋起來──」

 

就在一片混亂的場面中,美術部成員氣喘吁吁地帶回借來的衣服及拍攝用的相機,包括一些部長的奇怪要求的配件。

 

格瑞一語不發地接過衣服,便轉身往更衣室走去。

 

見狀,金跟在格瑞身後走出教室,他探出半顆頭小心翼翼地觀察對方的

反應。「對不起啊格瑞,結果把你也拖下水了……」

 

「下次就不管你了。」格瑞將金趕出更衣室外,並將門簾拉上後丟下一句話。

 

「哎──格瑞──」

 

見格瑞冷漠的反應,金只是噘起嘴來小聲嘀咕幾句。

 

隨後,金馬上想起上次和上上次闖禍的時候,格瑞似乎也說過類似的話。

 

「每次都這麼說,可格瑞不也都來了嗎……」

 

雖然格瑞總是用這種讓人誤會的說法,但其實對方的溫柔金是比任何人都了解,想起對方一連串不坦率的行為後,金忍不住低頭竊笑。

 

唰的一聲,更衣室門簾拉開的瞬間──

 

「你換好啦、格──瑞──?」金連忙止住笑聲並挺直背部,當他轉過身正打算開口時,卻愣在原地動也不動。

 

有那麼一瞬間,金有些無法確定眼前這人是不是自己的青梅竹馬兼友人,然而他的身體卻比大腦快一步的動作起來,走近對方面前在他的臉頰上捏了一把。

 

「……你在做什麼。」面對金莫名其妙的舉動,格瑞只是低頭掃了對方一眼,並沒有將他的手給撥開。

 

「哈哈……沒啥,原來格瑞的衣服是吸血鬼!」被格瑞這麼說,金才心虛地收回手,並乾笑了幾聲。

 

「笨蛋。」對此,格瑞簡短的做出回應,並有些不適地拉了拉領口。

 

金眨了眨眼沒有繼續接話,他好奇地打量格瑞一身的裝扮。

 

格瑞少見地將平時常戴的頭帶取下,柔順的頭髮從肩頭散落下來,白色的襯衫搭配灰色背心,胸前佩戴著一枚與對方瞳色一致的胸針,成套的黑色西裝褲及皮鞋,最終是固定在肩上延伸至地面的暗色斗篷。

 

格瑞一身黑的打扮讓金感覺相當新鮮,他不禁嘿嘿地笑著說:「格瑞格瑞,好難得你把頭帶拿下來了耶。」

 

「……嗯。」將頭帶拿下並非格瑞本意,若不是拿給自己衣服的部員再三強調並拜託,他絕不會這麼做。

 

等到兩人換完衣服回到美術部教室後,又引來新的一波騷動──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格瑞同學你真是太適合這身裝扮了!」美術部長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兩眼散發出閃閃光芒注視著格瑞,她連忙讓開並順勢拍了拍椅子上的灰塵,畢恭畢敬地做了“請”的手勢,「請你先坐在這!」

 

「……需要這麼麻煩?」格瑞半瞇著眼看著面前拿著化妝箱躍躍欲試的部員們,似乎有些不太情願的說道。

 

「不用擔心我們只是稍做修飾,然後整理一下髮型而已!」部長說話同時,其他部員彼此間交換了一個眼神並拼命的點頭。

 

「拍完照就沒事了吧。」格瑞先是瞥了眼周遭的人,又偏過頭看向站在身後發呆的金後,忍不住開口向對方再次確定。

 

「那當然!」

 

「我知道了。」格瑞這才將披風往身後一推,坐了下來。

 

看來這件事結束以後,自己有必要和金好好談談“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這件事。當部員們拿起粉撲、刷子在他臉上來回擺弄之際,格瑞分神地在心裡計畫。

 

「好了──大功告成了!」當格瑞開始失去耐心的同時,部員們騷動的聲音傳進耳裡,他才緩緩睜開眼睛。

 

為了搭配吸血鬼的裝扮,她們分別替格瑞的臉及脖子上了粉,讓紅潤的膚色顯得蒼白,散落的頭髮則梳成一個馬尾的造型,留下一小搓前髮並用定型噴霧將抓出來的造型固定住。

 

部員手裡拿著不知道從哪變出來的鏡子,十分得意地摸了摸鼻子,似乎非常滿意為了格瑞量身打造的妝容及造型。

 

老實說換裝之後的格瑞,是連身為男生的金都覺得非常好看的程度,要是世界上真的有吸血鬼的存在,大概就是長這個樣子吧?

這之中唯一令人感到不滿的是,為什麼格瑞穿得一身這麼帥氣的衣服,而自己卻是……這種輕飄飄渾身充滿蕾絲的裙子?

真是太不公平啦──

 

金低頭審視自己一身的打扮,他忍不住眉頭微微蹙起並捉緊裙襬向一旁的人問:「我說部長──為什麼我不能和格瑞一樣穿那種帥氣的衣服啊?」

 

就算不是帥氣的吸血鬼,好歹也能扮個海盜吧!金有些哀怨地在心裡這麼想。

 

聞言,部長停下手邊忙碌的動作,她將雙手搭上金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向對方解釋:「金同學,你要知道的,每個人都有自己合適的衣服。」

 

「你不能穿吸血鬼裝的理由有三個。」

說話同時,部長伸出右手比了個三的手勢。

「第一:論外貌格瑞同學長的比你好看。第二:格瑞同學的身高比起來得高,比起女裝我們一致認為男裝更適合他。不過你千萬不用擔心,第三點是你勝過他的地方──因為金同學你比較可愛!」

 

部長露出格外燦爛的笑容,一字一句的放慢語速的說著。

 

「部長……我認為妳這三點的說法直白得有些傷人啊……」金彷彿覺得背後被人連捅三把刀一樣,簡直覺得自己下秒就會倒地吐血身亡都不誇張。

 

「這可是在誇獎你呢金同學!」

「說起來要是卡米爾同學也在就更加完美,實在太可惜了──」

 

自顧自地說完話後,部長又抱著器具在周圍忙碌打轉,把金一個人丟在原地。

 

「說起來要是我有把手機帶上就好了……」」金下意識地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並一臉相當可惜地看著格瑞。金想要是有帶手機就能幫對方拍照當作紀念了!機會難得他也想把照片發給姐姐看。

 

「這不用擔心,到時候我們會把照片傳給你們的。」

「喔喔這是真的嗎?太好了!」

 

「你想做什麼,金。」見狀,格瑞起身走向金面前,報復性地捏了把對方如嬰兒般紅潤的臉頰。

 

「唉唷格瑞、你怎麼能動粗呢!」

「難得打扮成這樣子,我想把照片發給姐姐看呀!」

 

「不行。」

 

接下來兩人為了照片的事情,拌了好一會的嘴。(儘管基本上都是金單方面在鬧騰)

 

「那麼、拍攝的部分麻煩你們兩位先站在一起──」

 

「站在一起?是這樣子嗎?」金歪著頭,似乎不太能理解對方口中“站在一起”的意思。

 

「不對、不對,金同學你這樣子完全不行!」下秒金隨性的站姿馬上引來部長不滿的聲音傳來。

 

見狀,金懊惱地扒了扒後腦勺問:「什麼呀……站著還有分嗎?」

 

見金本人似乎還有些傻愣地抓著後腦勺,部長終於看不下去站起身:「我們現在就示範給你看,麻煩請你比照辦理!」

 

「啊?喔……」金還沒來得及理解對方話中的意思,就一愣一愣地點頭回應。

 

下秒金就看見部長(女)與女性部員兩人,以相當接近的距離貼著彼此後背站在一起。

 

「這才不是站在一起,根本是黏在一起了吧……」金小聲地嘀咕了句,卻還是依樣畫葫蘆地比照辦理。

 

基本上格瑞心裡只想著把照片拍完,趕快換下衣服走人這件事,對於接下來幾種姿勢變化倒也沒有太大反應,反倒是金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彆扭。

 

幾輪姿勢變換下來,金從被格瑞壓著、被貼著脖子吐氣,到現在兩人用相當親暱的姿勢搭在一起公主抱為止。

金開始覺得,如果自己是女孩子,大概是已經被做盡性騷擾、不能嫁出去的程度了,然而他的羞恥心也瀕臨極限。

 

「格瑞……我很重對吧……」如果換成被搭著肩膀或扛著,倒還讓金覺得自在些,但如今被格瑞攔腰抱起卻讓他感到相當彆扭,他只能忍著尷尬的情緒、盡量忍住不亂動造成對方的困擾。

 

「秋姐說過睡前禁止偷吃零食的吧。」

 

「嘿嘿、被你發現啦……千萬別和姐姐說,否則我又要被唸了。」聞言,金俏皮地吐了吐舌頭說。

 

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金開始與格瑞用兩人聽得見的音量小聲交談著。

 

直到動作變換成──吸血鬼的格瑞利用斗篷將金藏在懷裡,並挑起他的下巴兩人互相凝視的狀態。

 

「…………」

 

為了不讓自己混亂的腦袋胡思亂想,金連忙偏過頭。

 

「別亂動,趕快把事情弄完回家去。」格瑞出聲提醒。

 

「哎、可是格瑞……太近……啦……」金突然覺得自己的臉頰有點發熱,他趕緊低下頭不讓對方看清自己臉上的表情。

 

金的反應倒讓格瑞愣了愣,比起這點距離,格瑞更覺得對方穿成這副模樣在學校走動更加丟人。

 

「平時不老愛黏上來,現在才知道不好意思?」

 

見狀,金小小地提高音量、有些激動的為自己辯解。「那才不一樣、現在這裡人這麼多……而且……」

 

「噓──」格瑞伸出食指抵著嘴唇。

 

「什、……」

 

金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就被格瑞給拉進溫暖的懷抱裡,下秒整間美術教室傳來女孩們激動的尖叫聲。

 

見狀,格瑞皺著眉頭並捂住半邊耳朵,他一把將金的帽子給拉到底,幾乎蓋住對方大半邊臉。

 

「走了──」混亂之中格瑞抓起金的手逕自往後門走去。

 

「你等等啊、格瑞……哎唷……」金還沒穩住平衡就被對方給拉著走,下秒又是一個急煞車,他整個人往格瑞的背後筆直地撞了上去。

 

「格瑞我都還沒站穩呢──痛死啦我的鼻子!」

這麼一撞讓金痛得眼淚直流,他一邊抱怨一邊用上雙手搓揉二度撞傷的鼻樑。

 

一離開美術教室以後,金馬上又變回平時聒噪的模樣,格瑞偏過頭掃了對方一眼後又忍不住嘆了口氣。

 

兩人回到更衣室後,金早就忍不住將斗篷連帶假髮給扯了下來,他以相當沒有形象的模樣癱坐在椅子上:「真是憋死我啦──終於可以換回褲子了──萬歲!」

 

「真難看,趕快把衣服換回來。」面對金穿著裙子、毫無顧忌地盤腿坐在椅子上的行為,格瑞只是淡淡地嘆了口氣,隨後將裝在竹籃裡的制服往對方臉上扔了過去。

 

「謝啦格瑞!」金反應極快地接過格瑞丟來的衣服,一屁股從椅子上站起身走進更衣室。

 

幾分鐘以後,兩人終於換回原本的學生制服。

傍晚時分回家的路途上,金將雙手搭在後腦勺上,露出認真思考的表情。

 

“十五歲的萬聖節,大概會成為自己記憶中最為深刻的一次。”

 

「傻笑什麼呢。」格瑞看了眼身旁露出傻裡傻氣笑容的人。

 

吃了糖果造成無法婉拒的情況下被逼著扮成小紅帽,途中他的夥伴卡米爾又被雷獅劫走,心想著完蛋的時候──格瑞就出現了!這也代表他的運氣沒有那麼糟吧?況且……最後也順利解決美術部長的委託平安回家。

 

「不是啦、只是覺得……今天好像也不是那麼糟?」

 

「大概就像笨蛋不覺得自己是笨蛋一樣。」到了最後格瑞連在腦內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

 

「格瑞你的比喻一點也不對好嗎!」見狀,金氣鼓鼓的別過臉說。

 

幾個月後的成果展上,卡米爾、金、格瑞才終於見識到,什麼叫做真正的後悔──

不過那也是他們在展覽上看見自己各種畫像之後的事了。

 

Fin

 

 

文章標籤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